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在山的那边作文】到山那边去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山的那边

城市的落日渐渐沉入黯淡,天空被染成了深蓝色。星星带着神秘的光芒,点缀着夜空。又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凛冽的寒风在不经意之间吹响了时光的号角,牵引着我的思绪到达山的那边……

那是一次深山之行。天还未亮,浓雾掩住了高大的建筑物。随着母亲不断的催促,我极不情愿的从温暖的被窝里,慢慢爬出。然后整理好行装,准备暂时离开这个繁华的都市。随着母亲去偏远的深山,看望外婆外公。因为是清晨,街道显得有些冷冷清清。我坐在车中,看着这座都市在移动的过程中,离我越来越远,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过了多久,车子踏进了这座山,沿途高山,绿树,小溪,野花互相交映。虽然是单调的景物,却给人一种安定悠闲的心情。

母亲告诉我,在山的那边就是外婆的家。她说,小时候她很调皮,常常惹父母生气。可是她的父母用爱包容了她。长大以后,她也明白了当父母的心情,在山的另一边有了自己的家,有时便会忽略了他们。那时母亲叙述的语气,带着些许的自责和浓浓的思念。终于到了外婆家,就看见外婆外公佝偻着身子,倚在门前,期盼着我们的归来。一看见我们,他们的眼神中就多了许多欣喜的光彩。

在这个简陋的屋子里,一家人其乐融融,互相嘘寒问暖,完全看不到在城市中的客套和拘谨。或许只有在自己最亲的人面前,才会毫无保留的把最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表现出来。此时此刻,母亲仅仅就是一个孩子,拉着外婆,把自己的苦楚与快乐向外婆诉说。我在一旁缄默不语,不忍心打破此时的天伦之乐。于是,转身走到了窗前。我抬头看向天空,深山的白昼总是早早的拉开了夜的序幕。我仿佛看到外婆外公在夜晚,想念着他们在外的儿女;在黄昏下,他们被拉长的背影,透出沧桑与落寞;倚在门前,守望着儿女的归来。

不知为何,我却想起了自己与母亲的时光。当我呱呱坠地时,母亲盈满希望的眼神;当我懂事时,母亲欣慰的笑靥;当我倔强不肯妥协时,母亲无奈失望的神情。或许是山中有一份独特的超然,在一片繁星下,那些细微又令人感动的记忆,在这个时间,猛然被唤醒。

我想,外婆或许就是那个执灯者,为归家的那个人,执着的守望,照亮了回家的路……离家,归家是我们在人生中必然要经历的事情。其实我和母亲一样,在学

校与家之间来回行走。有时,我甚至在短暂的小聚中,都会用自己锋利的棱角,刺伤母亲。然而母亲却用真挚的爱,让我的偏执渐渐柔软。我终于明白,无论怎样,永远会有一个人在山的那边执着的守望。隔着千山万水的人,心中的情都不会被遗忘,而我们与至亲近在咫尺,为何不更加珍惜呢?在时光里,蹉跎了流年,却抹不去亲情的守望。

夜深了,忽然看见一滴炙热的眼泪落下,忽然想起了那个梦一般的深山,忽然触摸到山那边亲情的守望……



山的那边

“我讨厌你!”

……

我脑海里不断重复这句话。就在5分钟前,我对着爸爸喊出这句话后便甩门而出。这是我有始以来,做过最疯狂的事。

我不喜欢我的爸爸。他总是似有若无地给我施加压力。他喜欢在我做不好时冷眼相对,也喜欢在我表现出色时给我当头一棒。我不知道这是否算是一个严父角色应有的表现。但从我记事起,他对我的“表扬”,全是以巴掌和冷言冷语来表达的。我讨厌这样的爸爸。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突然想到阿桦家,见见她口中整日挂着的“可爱老爸”。

走进阿桦家,他那老爸正“满腔热血”地在给女儿说他的童年好友。一见到我的到来,便拉上我一并听他行如流水的”演讲” 。只见他时而如孙行者般活泼搞怪,时而又如黛玉似的多愁善感。有这么一个欢喜老爸,阿桦真是让我羡慕嫉妒恨啊。

离开阿桦家,我走在繁华的大街上,轻易就能看见一对对父子、父女。他们有的在买衣服,有的孩子被爸爸抱着、背着,每个人脸上都爬满了笑容,仿佛从未听说过人间有各种苦难。这是别人的父亲,这是别人的父亲所给予的笑声。或许我的那一份,早在襁褓时就已经花光了吧。

其实,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爱自己的父亲,只是每个父亲在用不同的方式爱着你罢了。或许慈祥,或许严厉,或许娇纵,或许偏激。但他们想方设法想要得到的,应该就是儿女的幸福吧。

就这样想着,我回到了家。一进门,最抢眼的便是茶几上那几根按熄的烟头。爸爸一见我回来,立刻将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换上了一副沉着冷静的面孔。硬生生地说:“舍得回来了吗?”我闷哼一声,算是答应。“吸这么多烟,你不怕有肺癌我还怕呢。”我鳖了他一眼,便径自走回房间。在转角处时,我看见他手中的那根香烟已被按灭,狼狈地躺在茶几上。

其实他是爱我的吧。我这样想着,脑海中浮出了一些画面——

从幼儿园起,直到初二,每年365天,休息放假除外。爸爸天天载我上学、回家。风雨不改。虽然每次在车上总要习惯性地骂我几句。我病了,一个电话便将他从会议中拉出。虽然见面时,总要先臭骂我一顿。他胃出血住院以后,很多生活习惯都变成了像老公公一样,没变的是,他

还是喜欢讽刺我,还是总把鱼腩和鸡腿留给我……

人们总说,父爱如山,高峻挺拔,不容挑战。想必这是因为山的宏伟吧。但在我看来,父爱更像是被高山阻挡的一弯柔水。人们总只理解到父爱如山般的威严,却没了解到,这座山其实是儿女与父亲之间的相互理解与信任。人们说,山的威严不可被挑战。但只要打破这层隔膜,山的那边,便是潺潺不息的父爱了。

 



山的那边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山谷里的宁静,万千的鸟儿被吓得魂飞魄散,向四面八方飞去。

“呱——呱——”山谷顿时被鸟声覆盖。

微微张开双眼,两面都是直插云霄的高山,冷汗划过他苍白的脸。用手上残存的温暖捂着脸颊,他发誓如果能回去,一定不再逃课。

“真讽刺,我居然还活着……”看着自己掉下来的那座陡峭如刀削的山,他喃喃自语。

另一座山也好不到哪去,但那是惟一的出路。

他开始一点一点攀爬。他冷静不下来,如此高的山,什么工具都没有,零点一秒的分心就足以让他摔成肉饼。他可不愿意做一个为了几颗野果摔死的鬼。

他不停地爬,双手被欲望渗透至麻木,他爬了几米又跌下来,爬了几米又跌下来。好不容易爬到三四米的高度,突然刮来一阵猛风,把他吹得一个哆嗦,手下的岩石一松。

“啊——!”

他狠狠地跌回谷底,大腿被岩石划出了一道血痕,血液四溅,痛得他咬住了旁边的一条树枝,眼泪不比血少。

“呜——呜——!”

他颤抖着扯下外套把伤口胡乱绑了几圈。第一次感到那么无助……

模糊地睁开眼,他不知道之前是睡了还是晕了。大腿的血止住了,但还稳稳作痛,他捏着大腿,眼泪再次簌簌的流下来。

许久,他爬起来想去解决温饱,一起身就踢到了那条树枝。一只蜥蜴受了惊吓,唰唰唰爬到一条树藤上,中途停下来,抛给他一个不屑的笑容,然后一下就不见了。

他灵光一闪,拿起那根树枝,用力压了压,树枝丝毫不动。

他高兴地大喊一声,忘记了疼痛似的跑进了树林。

过了几天,他用藤蔓造出了一条又长又坚韧的绳,腿伤也恢复了。他将的绳一端狠狠绑在树枝上,拿着树枝开始爬。爬累了,就把树枝用力插在岩石缝上,然后抓着绳子滑下来。

第二次,他不怎么费劲就爬回了原来的高度,拔下树枝后往更高处爬去。

一个星期后,他已经可以看到山顶了。他最后一次滑回山谷。

这天晚上,他心事重重的仰望着星空,又看了看那块一直挨着的岩石,心血来潮地刻了一行字。

“鲁滨逊到此一游!” 随后甜甜地睡去了。

“到了,到了!”


转眼间他已经腾空跃起抓住了山顶的那块岩石!他左手抓着绳,右手抓着岩石,深深地闭上眼睛……

“山的那边是什么?城市?小镇?村落?还是……”

喜悦填满他的头脑,他甚至想,回去他要好好读书。

许久,他慢慢地张开眼,千年不如瞬间!在他的眼前,居然是一座比脚下这座还要高的山!!

他脸色一沉,很快又换上了阳光的笑脸。

天边顿时腾起一片火烧云,红艳艳的,像是在为他欢呼。

他忘却了畏惧,因为他已经明白了:最高最陡的山,永远是自己!

而山那边,一定有等待拥抱他的阳光。



山的那边

阿祖,我看到了,山的那边,柚花依旧……

——题记

楔子

“阿祖,我回来了哦,今天我们又学了一首歌呢!”摸了摸在身旁摇头摆尾欢迎自己回来纱纱的脑袋,把阿祖给自己缝的淡绿色书包往凉椅上一扔,就迫不及待地和纱纱冲向堂屋找阿祖。

“哦,是吗?来,阿祖抱你,说说,今天又学了首什么歌啊?来给阿祖唱唱。”“嗯”,阿祖抱起我,“那我唱了,你可要听好哦——门前一条河,有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我坐在她的腿上,两条小腿不安分地随着口中那五音不全的歌前后晃动着,可是阿祖好像很享受一般,还用手帮我和起了拍子。

毕竟是小孩子,到最后因为旁边一直睡觉的纱纱一个翻身动作引得咯咯地笑了,阿祖也跟着笑了起来。阿祖的笑很轻,就像那柚树下的风吹过一般......

仰望的天空

阿祖八十多岁了,但她的身体可好了,经常抱着我坐在门槛上望着门前那棵高大的柚子树,给我讲她和男阿祖的故事。可是阿祖却一点也不用心,每次都是我正听得起劲,总有几滴“雨”滴落在我的脸庞。抬头一看,那晶莹的液体正从阿祖那皱巴巴的眼睛里流出来,我总说:“阿祖,你不喜欢我!”面对我的无理取闹,阿祖总显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摸着我的小脑袋瓜子,问:“又怎么了啊?小柚,是不是阿祖有惹到你了?”

我却歪着脑袋,一副言之有理的模样:“你要是喜欢我,为什么抱着我还要哭?”每次这个时候,阿祖总是哭笑不得,搂得我更紧了。眼睛却望向那柚子树上边湛蓝湛蓝的天空......

那年的柚香

阿祖说,我的名字是男阿祖给起的。因为男阿祖说我是个女的,随便起个名字罢,正缝柚花开时,说:“就叫小柚罢。”

阿爸阿妈虽心里不愿,却也不敢说些什么,毕竟他是阿祖。

阿祖说,她一辈子都想走出这座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阿祖说,那儿一定四处洋溢着柚花香。但却放不下这块土的,和土地下面的人,而且阿祖也老了......

柚香依旧

阿爸说,要把我带到城里读书。临别时,阿祖用颤抖的手塞给我两个煮熟了的鸡蛋和一壶开水,叫我和阿爸路上吃,叫我要认真读书,不要让死去的男阿祖看不起。终于,我还是走了,阿祖拿着她那木条拐杖,在院子门口久久的站着,凝视着我和阿爸远去的方向,山路太崎岖,而阿祖那驼起的背如一座温暖的大山,永远留给我......

因为种种原因,我便也再没回去过。就连阿祖死我也因读书没回去。可是我永远没办法理解,为什么阿祖会想着自尽,为什么不让我们为她筹办百岁庆......

常常仰望天空,因为云上有两位阿祖;常常嗅柚花香,因为我想跟阿祖说山那边,柚香依旧......



山的那边

山的那边,带来的不仅仅是理想和奋斗,还有改变。——题记

诺诺的家门口,是一座山。蜿蜒曲折的山路,盘旋着。无论诺诺如何想望到它的尽头,都不能如愿。而挑着担,背弓得犹如一只只虾米的乡亲们,则是这条山路的不二访客。

诺诺慢慢长大,有了心事。他开始向往山那边的世界。山这边的他,讨厌山村的贫穷,厌恶村民们的古板和迂腐。从山外打工回来的表哥告诉他:“山的那边是城市。”诺诺的眼睛亮了——山的那边,人们一定都很好,一定很美,一定比这边好多了!于是,他小小的心里种下了一个愿望:去山的那边。

十二岁那年,诺诺终于成功地实行了他的出逃计划。他没想到,这座乡亲们一辈子走不出的山竟然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大;更没想到,这条他从来望不到头的山路竟然也并不长。走了这几天几夜,他并没感觉到累,胸口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这,就是城市么!

正是晚上,夜幕如黑天鹅绒一般紧紧罩着城市上空。高楼耸立,透出星点密集的灯光,街边,店铺中放着舒缓的音乐;街上人潮汹涌,高声谈笑着,只是——没有人去注意这个蜷缩在街道角落里,风尘仆仆,衣衫破旧的孩子。可是诺诺不在意。兴奋感和新奇感使他忘记了一切。

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身上带的东西都已经吃完,现在,他身上除了这一件破衣服,什么都没有。他想向这街上的人讨些东西吃,可他们的身上散发着排斥的气息,没有一个人正眼瞧他,他失望了。看着那些亮如白昼的店铺,看着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他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作为一个山里孩子的渺小——连一个货品都不如。食品的香味飘来,飘进诺诺的心里,他感到饥饿正在一点点侵蚀着他。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他的心底却升腾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面对着汹涌强大的人潮,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深深地低下头去,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小小的球,躲得更进去一些。

恍若过了一个世纪,诺诺终于被拍打唤醒了——是表哥!表哥憔悴的脸,一下子浮现在眼前。诺诺“哇”的一声哭了,他突然明白了,从一开始,自己所有的臆想都是错的。

依旧是那座山,依旧是那条路,诺诺却觉得是那么亲切。当看见父母的脸时,他突然觉得那么温暖,平时古板严肃的样子不见了,只有温馨和体贴。但,诺诺的第一

句话,却震惊了全村人:“我要去读书。”

且不说诺诺这几年如何自学,如何从零到有,如何考上了一所高校,我们只知道,毕业后的他,义无反顾地从山的那边回到这边,无偿地成为了全村所有孩子的老师。我们还知道,诺诺说:“山的这边,永远都比山的那边强。所以,山那边的生活,我们一样可以拥有。”

(完)

 



山的那边

我常常捧着书,在羊群里眺望远方。山的那边到底有什么呢?听隔壁麻子家舅舅的姐姐的丈夫说:“山的那边?山的那边可棒了!有漂亮的高楼,有许多可爱的动物,还有踩着高跟鞋的时尚女郎!”当然最后句话他是不敢跟麻子家舅舅的姐姐说,哦,也就是她的妻子。然后叔叔就从村长的仓库那里借来一些书,还给了我,叔叔拍着我的肩,眼神无比认真,有多认真呢?就像年底数羊群那样认真。羊群多少关乎我们的温饱。他说:“阿曼达,好好看书,替叔叔出去看看山的那边。”我恍然地点了点头,从此与书长伴。麻子还给我取了个外号,叫“书娃子”。他说每次看见我就能看见讨厌的书。麻子是不喜欢看书的,他喜欢追着羊在山坡上狂奔,跑得满身都是晶莹的汗水。其实我也不喜欢看书,上面有好多文字和我们说话根本不相同。就比如上面的“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没有注释,我只好跑去问村长,村长是我们村里最有学问的人了,听传言说,村长年轻时还考过大学,不过没多少人相信,因为考上大学的人就会住在高楼里,不会来到这种地方。

“村长,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我扬了扬头,指着书上模糊的文字。村长凑近仔细瞧了瞧,随后笑着摸了摸发白胡须说:“这说的是我啊。”我眨了眨双眼,好奇地问他:“村长,听说你考上过大学?”村长颇为惆怅:“考上与没考上有什么区别呢?不都是到这儿来了吗?”“不一样啊,考上大学就会住在高楼里!听说还会和踩着这么高鞋子的女孩结婚!”我边说边比划着尺度。村长看着我“呵呵”直笑:“又听麻子家那位胡说了吧?”“那是不是真的呀?”我摇了摇他的手,追问着。“此地乃桃源仙境,外界不过过眼云烟。”村长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而我则疑惑不已。“是过眼云烟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麻子长得越来越高,而我则是书读的越来越多,叔叔已经不让我放羊,让我呆在屋里好好读书。我不喜欢看书时,而叔叔则会生气地打我。村长也来说过情,他说:“你把孩子当什么了?知识这种东西强迫有用么?!”叔叔说不赢,只好把我关在小屋里,每天抵抗着村长和村民们的责骂。是夜,我抱着书渐渐有些头晕,字迹也越来越模糊。突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桃花村的村民都知道,每到黄昏的时候
,就会有一个满脸麻子的男孩拉着一个抱着书的傻子眺望这远方的山,那个傻子嘴里常常问着:“山的那边有什么呀?有雪白的羊群嘛?有蓝蓝的天空嘛?有像麻子一样的人嘛?”而满脸麻子的男孩会轻声地回答:“都没有,山的那边都是过眼云烟。”



山的那边

白驹过隙,又是春了。

曾多少次,这绵绵春雨化成了我的泪,湿透了每个浅绿色的梦。我再一次梦见,爷爷在那片山坡上向我挥手,而山的那边,盛满了野花。

伤痛

无言独上石桥,月无影。野外的风不停地吹,我若隐若现地听见远处姑姑们悲痛欲绝的哭喊声,还有那令人憎恨的锣鼓声。

啊!那曾经搂我抱我背我亲我的爷爷啊!我不敢想象爷爷在这段被病魔折磨的日子里是多么的痛苦……为什么老天这么残忍?连我见他最后一面都不让?

光斑

下雨天,爷爷抱着我坐在屋檐下的石椅上,我听着外面雨点细碎的呢喃,闻着爷爷身上的烟草味,按了按爷爷脸上的皱纹,有的像大石块,有的像小蚯蚓,有的像布纹,我使劲捏了捏,扯了扯,拍了拍:“爷爷,痛吗?”

“不痛。”

“为什么呢?”

“因为爷爷老了嘛!”爷爷用长满老茧的手勾了勾我的小鼻子,笑了,皱纹犹如水面上泛起的涟漪。

哦,原来是爷爷老了。

“就像有些花,开得早,谢得早。”他指着墙外的那簇桃花,“开谢了,回归自然。”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依旧倦在爷爷怀里……

然而,那布满泥巴的乡间小道还没走够,心旷神怡的鸟语花香还没闻够,不痛不痒的岁月还没享够,爷爷就像墙外的那簇桃花,开谢了,回归自然……

深邃

不!不!不是这样的!是孙女不孝!是我不孝啊!自从上了中学后,为了读书,我竟然没心没肺地把爷爷搁在了一边,曾几时爷爷奶奶央求我和他们一起呆久点,我都拒绝了……还记得中秋节那夜,爷爷劝我留下来过宿,我却说这儿的月亮没有城里的好看,毅然抛下两位孤老……

今日,我回来了,可迎接我的并不是和蔼的笑……

悔恨、悲愤涌上眼睛里的血丝,我真恨不得用刀子把我自己捅死,跟着爷爷一块去……

揪心

我彻夜未眠,晾着一颗空荡荡的心,痴痴地,哭不出来。

天色逐渐变亮,棺木被抬了出来。

那天的雨是那么细,如一个大纱帘,横亘在我和爷爷之间,咫尺天涯,如尘,如雾……

我们行尸走肉地跪下,姑姑们又开始哭啼起来,而我却没能酝酿出丝毫感情,心早已坠入深渊,或许麻木了,或许破碎了。

直到载着棺木的灵车徐徐开动时,我的心才不由得震撼了一下:我永远地失去爷爷了!

我披着在风中凌乱的头发,

不管地上的沙石怎样磨刺我的双脚,雨水与泪水交融,歇斯底里地追喊着:爷爷,慢走……

静思

如今,我在山的这头,爷爷在山的那头,我在外头,爷爷在里头。

有许多事,不敢回忆,只记得爷爷很喜欢花,便希望山上的花可以活力旺盛,即使谢了也不要紧,来年再抹娇媚,因为——

山的那边,有我至深至爱的,爷爷。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 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在山的那边作文】到山那边去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追梦作文600字】追梦作文10篇

追梦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追梦 三个多月前,作为初三学生的我们经历了第一次人生中的小考验,结果当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而我也很幸运地考上了一所高中,当我沉溺在这则好消息

【生日作文】生日作文作文10篇

生日 的经过电话又响了。“妈妈,晕车药吃一颗”,电话里又传来了大女儿的千叮咛万嘱咐。前一次的生日,还是大女儿上大学那年,刚满20岁,同样也是家里第一次办生日酒席。在这之前,家里谁也没有办过生日酒席。因

【笑看落叶】笑看落叶作文10篇

笑看人生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我们不应该为了这些不如意之事而常常整天苦闷,烦恼。我们要学会给自己解仇,万事都应该想开些0不思九八,常想一二”——常乐人,生下来就是被上帝咬过的一个苹果,我们不能

【笑看落叶】笑看落叶作文10篇

笑看人生 刺骨的雪水人们并不愿意去触碰;湿润的春风,和煦的阳光,人们却愿意去享受。对于大自然所安排的这一切,人们并没有去责备,而是给予了大自然无限的宽容。同样,人们还宽容了自己。他们更多的

【走过那一个拐角作文】那一个冬季作文10篇

大约在冬季 这个冬天来得太匆忙,走得也够急,还没来得及体味,它就带着一丝遗憾离开了人世间。稀客毕竟不好留。记忆中,冬天都是在洁白的雪花中来渲染的,似乎只要一到冬天,整个世界便沉浸在白茫茫一片,周围寂

【走过那一个拐角作文】那一个冬季作文1篇

大约在雨季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明时节的雨刚停,我们还沉浸在踏青的欢愉中。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到了。在这个夏日,没有了炎炎酷热,却呈现的是大雨纷飞的样子。没一滴雨水从天上落下来&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1330)

关键词: 在山的那边,山那边,那边,去作,作文,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