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在山的那边作文】到山那边去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山的那边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 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 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在山的那边

我的家在小兴安岭脚下,抬眼就是重重叠叠的群山。童年的时候也有过探求在山的那边是什么的好奇心,总缠着自称“博学”的爸爸问,但总得不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上初一的时候学到一篇《在山的那边》课文,尤其这句“在山的那边,是海/是用信念凝成的海”,读得余香满口,觉得找到了最正确的答案,加之越来越多的课业捆绑了双脚,越来越多的楼房阻隔了视野,很难再见到那诱发联想的山峦,也就把这个问题和童年的很多疑惑一起忘掉了。

转眼上了初三,中考近在咫尺,“考全班第一→考全校第一→考全县第一”成为我的耳朵里重复次数最多的语言,也成为我的世界中所有亲朋最大的期待,成为了我15年的短暂人生中第一座真正的高山。在山的那边是什么?疑惑又悄悄地溜回了我的脑海。我很严肃地和爸爸探讨这个问题,爸爸笑了。他说:“那当然是高考、考研……,仍然是一座座山,永远没有海的出现。”按照这个说法即使获得诺贝尔奖也见不到海,我有一丝绝望的感觉。

我曾经试图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但它就像梦魇一样让我打不起精神,我那原本快乐的时光也变得郁闷了。郁闷是我与生俱来的敌人,我要用自己的力量打败它。于是我想到了真实的山,拿起地图,开始了心灵的旅程。从我家出发,昆仑山那边是荒凉的沙漠,洛基山那边是肥沃的农田,安第斯山那边是广袤的雨林,乞力马扎罗山那边是无际的草原。我发现越过所有的山,那边几乎都不是海,也几乎都不是山,笼罩在心里的阴霾出现了一缕光亮。

我确信的答案是错误的?过去那么多的人用生命去越过一座座高山又去追寻什么?“博学”的爸爸开阔了我的思路。诸葛亮六出祁山为的是白帝托孤,哥萨克翻过乌拉尔山为的是开疆扩土,拿破仑跨过阿尔卑斯山为的是一统欧洲,殖民者越过阿巴拉契亚山为的是掠夺财富,玻利瓦尔冲过安第斯山为的是人民解放,红军爬过雪山是为的是民族自强……,所有过山的人都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那就是他们心中的海,不论那海水是清澈还是混浊。

人类的智慧让真实的山臣服,在“天路”上的火车里、在“神六”的机舱内,它是那么渺小,让人再也感受不到山的沉重。真实的山慢慢淡去,概念的山愈发清晰。这山因为那边的海不同而有时似蜀道难以逾越、有时似轻烟挥之即去,有时似敌人必须去彻底征服、有时似神明必须顶礼膜拜。这山对于不同角色的人可能是范伟手里的包子、魏敏芝班里的学生,可能是奥运百年的梦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可能是制裁陈良宇贪腐的依据、打击陈水扁“台独”的渊源。

由实到虚的山使我体味到豁然开朗带来的愉悦。心里的那一座座山都是世人一筐筐堆起来的,不仅有你通向海的障碍,而且还有你心灵家园的守护神。我真的理解了悬梁刺股、破釜沉舟、卧薪尝胆,更理解了不食周粟、不欺暗室、不相为谋。我知道我已经征服了许多高山,否则我就不会有冲破阴霾的力量。我也知道有许多山不能僭越,否则我就会成为世人眼中的另类。我想,爬过一座山就有一片海。我的海将永远是蔚蓝的!



山的那边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 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他能回学校了,能有“视野”了。

“记得给老师捎句话,让他记得给你们‘视野’……”

山和水找到答案了,灵动在父子的心里……



山的那边(福建)

黎明咬破夜的唇,将那抹血迹留于天际。于是,鸡鸣,犬吠,炊烟袅袅地从寨子里浮起来了,飘飘摇摇进了林子。 父子俩便起了床,父亲用麻利的手脚,戴上斗笠,荷上锄头,“吱———”地打开门,走去。儿子的动作显得嫩生了许多。摸下床,掬了一捧清水,清醒了自己,水缸中一圈一圈漾着他惺忪的睡眼。然后拎起灶上昨夜整好的干粮,朝着渺茫的晨雾中那个略有些佝偻的身影奔去……

这是一方好美的水土。是啊,来这里拍照旅游的人都这么说。绿水环抱着青山,相环相绕,相厮相守,美了这里的风景,也美了这里的人。只是光着脚的儿子不懂,为何如此迷人的风景,留不住那张记忆深处母亲模糊的脸,让爹和自己成日守着那块巴掌大的地,还让自己光着脚丫子满山溜。只是这些疑问,似乎都没有个清晰的答案,儿子疑惑,山水也疑惑了。 那块巴掌大的地,便是当地人称作“坝子”的山间小盆地。不大,却隐着儿子童年所有的欢娱,锄草、浇水、施肥,甚至是看着太阳从山的那边落下。而此刻,儿子和父亲正躬着背,劳作。

儿子累了,直起腰来。“爹,俺还得在这里多久?” 父亲一怔,“说啥?伢子。”

“爹,俺老师说让俺回学校上课……”父亲没回话,双眉稍稍蹙了一下。 “爹,老师说了,上了学,有了学问,就能出山。山的那边可大了!老师说出了山,就能让视野变大———”

“啥,‘视野’不‘视野’的?俺只懂种地!” 儿子不还嘴了。他懂爹的脾气。只是他用稚嫩的眼,瞅了瞅银雾弥漫的青山,又 低下头劳作。

而爹也纳闷了。“山的那边,真有‘视野’么?说不准有,要不他妈为啥死活不肯回来?———不想咯,不想咯。” 正午,山雾便揭开了面纱,山才笔挺地屹于水中,父子俩歇下来,坐在田埂上。父亲黝黑的脸上沾满汗水,手一抹,便又沾上些泥的芳香。

儿子又呆了,望着山的那边。 “伢子,又怔!快吃,干活。”儿子收回眼神,有些失落。于是,又是劳作。

红日西薄。天际再次被染红,不过,是金灿灿的,烘得儿子的心暖暖的。 儿子眯缝起眼,似乎在眺望着什么,脸颊红彤彤的,又有话要说,“爹,瞧!”

爹也直起身子。 “爹,看。太阳落到山的那边去了。那里肯定遍地都是金子。太阳也喜欢那边。”

爹倏然有了欲哭的念头。是呀!说不准伢子出了山,能找回他娘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幻想出他娘回来的情景,心里也就暖了。 “伢子,上学去吧!爹许了。”儿子脸上真的暖了



在山的那边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在山的那边,

  峰岭重叠,

  一座紧接一座;

  但在山的那边,

  又波涛汹涌,

  一浪又复一浪。

  山那边的海,

  令我渴望,

  梦寐无时无刻。

  每当精疲力竭,

  失望啜泣之时,

  那波澜的浪涛啊,

  一次又一次漫湿我枯干的心灵。

  山那边的海,

  用信念凝成的海,

  在我心中澎湃。

  听啊,海涛拍岸的声音,

  在我耳边久久萦绕。

  越过群山,

  就会是海了吧?

  我满怀信心的想。

  但山那边的世界,

  令我哭着退缩——

  山的那边仍是山,

  一望无际。

  进退两难,

  我哭着嘶喊,

  山那边的海,

  却出现在耳边。

  听啊,海涛拍岸的声音,

  我喜悦的欢雀,

  走一步,

  再走一步,

  颤巍着向前。

  山那边的海,

  触手可及了吗?

  海啊海。

  海啊海!

 

    初一:指尖冰凉_



在山的那边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天空失去了往日的光芒,乌云野蛮地霸占着,不让太阳又丝毫喘气的机会。

  我抱着奶奶亲手给我缝的蓝精灵,蹲在山脚的菜园里。我和奶奶一起种的花生已经长成了绿绿的一小株一小株。菜园是满眼的绿。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美丽,该吃饭了。奶奶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她会过得很好的。”“另一个世界?在哪里?是山的那边吗?”我哽咽着回答,“我要奶奶喂美丽吃饭,奶奶不喂,美丽就不吃饭。”

  记得曾经奶奶给我唱过一首歌——《蓝精灵》。“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那时候奶奶唱得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问奶奶山的那边真的有蓝精灵吗。奶奶说,有。我并不相信,问她怎么知道。奶奶说是爷爷告诉她的,每天晚上爷爷都会跑到奶奶的梦里。爷爷告诉奶奶他在山的那边很快乐,有一群可爱的蓝精灵陪着他,叫奶奶别担心。奶奶还说她死后会去找爷爷。我蹦跳着说自己也要去,要去看看那群蓝精灵。我天天缠着奶奶,问她什么时候去。奶奶就找了块蓝布,给我缝了一个布娃娃,她说这就是蓝精灵。

  奶奶走了,去山的那边找爷爷和蓝精灵了,她没有带上我。我抬起头,哥哥双眼里布满了血丝:“哥哥,奶奶忘了要带美丽去吗?”哥哥沉默着,没回答。

  午后,太阳挤出重重乌云,将阳光洒向大地。哥哥走进屋,许久,他问我:“美丽,我们去找蓝精灵,好不好?”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叫着:“好啊,好啊!我去收拾一下,马上出发。”我冲进房间,从衣橱里随手抓了几件衣服,穿好外衣,抱起床头的蓝精灵,大喊:“哥哥,美丽好了,我们走吧!”

  山路两旁长满了爬山虎和许多五颜六色的野花,小草双手拖着清晨赐予的珍珠,迟迟不肯放下。悦耳的鸟声不时地传来,我扯了扯哥哥的衣角,笑眯眯地说:“你听,有小鸟在唱歌哦!”哥哥莞尔一笑,“哥哥累了吗?美丽唱歌给你听。‘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哥哥给我打着拍子,我们朝着山东更高处前进着…。。到达山顶时已是黄昏了,伴着夕阳红色的光,我若隐若现,仿佛看到了一个山洞:“哥哥,那里好像有个山洞哦!蓝精灵会不会在里面啊?”我拉着哥哥往山洞走去。

  “哇,好黑啊。哥哥快给我手电筒。”

  “唔,小心点啊,美丽。”哥哥紧紧的握住我的双手。

  “知道啦,我们快点走,说不定蓝精灵就在前面。”

  山洞的地面坑坑洼洼积满了水,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顺着手电筒的那束光,越走越快,不想被一块小石头绊倒了,手电筒的灯泡也被摔坏了。我嘟着嘴,眼前一片漆黑:“哥哥,现在怎么办呀!”哥哥只是淡淡地说:“还能怎么办,抹黑往前走呗。”我也没多想,站起身,一手拉着哥哥的手,一手扶着洞壁,慢慢的往前挪动脚步。不一会,远处传来一缕微弱的光芒,“到了。”哥哥说。

  我刚钻出洞口,一群全身淡蓝的蓝精灵出现在我眼前,和我奶奶亲手缝的蓝精灵一模一样,我瞪大了眼睛。哥哥却一本正经的站在一边,没有一点的惊喜。我问:“你们是蓝精灵吗?”“嗯。”他们答应着,拥着我唱《蓝精灵》。我笑着,跳着,自从奶奶去世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开心呢!对了,奶奶,奶奶不是应该和蓝精灵在一起吗?还有爷爷呢?我不解的想着。

  “凯凯啊,你这么骗美丽,她现在是快乐,那一会儿你怎么解释?”“那是待会的事,最起码她现在是开心的。”我朝人群外望去,哥哥正在和一只……一只下身是蓝精灵,上身确是……人的姐姐说话。难道她们并不是蓝精灵?哥哥只是为了让我开心,所以……那奶奶呢,奶奶也在骗我吗?我想着,奶奶不会骗我,只是蓝精灵太难找了,哥哥为了让我开心所以才这么做,一定是,对,一定是。

  我没有揭穿自己,依旧沉浸在这短暂的快乐中,我相信在山的那边一定有蓝精灵,只是还未找到而已。

 

    柳市镇黄华实验学校初二:朱慈涵



在山的那边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

  小时候,我常伏在窗口痴想

  ——山那边的便利店的方便面,是多少钱呢?

  妈妈给我说过,3块

  哦,山那边的便利店的方便面是3块吗?

  于是,怀着一种隐秘的想望

  有一天我终于走进了那家便利店

  可是,我却几乎是滚着回来了

  ——山那边的便利店的售货员啊

  铁青着脸

  给我的方便面打了一个鸡蛋!

  妈妈,那个3块的方便面呢?

  二

  在山的那边便利店的方便面,是3块!

  是用信念凝成的3块

  今天啊,我竟没想到

  一块从小空运过来的方便面

  却在我的心中煮开了锅

  是的,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过

  当我爬上那一间间诱惑着我的山顶

  但我又一次次鼓起信心向前走去

  因为我听到开水依然在远方为我喧腾

  ——那滚烫的开水啊,夜夜奔来

  一次次漫湿了我枯干的心灵……

  在山的那边的便利店里的方便面,是3块吗?

  是的!人们啊,请相信——

  在不停地走进无数间便利店后

  在一次次战胜失望之后

  你终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

  方便面涨价了!

  而在涨价的方便面后面,

  是一个全新的便利店,

  在一瞬间照亮你的眼睛……

    洪中初一:小梁



在山的那边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小时候,我常伏在窗口痴想

  ——山那边的杂货店的方便面,是多少钱呢?

  妈妈给我说过,3块

  哦,山那边的杂货店的方便面是3块吗?

  于是,怀着一种隐秘的想望

  有一天我终于走进了那家便杂货店

  可是,我却几乎是滚着回来了

  山那边的杂货店的方便面,竟然是4块!

  ——山那边的便利店的售货员啊

  铁青着脸

  给我的方便面打了一个鸡蛋!

  妈妈,那个3块的方便面呢?

  山的那边杂货店的方便面,是3块!

  是用信念凝成的3块

  今天啊,我竟没想到

  一块从小空运过来的方便面

  却在我的心中扎下了根

  是的,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失望过

  当我爬上那一间间诱惑着我的山顶

  但我又一次次鼓起信心向前走去

  因为我听到开水依然在远方为我喧腾

  ——开水沸腾的声音啊,夜夜奔来

  一次次霸占了我枯干的心灵……

  在山的那边的杂货店里的方便面,是3块吗?

  是的!人们啊,请相信——

  在不停地走进无数间杂货店后

  在一次次战胜失望之后

  你终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

  方便面涨价了!

  而在涨价的方便面后面,

  是一个全新的杂货店,

  在一瞬间照亮你的眼睛……

 

    日照市实验学校初一:刘浩然



山的那边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山的那边是什么样子呢

  我总想爬过去看看

  可妈妈说我还小

  不许乱跑

  这对我来说太有诱惑力了

  有一天

  爬上山顶

  啊

  到处是旺盛的野草

  和各种颜色的花儿

  还有小野兔……

  风吹得电线直响

  我还以为

  原来

  山的那边也和我们这边一样

  有树、有花、有草也有河

  有山路、有小溪、有人家

  不知道

  山的那边的那边

  还会有些什么呢……

 

  辽宁省葫芦岛市化工中学而二年八班:周帅



【在山的那边作文】到山那边去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走过那一个拐角作文】那一个冬季作文1篇

大约在雨季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清明时节的雨刚停,我们还沉浸在踏青的欢愉中。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到了。在这个夏日,没有了炎炎酷热,却呈现的是大雨纷飞的样子。没一滴雨水从天上落下来&

【我想握住你的手】我想握住你的手作文10篇

我想握住你的手,舅舅 “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挨·····”听到这样乞怜的话,大家止不住的泪水涌了出来。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病是医不好的,更何况是······舅舅的体形一直都是比较肥硕的,在我小时

【我的刘老师作文】关爱我的刘老师作文9篇

关爱生命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生命,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像一位力量强大的巫师,让人思考,让人观察,让人倾听,却又如同一棵弱不禁风的小草,那么脆弱,稍不注意就被连根拔起

【那一次我错过了作文】错过的 错过了作文9篇

错过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好吧!我承认我一直想跟他告白,只不过时间上出来点差错,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嗯,其实不用安慰我,我第一次觉得失恋也是很美好,虽然说现在我的眼睛有点肿肿的,舌头苦

【我想握住你的手】我想握住你的手作文10篇

我想握住你的手 真情莫过共握手!――题记虚掩的房门“咯吱”一声开了一道缝隙,爸探进半个脑袋向里张望。天刚亮,同房的病友可能正在梦乡。我刚醒,缩着身子用被角半掩着脸。没错

【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父亲母亲作文10篇

我的父亲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多年以前,读朱自清的《背影》时,内心的感觉并不是十分深刻,然而,几天前又重温《背影》时,内心的感觉却异常细腻,浓厚,感伤……泪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9460)

关键词: 在山的那边,山那边,那边,去作,作文,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