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父亲的仁

  他,从山里走来。在那个并不为人们所耳熟能详的偏僻的小山村里周周旋旋了三十来个年头,他常常为自己踏出了一小步而欣然不已。他不懂得那些人的勾心斗角,他只知道铭记着从父亲那传来的训斥:脚踏实地。在他傻傻的露出被岁月的烟尘磨成半黑的牙齿的笑容中,我收获了他的朴实,他的幸福。

  那是一个知了不停歇地叫着的炎炎烈日当头照的夏天,我们正伏在桌面上着那一学期的最后一课,是凭着大家即将分离的理由支撑着,浇着身上焦躁不安的火。

  他是打过电话来,说中午会过来搬东西,但我不知道他会来那么早。或许他也纠结地想过要不要让我知道他来了,或许他只想静静地站在被太阳吞噬的走廊边角等待我下课,但他熟悉的咳嗽声还是让我知道他已经来了。他是一个宁愿早到也不愿让别人等他的人。

  透过贴着破旧窗纸的窗户,我分明地看见了他静默的表情,面向那钻蓝的苍穹,似乎在专注地想着什么,时而他会踱几步,时而双手交叉地靠在墙上,习惯性地摸出烟,但又放回去。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耐性,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让他陪我参加一场讲座,他听了不到半小时就睡着了,他当时是不好意思地抓着头笑着说他没耐性。

  终于下课了。

  我看到他吐了口气,像是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他笑着走过来,接过我的书包,用那只沉载着时光厚重的茧的手搭着我的肩膀和我一起走向寝室。

  正当我忙着理东西的时候,我无意中瞥见了同学跑开的画面,没在意,而后闻到了一股在家里很熟悉的气味。我们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走到了最边上。“最重的是那捆棉被,是上次留下来的。他匆忙地把被子扛上肩,把脚套进鞋子就转身要走了,我突然就有股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但还是没有,我喊了一句:“爸,开车当心。”他回过头,给了我一个异如往常的充满幸福的微笑。

  孔子对仁的解释最通常的是爱人,是修身,是人性发展到理想的圆满。我不知道在别人眼中,他的憨厚,他的如大山般的默然算不算仁,他踩蚂蚁、电鱼、抓泥鳅还算不算仁。他,没有孔子那样的博学多闻,没有孔子那样温文尔雅的举手投足,也没有孔子那样的大爱。但他,永远是一个仁者,在我心中。



父亲的仁

  他,从山里走来。在那个并不为人们所耳熟能详的偏僻的小山村里周周旋旋了三十来个年头,他常常为自己踏出了一小步而欣然不已。他不懂得那些人的勾心斗角,他只知道铭记着从父亲那传来的训斥:脚踏实地。在他傻傻的露出被岁月的烟尘磨成半黑的牙齿的笑容中,我收获了他的朴实,他的幸福。

  那是一个知了不停歇地叫着的炎炎烈日当头照的夏天,我们正伏在桌面上着那一学期的最后一课,是凭着大家即将分离的理由支撑着,浇着身上焦躁不安的火。

  他是打过电话来,说中午会过来搬东西,但我不知道他会来那么早。或许他也纠结地想过要不要让我知道他来了,或许他只想静静地站在被太阳吞噬的走廊边角等待我下课,但他熟悉的咳嗽声还是让我知道他已经来了。他是一个宁愿早到也不愿让别人等他的人。

  透过贴着破旧窗纸的窗户,我分明地看见了他静默的表情,面向那钻蓝的苍穹,似乎在专注地想着什么,时而他会踱几步,时而双手交叉地靠在墙上,习惯性地摸出烟,但又放回去。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耐性,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让他陪我参加一场讲座,他听了不到半小时就睡着了,他当时是不好意思地抓着头笑着说他没耐性。

  终于下课了。

  我看到他吐了口气,像是心中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他笑着走过来,接过我的书包,用那只沉载着时光厚重的茧的手搭着我的肩膀和我一起走向寝室。

  正当我忙着理东西的时候,我无意中瞥见了同学跑开的画面,没在意,而后闻到了一股在家里很熟悉的气味。我们都没有多说什么,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走到了最边上。“最重的是那捆棉被,是上次留下来的。他匆忙地把被子扛上肩,把脚套进鞋子就转身要走了,我突然就有股想要追上去的冲动,但还是没有,我喊了一句:“爸,开车当心。”他回过头,给了我一个异如往常的充满幸福的微笑。

  孔子对仁的解释最通常的是爱人,是修身,是人性发展到理想的圆满。我不知道在别人眼中,他的憨厚,他的如大山般的默然算不算仁,他踩蚂蚁、电鱼、抓泥鳅还算不算仁。他,没有孔子那样的博学多闻,没有孔子那样温文尔雅的举手投足,也没有孔子那样的大爱。但他,永远是一个仁者,在我心中。

  瑞安市第五中学 李秀芳

 

本文系作文网(zuowen.com)用户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父亲的心

海滨的天气,总阴晴不定的:上半天还是晴空万里,过了晌午,却莫名的刮起了台风,为这青黄不接的日子,平添了几分凉意。然而我却更多些焦灼,思量着:我摆在窗台上的仙人掌可会被风掀倒?我晾在窗台前的牛仔裤可会被风吹走?

家里倒是有人,便是我的父亲。只是,父亲就是那种地道的农民,有和土地一般粗犷的性格。母亲外出打工后,他连我的成绩都从不过问;若是我病了,他便为我端水递药找医生,却少有几句关心的话······因为父亲的冷漠,我心中也总长着和那仙人掌一般的硬刺,好让自己表现出那样的坚韧,层层裹住实际脆弱的心。而这样的他又怎能注意到我忧心的那点小事呢?

怀着这份心思,我一下课便急匆匆地奔回了家。推门的瞬间,我竟看到仙人掌正在屋里放着,觉得有些纳闷;在望见正背对着我微有些佝偻的父亲,一旁放着一盆水,似乎正专心地做着些什么,便叫道:“爸!”他竟不理睬我,只顾做他的事!我疑虑着靠近他去,想看他究竟在做什么。这一凑近,倒把他吓了一跳,半晌才回过神来,淡淡地说:“回来了。”我便指着他手中问:“拿着我的裤子做什么?”他直起身子,却又马上“哎哟”了一声,软了下去,自己使劲捶了几下腰,才再坐正起来,答道:“起风了,裤子刮到仙人掌上去了,尽是刺。”我有些惊讶——他竟注意到了我所忧心的小事!我又看着那盆满是浮刺的水问:“这上头浮着的都是你拣出来的?”我对这满盆的花刺感到震惊。他憨笑一下,答:“是了,前头倒了的两盆里更多哪!”我顿时觉出些感动:“拣了很久了?”他不看我,边把一只手伸进裤管来回摩挲,大概是想以手的痛感来感知剩下的花刺的位置,边说:“哎,一下午了。”我见他这般,顾不得听他说什么,赶忙道:“别!会刺着的!”他又是一记憨笑:“没啥,我手糙,扎不进;倒是你,细皮嫩肉的!”

 

此刻,我心中那层层叠叠的硬刺终于被父亲“酸化”了。于是,便觉得鼻子酸酸的。我做到他身旁,凝视着问:“爸,你几时会这样关心我了?”他似乎对这样直白的质问有些尴尬,只“嘿嘿”地笑了两声,不作答。我又接着问:“你以前不是从不关心我的么?”这话似乎让他感到不公,他疑惑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孩子般的委屈。我也觉得奇怪了:“你本不是连我的成绩都不管,连我健康与否都不过问的么?”他呆呆地看着我,半晌才支吾道:“那个么······只是······”他的声音小得像在跟自己说话,“只是你都挺好,就······多问啥呀!也听人说,多唠叨孩子会厌腻,我又不像妈······你这么大个女娃娃的!”

“多唠叨孩子会厌腻”,原来这就是父亲“冷漠”的原因!原来这才是父亲的心!

启东中学高一:刘颇艺



父亲的泪

看守所一个所有智者都躲之不及的地方,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是败类,这里就有一位因贩毒被捕的父亲……

他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月收入很高,他的女儿是北大毕业生,妻子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本来和睦美满的家庭却在那年支离破碎了。他的妻子因病去世,他的家庭也再没有生气了,他的女儿和女婿问他分财产,他害怕分家以后就没感情了,所以就没答应,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女婿竟然打了他一顿,而在一旁的女儿竟然在一旁叫好,此刻他的心完全破碎了,就这样他不得不背井离乡,投靠朋友,离开了他的家,他的祖国,在缅甸做了一位普通医生,过年了他的脸庞没有一丝喜庆,有的只是对女儿的思念,他想和女儿团聚的愿望被女儿一口回绝,他的一丝希望破灭了,留下的只是伤心和绝望,他走上了不归路。

天阴沉沉的,边境国道上及其安静,带着伤心绝望,他上了高速路,警犬闻到了毒品味,他随之被带到了警察局,交代了一切……

或许只有惨痛的教训和绝望的泪水才能唤醒女儿的良知!

这位饱经沧桑的父亲已不堪一击。岁月在他的脸上划下道道深沟,腰弯了,脸瘦了,伤心的泪水充满了他的双眸,绝望的泪水伴他度过铁栅栏里的每一日!

世界上最伤心的心情不是生死的考验,而是对于亲人的一次次失望,这种失望不同于对事业的失望,这种失望能滴血。只有体会过亲情的人才真正明白望子成龙的期望,才真正明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泪以不仅是在失望得滴血,更是一方土桥,即使再破再旧,也能连起我们和父母的心。假若我们可以用真心面对父母,那便是父母最大的幸福了。

尾记:天晴了,雾散了,父亲的泪已不再空虚,唤醒了良知。家……回家了,父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父亲的爱

 小时后终觉得父亲不怎么爱我,因为父亲从不会表达,只会默默地付出。父亲的爱,岂是一朝一夕所能读懂的。他的爱太过深沉,太过厚重,以至于我太久没有读懂。慢慢的才开始发现,原来我这一生最爱的其实也就是父亲了。  小时候,总认为父亲不爱我。是啊,每次爸爸都会给弟弟很多零花钱,每次我和弟弟斗嘴爸爸都会向着弟弟,还有每次有什么好吃的爸爸都会让我给弟弟……现在才发现那时的我太过斤斤计较,父亲的爱岂是我能用那卑微的眼光去衡量的。那时,父亲不过是想去教会我如何去做好一个姐姐,正如今天他教会我如何去做人一样,只是,那时幼稚的我怎会懂得。  慢慢的,当这份爱越积累越凝重,当我渐渐的长大,当父亲变得越来越老,我才忽然明白,爸爸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男人啊。尽管他没有一米八七的大个子,没有庞大的体格。是啊,他是那样瘦弱,可就是这样一个瘦弱的男人坚强的撑起了这个家。家里老老小小五六口人都要靠他养活。他从来没有退缩过,在他最健壮的时候,他去抬粮食。可他那瘦弱的身躯怎经得起总日的劳累,他病了,他的腰开始隐隐作痛,可他怎么能退,那一个家的重担压在他身上。当他实在没有力气去抬粮食的时候,他又不断的去做别的事。他运过木头,收过玉米芯。当新年快到的时候,他知道应该去进些红枣卖,当蔬菜下来的时候他又去贩卖蔬菜。他卖过鞋,卖过玩具,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做什么。他为这个家不断的奔波着,岁月的沧桑印在了他的脸上。照片中那个站在杨树下的男人,浓密的剑眉间透露出一股傲气,国字型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明丽的大眼睛在阳光下发亮,伶俐的短发,白色的衬衣,照片中的阳光气息浓郁,比阳光气息更浓郁的是爸爸身上洋溢出的青春味道。听见爸爸叫我的声音,我立刻跑出去。眼前的一幕我惊呆了,父亲刚刚取面粉回来,他扛着那袋面粉,不,是那袋面粉重重的压在他身上,他的腰弯得那样的厉害,和地面快要平行了。我想要过去帮忙,他却执拗的不让,只是让我帮他掀开门帘。这就是他爱的固执的表达呀。用他的话说,就是只要他还能动,就绝不会让我去出力。可是,我的傻爸爸呀,你已不再年轻啊,现在的你连扛起一袋面粉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的眼角渗出了泪,却转过身不让父亲看到。  我不知道我那健壮的父亲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瘦弱。当我再看父亲,不知他的脸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他脸上浓密的不再是眉毛,而是眼角那深深的皱纹,他脸上的那股青年人的气息开始黯淡,以至于再也找不到。父亲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记得父亲能、把年幼时的我举得很高很高,是啊,那才是我记忆中的父亲呀。把父亲腰压弯的仅仅是那一袋米吗?是他对这个家深深的爱呀!爸爸,对不起,偷走你青春的不是时间,是我们啊!

父亲的爱

爹不懂得怎样表达爱,使我们一家人融洽相处的是我妈。他只是每天上班下班,而妈则把我们做过的错事开列清单,然后由他来责骂我们。

有一次我偷了一块糖果,他要我把它送回去,告诉卖糖的说是我偷来的,说我愿意替他拆箱卸货作为赔偿。但妈妈却明白我只是个孩子。

我在运动场打秋千跌断了腿,在前往医院途中一直抱着我的,是我妈。爹把汽车停在急诊室门口,他们叫他驶开,说那空位是留给紧急车辆停放的。爹听了便叫嚷道:“你以为这是什么车?旅游车?”

在我生日会上,爹总是显得有些不大相称。他只是忙于吹气球,布置餐桌,做杂务。把插着蜡烛的蛋糕推过来让我们吹的,是我妈。

我翻阅照相册时,人们总是问:“你爸爸是什么样子的?”天晓得!他老是忙着为别人拍照。妈和我笑容可掬地一起拍的照片,多得不可胜数。

我记得妈有一次叫他教我骑自行车。我叫他别放手,但他却说是应该放手的时候了。我摔倒之后,妈跑过来扶我,爹却挥手让她走开。我当时生气极了,决心要给他点颜色看。于是我马上爬上自行车,而且自己骑给他看。他只是微笑。

我念大学时,所有的家信都是妈写的。他除了寄支票外,还寄过一封短柬给我,说因为我没有在草坪上踢足球了,所以他的草坪长的很美。

每次我打电话回家,他似乎都想跟我说话,但结果总是说:“我叫你妈来接。”

我结婚时,掉眼泪的是我妈。他只是大声擤了一下鼻子,便走出房间。

我从小到大都听他说;“你到哪里去?什么时候回家?汽车有没有汽油?不,不准去。”爹完全不知道怎样表达爱。除非……

会不会是他已经表达了而我却未能察觉?

 



父亲的泪

  看守所一个所有智者都躲之不及的地方,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是败类,这里就有一位因贩毒被捕的父亲……

  他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月收入很高,他的女儿是北大毕业生,妻子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本来和睦美满的家庭却在那年支离破碎了。他的妻子因病去世,他的家庭也再没有生气了,他的女儿和女婿问他分财产,他害怕分家以后就没感情了,所以就没答应,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女婿竟然打了他一顿,而在一旁的女儿竟然在一旁叫好,此刻他的心完全破碎了,就这样他不得不背井离乡,投靠朋友,离开了他的家,他的祖国,在缅甸做了一位普通医生,过年了他的脸庞没有一丝喜庆,有的只是对女儿的思念,他想和女儿团聚的愿望被女儿一口回绝,他的一丝希望破灭了,留下的只是伤心和绝望,他走上了不归路。

  天阴沉沉的,边境国道上及其安静,带着伤心绝望,他上了高速路,警犬闻到了毒品味,他随之被带到了警察局,交代了一切……

  或许只有惨痛的教训和绝望的泪水才能唤醒女儿的良知!

  这位饱经沧桑的父亲已不堪一击。岁月在他的脸上划下道道深沟,腰弯了,脸瘦了,伤心的泪水充满了他的双眸,绝望的泪水伴他度过铁栅栏里的每一日!

  世界上最伤心的心情不是生死的考验,而是对于亲人的一次次失望,这种失望不同于对事业的失望,这种失望能滴血。只有体会过亲情的人才真正明白望子成龙的期望,才真正明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泪以不仅是在失望得滴血,更是一方土桥,即使再破再旧,也能连起我们和父母的心。假若我们可以用真心面对父母,那便是父母最大的幸福了。

  尾记:天晴了,雾散了,父亲的泪已不再空虚,唤醒了良知。家……回家了,父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父亲的背

  感动是一杯清茶,散发着诱人的清香;感动是一泓清泉,滋润着人们的心田;感动是彩虹,美丽的无与伦比。有人说爱是一种感动,的确父爱,母爱来自社会,都深深的打动着我,我敢说爱是一种美好。

  父亲的背宽实,似乎与他瘦小的身体不太搭调,却正是父亲用这宽实的背撑起了一个幸福的家。

  远处父亲的背又出现了,那无形的担子压着他的背驱赶着他迈向四十,面部在岁月的砍割下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儿时,父亲的背是那样可望不可即。我从未在父亲的背上躺过,也未在他背上留下过儿时的足迹,但那一次我踏上了他宽实的背。

  那一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不论是快乐的还是幸福的,或是痛苦的,伤心的都在那一年里体现了,生离死别之痛使我变得麻木了……

  六月的天,如蒸笼般闷热,六月向每个角落投放了他的热情。在六月的热情下我终究还是因抵挡不住而生病了,我体质本不太好,从小在家人眼中我就是个“小药罐”感冒对我来说如同家常便饭,而这次在伤痛后的生病去如同洪水般来势汹汹,久久的同我周旋着不愿离开。

  躺在病床望着点滴一滴滴的坠落然后又一滴滴送入我的血液中,我的心随着点滴坠下的时候开始祈祷,祈祷自己早日康复,在声声祈祷伴随下点滴终于完成了他的工作,父亲用他粗糙却厚实的手包着我的手,顿时仿佛有一团父爱之火在手与手的交界熊熊燃烧了。在我和父亲之间蔓延开。

  回到家中,或许是因多日未进食,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又因反胃吐了出来,忍受着饥饿昏昏沉沉的回到房间进入梦乡,傍晚时分,父亲停下了忙碌回到家中,而我却始终昏昏沉沉,在家人的叫唤中无力的睁开了双眼,父亲焦急的面容映入我的眼帘,心莫名的痛了。想站立起来让父亲放心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父亲将我扶起牵着我的手走向了屋外,双腿无力让我走起来非常吃力,走走停停我从父亲的眼中看到了心痛,但他却不断地想用眨眼来掩饰。我的心再一次被父亲给触动了。这是父亲走在了我前面蹲下身子,开口道:“上来吧,爸爸背你走。“我想拒绝,但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转瞬露出了一种不容我拒绝的表情,我知道,我不可以再拒绝了

  我伏在父亲的背上,父亲瘦弱的身躯慢慢站立起来了。我的心却如针扎般疼痛。父亲背着我吃力的前进,速度很慢,我知道他累了。我却无能为力不由得眼泪濡湿了我的眼角,父亲的背托起了无力的我,为我遮挡了前方来的一切风沙和困难。炎炎的夏日,热闹的街道瞬间成了我和父亲的双人舞台……

  父亲的背如山,撑起了家,托起了生病的我;父亲的背如大地,宽大广阔;父亲的背如挡风墙,为我遮挡了前方的风雨。

  父亲的背给予了我力量,给了我爱。也许寡言的父爱就是在此刻表达,像春风般温暖的表达了吧!

  我是树,父亲的背是山阻挡了风雨给我的伤害;父亲是我精神的支撑,他的爱也许不能惊天动地,但那份平凡的爱让我快乐,让我感动。

  我因父亲的爱而幸福,因父亲的背而感动。



父亲的心

  海滨的天气,总阴晴不定的:上半天还是晴空万里,过了晌午,却莫名的刮起了台风,为这青黄不接的日子,平添了几分凉意。然而我却更多些焦灼,思量着:我摆在窗台上的仙人掌可会被风掀倒?我晾在窗台前的牛仔裤可会被风吹走?

  家里倒是有人,便是我的父亲。只是,父亲就是那种地道的农民,有和土地一般粗犷的性格。母亲外出打工后,他连我的成绩都从不过问;若是我病了,他便为我端水递药找医生,却少有几句关心的话······因为父亲的冷漠,我心中也总长着和那仙人掌一般的硬刺,好让自己表现出那样的坚韧,层层裹住实际脆弱的心。而这样的他又怎能注意到我忧心的那点小事呢?

  怀着这份心思,我一下课便急匆匆地奔回了家。推门的瞬间,我竟看到仙人掌正在屋里放着,觉得有些纳闷;在望见正背对着我微有些佝偻的父亲,一旁放着一盆水,似乎正专心地做着些什么,便叫道:“爸!”他竟不理睬我,只顾做他的事!我疑虑着靠近他去,想看他究竟在做什么。这一凑近,倒把他吓了一跳,半晌才回过神来,淡淡地说:“回来了。”我便指着他手中问:“拿着我的裤子做什么?”他直起身子,却又马上“哎哟”了一声,软了下去,自己使劲捶了几下腰,才再坐正起来,答道:“起风了,裤子刮到仙人掌上去了,尽是刺。”我有些惊讶——他竟注意到了我所忧心的小事!我又看着那盆满是浮刺的水问:“这上头浮着的都是你拣出来的?”我对这满盆的花刺感到震惊。他憨笑一下,答:“是了,前头倒了的两盆里更多哪!”我顿时觉出些感动:“拣了很久了?”他不看我,边把一只手伸进裤管来回摩挲,大概是想以手的痛感来感知剩下的花刺的位置,边说:“哎,一下午了。”我见他这般,顾不得听他说什么,赶忙道:“别!会刺着的!”他又是一记憨笑:“没啥,我手糙,扎不进;倒是你,细皮嫩肉的!”

  此刻,我心中那层层叠叠的硬刺终于被父亲“酸化”了。于是,便觉得鼻子酸酸的。我做到他身旁,凝视着问:“爸,你几时会这样关心我了?”他似乎对这样直白的质问有些尴尬,只“嘿嘿”地笑了两声,不作答。我又接着问:“你以前不是从不关心我的么?”这话似乎让他感到不公,他疑惑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孩子般的委屈。我也觉得奇怪了:“你本不是连我的成绩都不管,连我健康与否都不过问的么?”他呆呆地看着我,半晌才支吾道:“那个么······只是······”他的声音小得像在跟自己说话,“只是你都挺好,就······多问啥呀!也听人说,多唠叨孩子会厌腻,我又不像妈······你这么大个女娃娃的!”

  “多唠叨孩子会厌腻”,原来这就是父亲“冷漠”的原因!原来这才是父亲的心!



父亲的背

  小时候,我总爱骑在父亲的背上,如今,父亲背不动我了……

  ——题记

  父亲的背是温暖的。

  小时候,父亲背着我,粉嫩的脸蛋贴在父亲的背上,所感到的总是温暖与舒适。在父亲背上的那些时光,充满了我的酸甜苦辣,尽管那时的我一点也不懂人生。但是至今,脑海中总有那么些个挥之不去的记忆。

  第一次上街,父亲背上的我看到了这个街市的繁华,那叫卖声,砍价声等等,与我的欢笑声融合,显得那么诙谐。

  第一次摔倒,父亲背上的我人就嚎啕地哭着,感受到父亲背上的温存后,又会心地笑了。

  第一次生病,父亲背上的我缓解着疾病的痛楚,痛,并睡着了。

  …………

  父亲那个宽大的背,伴我度过了儿时的闲暇岁月。在那个背上,我以成人的高度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万物,初识到了并不多的人和事。

  父亲的背同样是坚毅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的背不再承载我了。对于父亲的背,我也从仰视变为了平视。

  由于父亲工作的辛苦忙碌,现实生活中的我仿佛真切体味到了朱自清《背影》中的“我”看到父亲背影时的感受。每每望着父亲离家工作的背影,便多了一份寂寞。看着家中从无到有的一切,又多了几份感动,是父亲远去的背影告诉我一个人在家好好呆着,不要出去乱跑,多多温习功课,拿到好成绩。父亲回到家后,望着他往来于各个房间的背影,仿佛在对正在埋头于书中的我说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要太辛苦了。

  当我做错事时,父亲那严肃的脸庞使我感到恐惧,但看到父亲的背,仿佛感受到了父亲的两面性,那如大山般的坚毅。通过父亲的背,我天真地理解了那个背叮嘱我下不为例,知错就改。

  …………

  父亲的背仿佛是父亲的心,时常与我进行着对话,给了我激励、启发……

  当父亲的背酸痛时,我也会伸出拳头为父亲锤锤,呵护着父亲的“心”,也呵护着我的“知音”。

  以后,等父亲老了,在那个沧桑、微驼的背上,我能读出什么?

  不管读出什么,父亲的背永远不会让我忘记,通过父亲的背所知晓的,也总是那么清晰,那么不可磨灭……



【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我的一家作文400字】我的一家作文6篇

我们这一家呀 在这流水年华里,我应该努力抓住身边一些美好的回忆,即便它不能成为一道万人瞩目的风景。只愿待我老去时,回头品味,仍觉得不失为一壶好茶。爸爸爸爸刚过了48岁生日,都快是五旬的老人了,却还像个

【人生作文】分享人生作文10篇

分享 秉,一枝香烛;看,月上枝头;赏,庭下空明;忆,古昔今日;思,世事变迁;悟,世事哲理。心灵,感悟,升华。“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春,向我们分享了“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的闲情逸致,

【烟火里的尘埃年代秀】烟火的年代作文10篇

烟火 无数段难以忘怀的流光汇合成年年岁岁。于是,我学会了缅怀。 想着第一个进入生命的女孩,她曾经是那么美好,那么唯美的画面,一刻一刻,被剥蚀成枯萎泛黄。 想着在另一个虚拟

【我想握住你的手】我想握住你的手作文10篇

我想握住你的手 握紧你的手我不愿放,千金不换的温暖,无穷无尽的爱护来自你凝望我的目光。对我好不需要我偿还,因为这份爱,是天下无双,有你在我才学会勇敢,坚持我梦想。感谢你当我的避风港。——题记我不是你

【黎明前的黑暗】黎明前的黑暗作文10篇

黎明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呼,应该没有再追来了……” 我靠在墙上喘了几口粗气后,又抬起脚步向前方走去。 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要走向哪里,我只

【烟火里的尘埃年代秀】烟火的年代作文10篇

烟火 蝴蝶再美,也飞不过沧海;烟花在绚,也不过一瞬间。飞鹅扑火的消逝停留在某年某月某日,静息的画面再也找不到曾经熟悉的笑脸。那片错落有致的树林依稀留下欢乐的身影,时过境迁的改变却幻化不出理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9751.5)

关键词: 我的父亲,我的,父亲,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