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法老墓的诅咒】诅咒)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未完待续(14)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时……

  “叮铃铃……”上课了。

  “上课了,快走吧。”程志凡催促着李强快走。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回到了座位上。

  “这节课是什么课啊?”李强一边慢吞吞的回到座位上,一边问程志凡。

  “啊啊……是数学课。”程志凡肯定的回答道。

  什么啊,就是因为数学老师他看我不爽,我才有了这么大的乐子。我一回来上的第一节课居然还是他的?我欠他的啊?

  李强心里就是怎么想的。

  办公室。

  “李强回来上课了?”苏飞一脸的不爽。

  什么啊,就是因为李强那小子看我不爽,我才给他找的大乐子。他一回来上的就是我的课?我上辈子欠他的啊?

  没错,苏飞和李强的思维神奇的一致了。这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

  愤愤地踏进了教室,苏飞就感觉倒了。没错,倒了。

  以往上数学课,同学们的炙热视线一般都浇筑在他苏飞的身上,现在倒好,全班只关注李强了,他苏飞被狠狠的抛弃了。

  强烈的不和谐。苏飞被雷到了。只能小声的喵一句:“这节课自习。”便黯然神伤的回到了办公室,以45度仰视天空的忧郁眼神——痴呆。

  “哎?苏飞老师怎么还不来啊?”

  “对了,刚刚有个声音说这节课自习哎,是真的吗?是谁说的?”

  “……嗯,路人甲吧?”

  “奇怪了,苏飞他进来又出去干吗啊?”李强问程志凡。

  “啊?他进来过吗?以我的视力,不可能没有发现的。对,李强啊,你出现幻觉了吧?大惊小怪。”程志凡揉揉惺忪的睡眼,对李强哼哼道:“你不会被他给吓傻了吧?嘿嘿。”

  “恶,猥琐男,滚远点!”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22)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的boss生涯,就怎么结束了……”面对咬牙切齿的穆珊珊、程志凡、纪晓燕、李强(呃……还在昏迷)的时候,卓子涛终于后悔了:“哎!早知道当时多叫一群人来帮忙了!唉……”这句吐槽说完,他就荣幸地成为了广大劳改人民中的一份子。

  “早知道多叫点人了!”这是卓子涛出狱后还在思考的问题。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李强!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程志凡第一个冲过来,紧紧地抱住李强。

  “我靠!你丫的是要我死吗?松开!”李强大笑道。

  “嘿嘿,看来你这一架打得挺爽的呀?啊?”程志凡向纪晓燕那边挤挤眼,挪揄道。

  “靠!”李强无力吐槽。偷偷瞄一眼纪晓燕,发现小妮子也在偷偷注意自己,两道目光一触碰,立即发射百万伏高压电。

  “嘿嘿~”李强在心里坏笑。

  “哎吖!~”纪晓燕俏脸一红,小心肝一跳,捂着脸到一边去害羞去了。弄的旁边的穆珊珊好一阵纳闷:“受刺激了?”

  “呵呵,这位小兄弟,就是李强吧?”季天微笑着向李强打招呼。

  “哎?!嗯,是我。你是?”李强看向季天。

  “我叫季天,是一名军人。”几天沉稳的回答道。搞得程天翔在一旁大翻白眼:“你小子啊,还是这么能扯。骗起小孩再来,一套套啊。”

  “哦是吗……”李强嘴上敷衍道。哼,这么多警卫员,你是个军人?信你才怪!

  “哎?嘿嘿……”季天有些尴尬,搓了搓手,对如梦笑道:“哎,看见你们一家团圆,我很欣慰啊……”

  一旁的如梦鄙夷的瞥了一眼季天,呦呵,尴尬了吧?老不修!

  “呃呃呃……”季天十分的尴尬,又不好说些什么,上不上下不下的很难受。

  ……

  好了好了。现在,《未完待续》马上要进入一个新的篇章了。李强和他的人生,将有一个不一样的旅途。

  让我们,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歙县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21)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混蛋!!”如梦和程志凡双眼通通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直直的冲向程天翔,两个人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还一边恶狠狠地说道:“老公(老爸)你终于知道回来了啊混蛋!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们母子俩啊?啊!不会被外面那个漂亮的狐狸精(阿姨)给迷住了?看我们狠狠地教训你啊!!”只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我、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哎。”程天翔似乎被两个人凶恶的行为给惊住了,但是军人就是军人,程天翔马上就镇定下来,微笑着说。

  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眶也红了,像个兔子一样。

  程天翔的手,缓缓的抚摸上了如梦和程志凡的因为激动而战栗的背脊,紧紧地搂住,脸上的泪,才缓缓落下来。

  “哭什么……我……我不是回来了么。”这位铁骨铮铮的军人,也幸福地留下了眼泪,刚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柔和。

  “天翔,你知道……你知道我这些年苦了多久……呜呜……我、我每、我每天都在想你啊!我每天都在想……如果儿子没有了爸爸,我没有了老公,我们母子俩应该怎么活下去……呜呜呜~”如梦哭的整个身体都瘫在了程天翔的怀里,不停的抽搐,不停的颤抖。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我一直在。”程天翔轻轻的在如梦耳边呢喃,安慰着。

  “老爸老爸!你知道到我有多想你!我每每被其他人说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的时候,我都好想你好像你!呜呜呜呜~”程志凡的鼻涕都快要涂在程天翔的裤子上了,脸哭得和朵花似的,都皱在一起了。

  “嗯,儿子,我对你这些年的努力很有信心,你很快会拥有全新的人生的!这些年的遗憾,老爸会用一辈子去弥补的!我会让你做一个快乐的少年!”程天翔欣慰的摸摸儿子的头,温和的微笑着。

  儿子这些年的事情,季天都告诉他了,不错,是一个男子汉应该有的行为!作为老子,他很高兴!

  一时间,一家三口都哭了。

  “呵呵……”季天和他手下的警卫员都高兴的笑了。至于警卫员为什么要笑,大概是看到很少笑的季天难得笑的很开心,所以才笑的吧。

  这边又哭又笑,那边又哭又叫。

  “呜呜呜呜,李强,别打了别打了!他们冲过来了!啊~李强小心!!”纪晓燕看见李强把卓子涛狠狠地压制在地上狠揍,心里不禁一阵畅快,看见李强又被一群混混掀翻在地上扁,又是好一阵担心。

  “他妈的李强,活的不耐烦了敢打我,嘿嘿,也不看本少爷有多厉害?!给我打!”卓子涛顶着一副熊猫眼,看见李强被打,顿时高兴地叫了起来,一不小心扯到嘴角,面容又是一阵扭曲:“哎呦我了个妈,痛死我了,啊啊啊呦呦呦……”捂着嘴到一边加油抽抽去了。

  “哼,卓子涛,我和你没完!!呜!……”李强不小心被一个混混一拳打在后背,一个踉跄跌倒在沙发上,立即七八个混混扑了上去,企图在人数上压倒李强,把他压死。

  “李强……李强!!!”纪晓燕看被人海淹没的李强,心中突然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像是一块巨石,压碎了整个胸膛。空洞,而冰凉。

  “咳咳咳咳咳、咳咳!!……呜呜呜……”李强的骨头,已经在咔咔作响了;李强的气,也是出的多进的少了;李强的眼睛,也渐渐模糊了;李强的脑海,也是一片混沌。

  这时,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军人,大步走了进来,看见奄奄一息的李强,二话不说,把压在他身上的混混一个个拔萝卜似的提起来甩出去!

  “呀!”“啊!”“噢啦!!”“靠!老子怎么飞起来了?啊啊我的脸!”“砰!”

  ……

  卓子涛像个麻球一样的被捆起来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卓子涛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就快要成功的时候,都会有一大堆牛逼人物来砸场子呢?这是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歙县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20)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砰!”

  碎屑纷飞,折射出的是,迷人的、冰冷的光线。

  李强觉得自己的手有些不听使唤了,好麻,好痛。

  但是我还是要——扁你!李强被玻璃碎片扎伤的手,还是坚强地挥了下去。直直的扎向卓子涛。

  卓子涛慌了,手里的铁棍也不知道用了,只好狼狈的一边用手护住头,一边惊恐地大叫:“快来救我啊,要死了啊啊啊!!”一点也没有以往贵公子的气质,想一只丧门狗一样狼狈。

  “啊”“哦哦”身边那些发愣的小弟,才回过神来,一个个嚎叫地向李强冲去。

  “啊啊!李强小心啊!”纪晓燕双手抓紧了衣摆,小嘴咬得苍白,脸色如雪一般苍白。是我,给他带来了这么多灾难……我、我……要怎么去补偿他?

  李强一拳打在桌子涛的脸上,成功地帮他整了一次容——熊猫是也!

  “唉?!老大,你是熊猫的话,那你爸不就是鸭子了?哈哈哈~”卓子涛身边一个脱线到火星的呆毛小弟自以为聪明的仰天大笑。

  “噗呲~”一个小弟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哈”“呼噜噜噜噜”“咕咕咕咕咕”

  再郑重的重申一遍:这不是动物王国!

  “你们!”卓子涛气的嘴都歪了,怎么我就养了这么一群脱线的小弟呢?真是悲剧啊!

  李强趁机一下子把卓子涛压在身下,一拳一拳的狠揍。

  左勾拳右勾拳上勾拳下勾拳组合拳还你蛋蛋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伯、伯母……”穆珊珊有些害怕,我靠这是伯母么一下这么凶悍,一下又这么温柔。

  “嗯?是珊珊啊,是志凡把你拐到这里来的吧?看我教训他!”如梦笑眯眯地说。

  这小妞和志凡挺合得来呀?孙子有着落了!嘿嘿~

  要是穆珊珊知道如梦在想什么,估计会气得吐血吧。

  “好了好了,叙旧等下再叙。”季天拿出一张照片,沉吟道:“如梦,我这次找你,是要和你说……”

  “程志凡的父亲,回来了。”

  “什么!!!”如梦先是一呆,然后猛地冲到季天面前,夺下照片,仔细的端详了许久,惊喜的搂住还在发呆的程志凡放声大哭:“终于回来了,这个混蛋,终于回来了……”

  “爸爸?回来了?”程志凡呆呆的问道。

  “恩恩!”如梦紧紧地搂住儿子,一边流泪一边回答,“回来了回来了儿子,你爸爸他回来了……”

  程志凡觉得有点迷茫。爸爸回来了?怎么我哭不出来呢?是因为,时间过的太久了,记忆里那伟岸高大的背影,渐渐地失去了颜色?

  “妈,妈……那……爸爸现在在哪里啊?”程志凡摸摸如梦激动地涨红的脸,有些心痛。

  老爸,你真可恶。让妈妈这么痛。

  轻轻地脚步声响起,伴随着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如梦。还有我的……儿子。我程天翔,回家了。”

  时间,就这么静止了。爱,却在疯狂地滋生着,到最后融化成一个词语——

  “混蛋!!!”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歙县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你又想教坏我的儿子吗?季天?!”一个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女人一下再冲到季天面前,破口大骂起来。

  “呃呃呃……”两旁的警卫也不知道是把这个女的抓起来还是静观其变。

  “啊啊!老妈?!你怎么来了啊?这、这可是……”程志凡吃惊的说不出话来,竟然对季天叔叔指手画脚,天啊,我年纪轻轻的还不想去坐牢呀……

  “啊啊、伯母好!”穆珊珊却还有心思在这里打招呼,真是脑子脱线到了极点。

  “呵呵、呵呵……”季天尴尬到了极点,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泼辣啊,丝毫没有变。

  “啊!”女人发现了程志凡,一下子冲到他面前,一下就是一个巴掌。

  “啪!”

  程志凡被打懵了,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呐呐道:“妈、妈妈……”

  “哦?原来你还认识我这个妈啊?小子胆子肥了啊,敢一个人跑到酒吧来混了?”女人一边骂一边摸摸程志凡的脸:“还痛不痛?”说着自己的眼眶也红了。

  “没、没事啦妈妈。”程志凡的眼睛也红了,痛的。

  “好了,如梦,今天我找志凡,是为了他爸爸的事……”季天把手伸进口袋……

  “李强,你这算是什么?”纪晓燕哭着扯着李强的衣领,“你算不算是个男人?”

  “怎、怎么不算了啊,我这不是来救你了么?”李强有些傻呼呼的问道,看了看手里的啤酒瓶,摸摸鼻子,“我觉得我很男人了呵呵……”

  一边,卓子涛一群人都感到深度的无语,也不用无视我们吧?好歹是个反派啊!

  “喂!李强,你不要以为有了一个啤酒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啊?告诉你,你连个屁也不是!”卓子涛身边的一个小弟嚣张的说道。

  “你!”李强气得连连挥舞手里的啤酒瓶,挣脱纪晓燕的手,猛地砸过去,咆哮道:“我要让你知道,谁是真正的男人!”

  “李强!!”纪晓燕担心地叫道,害怕的蒙上了双眼,但是又担心李强的安危,又放下了手,紧咬着嘴唇,紧张的注视着李强。

  “嘿嘿,一个挑一群吗?我喜欢!”卓子涛阴森的笑笑,随手拿起一根铁棍,掂了掂,对后面的小弟吩咐道:“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担着!嘿嘿~”

  “看你笑的,我要狠狠的揍你一顿啊!”李强大声的说道,用力砸向卓子涛。

  今天,就是我李强的,蜕变之夜!

  我要,保护我喜欢的人!!

  我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砰!”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歙县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8)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做什么麽?”季天笑着问程志凡道。

  “呃……我、我不知道。”程志凡说道。

  “呵呵,那你知道,你父亲的来历吗?”季天摸摸下巴。

  “哎?!您知道我父亲?!!”程志凡一脸吃惊地看着季天,下巴快要掉下来了。而穆珊珊则是一脸的迷糊,什么呀,一会儿就扯到“爸爸”的话题上去了?

  “呵呵,我和你的爸爸是队友。嗯,是很好的兄弟。”季天一脸的缅怀,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真挚的笑容,不带一点儿利益。

  “那……您知道我父亲他到哪里去了吗?”程志凡一脸的急切,焦急地问道。

  三年前父亲就失踪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妈妈说,他到很远的地方去执行任务了,要很久才可以回来。

  可是,很久……是多久?

  “恩恩,我知道你的心情。”季天凝重的看着程志凡,“前提是你必须要接受事实。”

  “什么……”程志凡忽然有一种心闷的感觉,很难受。

  “你要做好准备啊。”季天深邃的盯着程志凡,慢慢的说。

  “呼~嗯,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您说吧。”程志凡已经猜到大概了,只是不敢肯定。

  他现在很害怕,但也很激动。哎,人就是一种矛盾的结合体吧。

  “……”就在季天要说出真相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吵闹。这不禁让季天深深皱起了眉头。他一向讨厌说话的时候被人打断。

  “报告首长!外面有一个女人,说是要见您!”一个警卫员进来报告说道。

  “是谁?这个时候要见我?”季天手指不受控制的抖了几下,心里一动,扫了一眼程志凡,“莫非……不,不可能,她不可能这么早就知道我会到这里来……”想着,季天对程志凡问道:“程志凡,你母亲知道你到这里来吗?”

  “啊……”程志凡有一点犹豫,但还是说道,“不知道,我偷偷溜出来的。”

  季天刚想说一句还好,穆珊珊好死不死来一记天马流星拳:“对了,程志凡,我来的时候遇到你妈妈了,他问我知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那你说?!”这下两个男的都着急了,齐齐叫道。

  “额……我说……”穆珊珊嘟着嘴慢吞吞地说。

  “说?!!!”两个男的明显要暴走了。

  “说你不在!”穆珊珊说道。

  “呼~~”两的男的都放下了心。

  “说你不在家,在酒吧!”这次是庐山升龙霸。必杀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程志凡。

  “呜哇啊!”这是季天。

  “季天!你又在对我儿子做什么!!”这是程志凡……他的妈妈!终于出场啦!!!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7)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然怎么样?”程志凡有些期待的看着穆珊珊。

  “呃……这个嘛……我还么有想好哎……”穆珊珊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现在先去报警。”

  “啊咧,不是吧大姐,亏你还是我们学校的老大啊啊啊,拿出一点老大的气概好不好啊?”程志凡差点一头栽到,怎么还有比自己还不靠谱的人在呢?

  “喂,你是叫程志凡是吧?”一个浑身刺青,肌肉发达,一身朋克的痞子扯过程志凡的衣领,质问道。

  “哎、哎,是、是的。”程志凡顿时慌了手脚,小心翼翼的回到道:“你,那个,找我什么事啊?”

  “我们老大让你和这个小妞过去一趟。”丢下一句话,痞子就走开了,站在旁边,一动不动。

  “喂,程志凡,我们……不会有事吧?”穆珊珊扯着程志凡的衣角,轻声问道。可怜的穆珊珊,路都走不稳了。

  “我也不知道,先看看情况吧。”在这种情况下,程志凡竟然冷静下来了,这不得不让穆珊珊微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就一眼而已。

  “纪晓燕————!!!”李强心里的怒火已经爆棚了,他手里抓着一个啤酒瓶,一脚踹开302的门,看见脸上有一个深深巴掌印的纪晓燕后,又一次疯狂了。

  显然在李强赶来的时间段里又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子的?”李强扶起坐在地上的纪晓燕,关切的问道。

  “程志凡么有叫你跑吗?”纪晓燕发现是李强,心里也很急。

  “管他呢,谁打的你,告诉我!”李强问道。

  纪晓燕呆了一呆,随即欣慰的笑道:“傻瓜……”

  “额……”李强被搞糊涂了。

  “呵呵”卓子涛的笑声在前面响起:“好甜蜜啊,我都要吐了。”

  李强发现是卓子涛,心里一阵憋屈,指着卓子涛质问道:“是你对吧?你叫我就算了,为什么要把纪晓燕也拉下水?”

  “为什么?”卓子涛站起来,走到李强身边,拍拍李强的肩膀,轻轻地说道:“因为你惹到了我。”

  “砰!”

  “哦,你不认识我了?小珊,我是你季叔叔啊,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瞧,你头上的发卡就是我送给你的,没想到你能带到现在啊,呵呵。”一个面容坚毅,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对穆珊珊温和的笑道。

  “你、你是季叔叔?”穆珊珊不敢相信。

  “是。”季天笑道。

  “太好了,季叔叔你快帮帮我啊!”穆珊珊拉住季天的手。

  “哦?”季天轻轻摸摸穆珊珊的头,“是谁?说出来叔叔帮你出气。”

  “是卓子涛!他抓走了我的同学!”穆珊珊恨恨的说。

  “好,来人!”季天打了一个响指。

  立马走过来一个外形彪悍的军人,敬礼道:“首长!”

  “去把酒吧里所有叫卓子涛的给我绑到这里来。”季天下达命令。

  “是!!”军人大声回应到,转身执行命令去了。

  “哇,季叔叔好帅!”穆珊珊惊呼道。

  “哇!”程志凡也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句惊呼,“好牛B!”

  “哦?对了,程志凡是吧。你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季天笑着对程志凡问道。

  “哎、哎!我?!”程志凡有些受宠若惊,“我?”

  “嗯。”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6)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里、啊原来这里不是厕所呀。”程志凡捂着鼻子,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纪晓燕,喃喃的自言自语。纪晓燕现在心里也乱的很,她不知道程志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颗救命稻草。

  纪晓燕冲着程志凡使劲打眼色,叫程志凡去叫李强快跑。但是程志凡智商也有限,勇气也是有限,看见卓子涛和一帮混混的瞬间,就缴械投降了:“啊咧?卓子涛你怎么在这里?”程志凡故作镇定地缓缓靠近卓子涛,就当他快要成功时,卓子涛哼了一句:“切,我当是谁呢,还是一只蚂蚁,叫他滚出去。”

  嗯,又一次的被无视了。程志凡在心里苦笑。

  “我走,呃,现在就走,呵、呵呵……”赔笑的退后,程志凡觉得自己真的好贱。起码表情就是贱。

  路过绝望地纪晓燕时,程志凡不动声色的蹭了蹭她的大腿,向她打了一个眼色:“我去叫李强?”

  纪晓燕的眼神丰富起来,以为程志凡是在表达:“我去叫李强跑路,再叫警察。”便瞥了一眼程志凡:“知道了还不快去?”

  不巧程志凡的智商因为在卓子涛的刺激下竟然提前衰退:“嗯哪,我这就去叫李强来收拾他们。”

  哎,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舞池内。

  “对了,李强你叫我i来干嘛啊?”穆珊珊扯扯李强的衣角。

  “不是我叫你来的。哦对了,是谁跟你说是我叫你来的啊?”李强现在头有点乱,理清思绪最要紧。

  “现在是我在问你哎,呆子!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礼貌啊?”穆珊珊有些生气,哪有这样子的男生嘛?真是可恶!

  李强脑子本来就乱,现在更烦了,心里又焦又急,一方面担心纪晓燕的安全,一方面又担心程志凡的安全,二话不说就是一句:“你别吵!!说说到底是谁啊!?”

  “你……竟然不把我这个老大放在眼里!你……!”穆珊珊听到李强的呵斥后愣了一下,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大声的对她发脾气呢。所以嘴唇一咬,星眸一眨,琼鼻一抽,小手一紧,小嘴一张:“李、李强,呜呜,你、你这个混蛋!!”

  “我快烦死了,你他妈的消停一会儿好不好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就快烦死了!纪晓燕呢?他在那里!不是说是派对吗?人都在哪里啊!!程志凡呢,你怎么还不来啊啊啊!!”李强也崩溃了,双重打击之下他也爆发了,他的声音,像一只绝望的野兽,充满了凄凉,和内疚。

  是我,他们才会别牵扯进来的对吗?都是我的错啊……

  穆珊珊呆了。听到李强的话,她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李——强!快、快——救纪晓燕!”

  远处的走廊里,一个身影奔跑过来,挥舞着双臂,不顾其他人怪异的眼神,撕扯着喉咙:“快去啊——302——”

  一瞬间。李强觉得身体有些颤抖。兴奋地?终于知道纪晓燕在哪里了。痛苦的?纪晓燕,她发生了什么事?

  “是卓子涛——”

  李强的瞳孔放大了,双手拧紧了,青筋迸现了,怒火MAX了!!

  “穆珊珊,你看好程志凡,我去去就来!!”李强找到了一个空酒瓶,绝尘而去。

  “呼、呼、呼……”程志凡揉揉喉咙,好渴。

  “到底这么回事啊?”还在云里雾里的穆珊珊问道。

  程志凡拿起桌上的百威一饮而尽,咂咂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一遍,还添加了不少新剧情。

  “什、什么?卓子涛他疯了?!”穆珊珊吃惊的捂住嘴巴,随即狠狠地说了一句:“竟敢对晓燕姐下手,我要让他——!!”

  Tobecontinued(未完待续)

 

    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5)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第二天,不是夜晚的白天。

  “我要不要去呢……”李强很犹豫,内心很纠结。去酒吧开派对,一定很好玩!还可以吃到很多平常吃不到的东西,还可以……喝到酒呢!听别人说,会喝酒的男生,那才叫帅呢!只是……去酒吧玩的话,会不会要花很多钱啊?我付不起啊……

  “哎,我说,你在干吗啊,神神叨叨的?”程志凡拍拍李强的肩膀,说道。

  “哎,你说,去酒吧要不要花钱啊?”李强傻傻的问道。

  “扑哧……嘿嘿,当然要花钱啦!”程志凡坏笑道,“要花好多好多钱!一瓶酒要好几百呢!”

  “啊啊啊——不会吧?那么多钱!那……我还是不去了。”李强吃了一惊,怎么要花这么多钱!李强痛苦地甩甩头,“不去了不去……”

  把好吃的好玩的都留给以后好了,反正等我长大了……会有钱……吗?

  李强迷茫了。

  “干嘛呢你神经病啊?”程志凡看见李强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觉得他有些神经,拍拍李强的脸,“醒醒了喂?白痴啊你,别人请客我们为什么要花钱啊?”

  李强猛地一个激灵:“对、对哦!”随即哈哈大笑,“啊哈哈,晚上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对于李强的行为,程志凡就一个评价:“整一个吃货!”

  (广告时间……具体内容恕不奉告)

  晚上,六点半。

  “那、那个……”

  “怎么了?”

  “边、边缘线酒吧怎么……走啊?”

  “哎!程志凡你怎么了?醒醒啊喂?喂?你晕了我再怎么办啊?我不会走啊?”

  摸摸口袋。bingo!“对了有地图!”李强有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有“地图”的惊喜。

  “拿来我看看。”程志凡接过一看,顿时泪流满面:“你丫的这是世界地图!”

  “醒醒啊喂!!”

  30分钟后。边缘线酒吧。

  “你们怎么这么晚再来?”穆珊珊穿着一身紧凑的牛仔装,将她发育较好的身段完美展现在两人面前。

  “噗~”

  “啊~醒醒啊喂?”

  “正经点你们两个!!”穆珊珊面颊一红,在酒吧炫丽的灯光下,也别有一番风味。

  “哦、哦,yessir!”两个人嘻嘻哈哈的立正。

  “无聊啊你们!快进来。”穆珊珊两指夹住李强的衣袖,轻轻扯动。

  李强没来由的心里一黯:“果然,在嫌弃我吗?”

  三人走进酒吧,李强看见酒吧内疯狂舞动的人群,舞台上DJ正在摆动着耳麦,跳着动感的

  hip-hop。

  被酒吧里的气氛所感染的李强也忘记了刚才的郁闷,身体也随着音乐扭动起来。

  “哎呦~不赖嘛?欺负我不会啊?”穆珊珊帽檐一拉,也开始一段热舞。

  “呃呃呃……”程志凡有些狼狈的捂住鼻子,朝另一边狂奔而去。

  “他干嘛去啊?”穆珊珊问李强。

  “大概去厕所了。”李强有点好笑,笑到一半想起一件事:“哎,其他人呢?”

  “什么其他人?”穆珊珊好奇的问道。

  “你是说……糟了!程志凡!”李强脸色一变,早该想到的,谁会请他去玩呢?找出来打一顿才是他们的意图!

  “对了,你叫我来干嘛啊?”穆珊珊推推李强的后背。

  “什么?!”李强的冷汗,流了下来。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对他来说致命的问题。

  纪晓燕,她在哪儿?

  酒吧一个房间里。

  “纪晓燕,我要你做我女朋友!”卓子涛坐在一群混混中间,轻轻晃动手中的红酒杯。

  “你、你做梦!我、我不该来的!”纪晓燕踉跄的后退,“我爸爸是不会放过你的!”

  “哦?”卓子涛眉毛一挑,“呵呵,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强他,也在这里呢。”旁边的一个满头绿毛的混混猛地从背后抽出来一根铁棍,砰的一声把茶几砸的四分五裂。

  也砸碎了纪晓燕的心理防线,纪晓燕无力地靠在门上,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她的粉颊,落在地上像茶几一样的粉碎:“我……”

  “砰!!”门被撞开了,程志凡一脸错愕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纪晓燕,喃喃道:“原来这里不是厕所啊……”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未完待续(14)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哎,是自习哎~”李强前桌的一个男生回头对李强说道。

  突然的搭讪让李强有种眩晕的幸福感:“是啊是啊,苏飞刚刚说自习。”

  终于啊,班上有人主动和我说话了吗?

  李强挠挠头,一脸的happy。那个男生又问他:“哎,李强,明天晚上我们班上有一个活动,你来不来啊?”

  “哈?我?我也可以去吗?”李强有些受不了了,派对啊!18年来我根本没去过派对啊……派对是什么样子的呢?

  “嗯,明天晚上七点,边缘线酒吧。一定要来啊,有很多我们学校的女生会去哦~”男生眼里也开始兴奋的绽发出光芒,绿色的。

  “哦哦!是真的吗?太棒了!”程志凡横插一脚,“我也去我也去!”

  “啊啊,可以、可以。”男生被程志凡的突然插话吓得不轻,有些手忙脚乱的回答。

  “那……有几个女生要去呢?”李强好奇的问道。

  “好多呢!像穆珊珊、林小娥,对了,还有纪晓燕,听说她也会去哦!!”男生一脸的兴奋。

  “纪晓燕也去啊?!”程志凡一听来劲了,“不会吧?”

  “对啊,酒吧之类的地方,像纪晓燕那种优秀的女生应该是不会去的吧?你是不是听错了啊?”李强一脸的“不相信”。

  男生刚想说一句“怎么可能”,但是看见李强那张“你说一句试试看”的凌厉眼神下,浑身一个哆嗦,低下头来,含糊道:“不知道……应、应该是听错了……”

  李强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前排却传来一句:“晓燕,你明天真的要去边缘线啊?”“是啊,呵呵,有人请客,再说我听说酒吧很好玩,怎么不去啊?”

  熟悉的声音,把李强的幻想击破了。

  她……会去那种地方……吗?

  会的……会的……会的……会……

  伤心的李强却没发现,一双正在偷瞄他反应的灵动的眼睛,微微的垂下了眼睑。

  To be continued(未完待续)

    安徽黄山安徽省行知中学高一:李欣然



【法老墓的诅咒】诅咒)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永远不要说放弃】永远不要说放弃作文10篇

不要轻易说“不 说“不”,在轻浮者那里,是一种无知浅薄的炫耀,而在智者那里,则是一种洞明世事的睿智拒绝。说“不”,在意气用事者那里,则是一种狂妄的表现和无谓的牺牲,而在真正的勇者那里,则是一种大义凛

【我眼中的文学】我眼中的文学作文10篇

我眼中的鲁迅 说到鲁迅先生,作为念过书的中国人,都知道他是中国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但知道并不代表了解,而了解的角度也是不一样的,我眼中的鲁迅是个……我眼中的鲁迅是个坚强、勇敢的人。鲁迅十三岁那

【给父母的一封信】给父母的一封信作文10篇

给自己的一封信 过去的你:终于,你游梦初醒。首先,我要恭喜你。梦想了,该奋斗了。年轻没有什么不可以。是时候做最后的奋力拼搏。要给自己过去一个总结;给未来一个交代。在过去,你真的要

【老屋的故事】老屋的故事作文10篇

老屋 触摸着老屋,指尖划过的是历史。触摸老屋,感受到它的跳动。老屋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温暖,更多的是一种踏实。所以老屋在,人心就不会散。老屋的每一寸肌肤都显示过他辉煌过,神气过。老屋见证着历史,默默的

【永远不要说放弃】永远不要说放弃作文10篇

不要轻易说“不” 我不是个勇敢的孩子。我害怕困难,我害怕前路的茫然,还害怕面对前路的艰辛,我害怕面对没有方向感的世界,我害怕失去自我。 我总是会在事情快要有结果的时候,特别

【我眼中的文学】我眼中的文学作文10篇

我眼中的色彩 不知不觉,我已经走过了十二个春秋。在这短暂的岁月中,我的收获很多。让我明白了,在我生命中的色彩,它是五彩缤纷的画,不过还是未完成的画。如果把生命比作三棱镜,那么生命就是一束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3297.5)

关键词: 法老,诅咒,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