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作文我生活在幸福中】生活在幸福中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是米兰昆德拉的一本书,可惜我没有看过。所以我的文章顶多盗用一下他的书名,里边的内容绝对不会叠合。用一句影视界很火的话说“本故事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旧历的年底最像年底”,鲁迅的话。今天就是旧历的三十,我在家里呆着特没劲,就冒着零下10多度的天气来上网了。放假了,没有一个同学朋友找我,如黑莲花盛开以后空旷的寂寞。

生活在别处,生活在了一个人也不认识但是因为一个早拆迁了的精神病医院而闻名遐迩的紧凑的小镇里。也不在小镇的繁华地段,所以要走大约2里路那么远的路程才能找到一家网吧。小镇的经济水平显然同中国飞速发展的节奏脱了轨,网吧的网速比拨号网络还慢,除了上不了QQ不说,而且会时不时的死机。即使是这样,网吧里的人们仍然乐此不疲。

前天还和哥哥一块上街来买些爆竹和对联,想上会网,找了大半天愣是没有找见。人生地不熟,连个网吧也找不见,今天还是问一个七八岁的的小孩子才找到的。生活在别处,虽说认得东西南北,但是自己的头脑中始终充斥着一种孤苦的流离失所的感觉。和最近几天比起来,我真觉得自己2007在学校里呆着的一年像是回家一样。所以现在要我把那篇文章的后几段写下去的时候,我会有一种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从放假到现在也有5天了,本来想趁着寒假没有同学朋友的打扰从失败中起立,严格执行自己的计划,狠命地学习,但是从早上一起床到晚上脱衣睡觉之前,自己始终拿着遥控器不放。所有的台挨着换,所有的节目挨着看。从央视的音乐演唱会、体育NBA、科技与自然到地方台的武侠片和喜剧片,成了地地道道的。虚度年华,谋杀自己。生活在别处,完全乱了自己原有的生活节奏和目的。

假前还买了几本鲁迅先生的杂文集,想丰富一下自己的思想,让自己变得深刻一些的,但是回家时没有拿回来,怕自己读不完。有自知之明。带回一本书,王小波的集子,很久之前就买上了,但是到现在也没有看了多少,只是把《黄金时代》、《唐人故事》、《理想国与哲人王》全部和《白银时代》的一部分给看了,《青铜时代》根本就没有动。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把王小波推崇至和鲁迅先生、钱钟书一样的高度,一样的地位。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里对比过他们三大家的,这里就不说了。

我好恨,恨自己的不懂得珍惜时间。但只是我好恨,却没有进一步的措施来补偿。如果非要说自己在努力做什么进行补偿的话,就是最近又在试着写一个中篇,但是和先前的几篇一样始终找不见很顺畅的感觉,没有自己在学校上玩自习时,在明黄的灯管下那样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人物的对白也很苍白无力。他们随着我一起生活在了他乡,生活在了别处。

漂泊异乡的游子的感慨总是颇多的,但是自己却一点写诗的灵感也没有。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在,自己也不算是孤苦伶仃的样子。但是就是找不到在故乡小城里那种妙不可言的熟悉感与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生活在别处,惆怅总是少不了的,但是感慨都随寒冷的节气冻结了。

网吧外已经响起了轰鸣震耳却满含喜庆的爆竹声,我知道马上就要过年了,但是一点过年的感觉都找不到了。生活在别处,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买。不过自己平时买的衣服稍微洗一下就足够应付这一年了。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村上春树这个很独特的作家,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或许又在写些“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在此侧,不在彼侧”的句子吧。

我不是村上,我只是一个丢失了目标,丢失了生活乐趣的人。我想说的是:生活在别处,也要恣意地穿行。在18岁来临之前继续做自己肆意妄为的孩子。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兰波的这句诗被昆德拉引用世人皆知,大多数人用来标榜自己的不同。可我还是写下了这个标题,这种感觉温情而有些悲哀,难以言说。

  漫长的时光像是一条黑暗潮湿的闷热洞穴。青春如同悬在头顶的点滴瓶,一滴一滴地流逝干净。是的,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上上个月的今天,祖母故世,我还清楚地记得燃烧冥币的场景,是灭了?还是化作了灰烬?

  死亡总是稍纵即逝的事情,容不得人思考或是回忆。因为短暂激烈,所以残忍。我常自责,责备自己返校离家时没有多凝视祖母一眼,就匆匆告别。那是种极真实的感觉,原本饱满的生命忽然硬生生多出大片空白,心底荒凉无限衍生却无能为力。如同无法挣脱蛛网的昆虫。宿命如此,难以更张。

  一些关于哀伤和阴郁的往事,渐渐地模糊了。以往毫无意义的一些生活元素归复平常。有时候忽然在想,我似曾爱过的那个走路晃晃斜斜的女孩她究竟是叫什么名字。我们认识过?素未蒙面还是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记忆如此虚浮,毫无牢靠。就像出现于生命的一些伤口,结痂,然后愈合,最后找不到一点痕迹。我们习惯了站在现时忽视以往。安妮宝贝曾说,“以为有过那一刹那,感受到的深情与宠爱,就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送你离开。”我确信,她是往事,亦如烟花。

  只有走过峡谷才听得到风的声音,只有路过三月才看得到樱花华美。并无心去探究什么,可一些划痕却难以抹擦,如同小时候被火星烫伤的脚背。这么多年过去,岁月的刁难依旧无力。

  考试,复习,应对监考老师凌厉目光,生活就这样被继续,那日送朋友出去,她忽然说一句,“你终会淡漠在我的记忆里,毕业,然后很少联系,再见时已是各自领着儿女。”这是个现实的问题,只是一些伤感袭涌上来,而我什么也没说。

  可能这就是最后的样子,不只我们这群人。别的什么可能最后也是这个样子。

  今日是情人节。那晚深夜压马路的时候,有封信从天上掉下来,你飘够了就早点着地吧。物价上涨,泪水太金贵,什么东西都比不了从前的廉价。

  你要找个愿意用生命守护的女人,和她结婚。

  我在困苦中,无从宽广。



若是生活在别处

  若是生活在别处。最近我常常想,若是生活在别处,我会生活在哪一个别处。

  恩雅说,每个人都有一条根,它就在脚下,每离开故土一寸便会异常疼痛。可我固执地喜欢生活在别处的感觉。或许别处才是我的故土?又或许我现在的故土才是我的别处?

  1

  我想去一个临海的小城。

  我想去一个临海的小城,找一家可以看见海景并且干净舒适的酒店住下。拉开房间的窗帘,可以透过落地窗看见阳光洒满海面,浅蓝色的海水随风轻轻拍击着海边的礁石,白色的浪花一次次涌上沙滩润湿海沙上人们留下的足迹。每天清晨我都会早早地起床,带着DV或是相机到海边看日出和潮水涨落,然后在海滩上跑一会儿步;每天傍晚的时候我都会端着咖啡杯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落日的余晖染红海面和天空,看着漂亮的海鸟们扑闪着巨大的翅膀盘旋在海面上,看着沙滩上的人们一个个离去,一直看到太阳那张通红的脸完全浸没在海平线以下,月亮为大海披上银色的新装。

  白天,我要走遍这座海边小城的大街小巷,听着当地的人们用我并不怎么听得懂的语言闲话家常,我要拍下所有别致的风景;夜晚,我要在酒店里整理一下白天所拍的照片,写一些文字,然后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再然后坐在被子里一手握着遥控器飞快地换台,一手拿着电话和家人或是朋友聊天分享我一整天的收获。最后我调好IPOD上的睡眠计时器,关上灯,听着自己喜欢的歌,睡着。

  2

  我想去西藏,这个想法或许有些庸俗,有些过时,但我真的想去那里。

  我想去看看那里终年积雪的大片雪山无瑕的纯白;我想去看看那里清澈干净的天空令人窒息的湛蓝;我想去看看那里五颜六色的经幡随风飘扬;我想看看那里虔诚的人们一步一朝拜;我想看看那里的寺庙外一排排转经筒轻轻转动;我想看看苍山上寂寞盘旋的孤鹰怎样飞翔。我要在布达拉宫前拍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做成明信片寄给朋友,我要尝一尝酥油茶和青稞酒的滋味,我要虔诚地低下头待藏族老阿妈将纯白的哈达系在我的脖子上,我要听那些脸蛋通红的小孩害羞地唱那些古老的歌谣。

  白天我要拿着我的相机,四处游赏,四处拍照,听当地的人们用生疏的普通话回答我哪个地方该怎样去然后热情地对我说“扎西得勒”;夜晚我要用热水泡着脚,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与远处苍山上的白雪交相辉映,听着楼下房东一家用藏语说说笑笑,慢慢进入梦乡。

  3

  我想去江南。我不是江南的人,可是我却总觉得江南才是我的故土。

  或许去绍兴,或许去周庄,总之,我要去的是一个古风犹存的江南小镇。江南,一个承载了太多东西的地方。承载了太多文人的爱,也承载了太多墨客的闲愁;承载了太多才子的传奇,也承载了太多红颜的眼泪;承载了太多历史的繁华,也承载了太多繁华后的苍凉;承载了太多人的乌托邦世界,承载了太多人的向往。所以我想去江南。我想去触摸那江南的山山水水,在那山水中寻找江南的过往,寻找那些悲欢离合,那些爱恨情愁,那些如烟繁华,那些古老而温婉的故事。

  我要住在临河的吊脚楼上的客栈里,清晨,听着江边姑娘们捶洗衣裳的声音醒来,看着青石板街上渐渐热闹起来。江边洗衣姑娘们用木棒有节奏地捶打着衣服,不时溅起晶莹剔透的水珠;江面上薄薄的晨雾润湿了初升的太阳,阳光柔和地慢慢洒开。傍晚,看着夕阳缓缓落下,隔江的小村落中炊烟袅袅升起,千家万户都泛出温暖的灯光。

  白天我要租一只乌篷船在江上泛舟,或是在一条条老街长巷中徘徊,我要用瞳孔收集阳光下屋檐的棱角,我要用脚步丈量青石板街的宽度。夜晚我要站在吊脚楼的阳台上,看江面上来回穿梭的乌篷船碰碎水中月亮的脸庞,听着远处谁家庭院里传来的笛声,看着老城墙上上残缺的砖块想象那里是否也曾经站过多少穿着不锈的铁衣的战士。想着江南春天会不会满城飞絮,想着江南雨后会不会有一个身着罗裳的女子轻叹怨曲,想着想着,想到迷迷糊糊地睡着。

  一个人旅行/在别处生活/用行囊作伴/听风从耳边掠过/看太阳又升起了

  相信我会找到/那一个/春暖花开的别处

 



生活在别处

  夜未央。

  黑暗浓得化不开,倏然冒出一声钟鸣,渗透着穿透空气,萦绕在我耳旁,浓厚且庄重的感觉。仿佛灵魂撞击脑壳,正渴求一种超脱而纯粹的自由,不觉又令我毛骨悚然。

  静下心来,不难想象,这是怎样一个高大又古朴的桃木大摆钟。表层的黑漆在时间的流驶下已经布上丝丝斑迹,却也恰倒好处,让人依稀可以遥想其当初的风采,如此庄严,如此神圣。而那种黑,又纯正得不加修饰,散发着一种不张扬的震撼力。让人不自主得用“深邃的经典”去定义它。

  抑或她是一只可爱玲珑的粉色小钟,给予人允许想象的虚幻的温柔,然而又爆发在某一特定的时刻,歇斯底里的。可怕的蒙蔽!

  其实不然,摊在我眼前的是残忍的现实,因为它并没有它们其中任何一个的容颜,它不大,但也说不上小,它的容颜没有附带任何色彩,它是那样透明,也是那样普通。

  但是我依旧固执的陶醉在自我的世界,想象着它会成为它们二者的任一,然后我的嘴角会上扬到多少角度,最后化做一道醉人的优美弧线。长时间的思恋扼杀着我那可怜的脑细胞,是的,我很累。

  于是,我砸开我的小猪,用它换得那粉色的诱惑。

  原本我以为我会很快乐,因为拥有会让我不在期盼中痛苦。但很快我又厌倦了,我发现它是那样虚伪,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有种上当的感觉。就像米兰。昆德拉说过,生活在别处。这是不错的,我以一颗幼稚的心一直窥探着窗外看似美好的别处,并且不停地追寻,最后终于到达。意外得发现“别处”又很快的变为“此处”,同样的枯燥乏味,又继续寻找新鲜的别处。“人总是不停地跑,不停地停,跑跑停停,就走过今天,走过明天,就这样走完了一生。”在此思维的同时,我瞄了一眼步满灰尘的粉色小钟,此刻的它应该已泪流满面吧。

  我并不去理会,因为我发现那个透明钟竟然如此温热亲近,而太多浓重的色彩让我眼花。

  “此时无声胜有声。”

  此时的我正静静地伫立在窗前,思考着那一声钟鸣和这不再行走了的钟是否有着前世的情缘?思量许久,或许香山居士白居易老先生的这句名句最能诠释了。其实无声有声都并不重要,而那一声钟鸣也只是潜意识的。也许我手中这不能一鸣的钟和顾拜旦先生故居的那尊大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的时间都停留在10点半,但行走在他之外的是永恒的时间。并且,它们也在不停地影响着我们:它们在一天中有两次是准时的,更何况人呢?世界上没有天生的蠢材,只有后天的庸才,只要生命的烈火不熄灭,我们就能拥有温度!

  今夜的星空很美,我抱着那透明外壳的钟睡着了觉,此刻的生活应该在梦乡里……

 



生活在别处

  我突然想起那一天,我看见精灿的彩虹,橙红的夕阳和青绿的柳树,我开始沉浸在浓稠的夏季中了。在此想来,那真是一种难得的惬意。

  后来好久,就是后知后觉吧,才发现是做了个梦。

  那年也是个夏天,很热。小小的教室挤满了60多个人,头上顶着个风扇,慢腾腾地转着,支支哑哑的响着。空气中弥漫着热气,到处都是汗酸味儿,热得很!于是困意就爬上来了。我的桌前堆着叠高高的书,我开始安心的睡,安心的做梦,安心的流口水,任凭老师在上面讲着我永远都听不懂的三角函数。

  做梦的时候,我梦见了fox。其实fox就做我后桌的旁边,可我依然愿意每日每夜花费N个小时在他身上。大概这几是所谓的喜欢吧,无时无刻地折磨着我,连睡觉都不得安宁。

  我梦见我们的升学考试已经Over,于是我们就背着个包去游山玩水。好象是去了蒙古包轱辘车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也去了红高粱信天游大风起兮云飞扬的黄土高坡。高山流水寻阳江边,我们手拉着手,一路谱写着美好与甜蜜。

  后来,fox说,“我们去西安好不好?那里有大风,会吹的你忘了现在是夏天哦。”

  我欣然点头,于是fox就抱着我飞,就像孙悟空似的,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我们飞越千山万水,不久便看到了,看到了西安古老的城墙,满街的梧桐,那里满是腐朽的味道。

  fox抱着我飞时问,“这里风很大吧?可是为什么你还流这么多汗呢?”

  “是你把我抱太紧了。”

  “哦,这样啊,那我松开了。”fox说着就松开了手臂,一瞬间的事根本无须费解。我开始往下掉。于是叫着醒来,幸运的是醒来时已经下课了。同桌曼子拿眼斜我,问“怎么了?做梦了?”

  “恩,梦见自个儿从天上掉下来。”

  “哦,难怪叫了起来。”曼子不以为然继续埋头做作业。我才发现桌上又多了两张试卷,只好无奈地又拿起笔。

  后来天气更热的时候,每星期我都会背着个包在103车站牌下等公车,为的是去补习数学。每次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挤上车,运气好的话会有一个空位。有的时候看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那些不断后退的树木和花草,仿佛可以闻见整个城市的忧伤。也逐渐明白,很多的事并非人力可为,会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诸如现在的生活。

  突然记起那个等车的站牌好象有些旧,外面一层油漆已脱落,露出褐色的铁锈。好似时间侵蚀着记忆,忘记了,过去了,时光却继续着。表面上一切很好,可很多时候我会一直的流离失所,一直的伤春悲秋。听说人活着的最终结果就是死,那么我想我们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呢?是去享受这个过程还是去看自己怎么死?

  那时的生活真不是自己想要的,现在亦如此。生活好比白开水,平平淡淡,毫无味道,日复一日,没有波澜,每天学习学习学习。其实我比较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也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更相信美好的未来并非只有读书好的人才有!

  我想我的生活应该在别处吧。那儿是自由的,犹如断线的风筝可以挣脱掉紧握着线那头的父母,飞翔于高空。那儿是快乐的,就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手里总握着个万花筒。那儿也有fox,可以一直待在一起,好似出门带钱炒菜放盐一样的生活化。

  有一天早晨起来,拉开窗帘看到熹微的阳光照进房间;有一天早上醒来看到fox那张熟悉的脸呈现在眼前;有一天可以喝着咖啡坐在电脑旁和挚友聊天,写下生活的点点滴滴;有一天可以逛街Shoopping一下午,然后回家泡澡睡觉看电视。

  生活在别处,希望在这些“有一天”里慢慢实现。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这真是句好话。真的。

  兰波在某一天用笔或嘴创造了它。然后它被刷在了巴黎大学的围墙上。具体日子我记不清了,不知道它被遗忘在哪一本书里、那一个笔记簿里、哪一段记忆里。遥远而模糊。;;;就像我遗失在岁月里的无数个日出日落。;;;很多很多天以前,这还是一句很平凡的话,于我无关痛痒。然而有一天,它突然出现在我的记忆里,那么清晰,一日日的刷新,就像是瀑布刻在石头上的痕迹,历历在目,不可磨灭。;;;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叫《我这半学期》。题目很有沧桑感,像一个老得快入土的人在回忆自己的生平。乱世佳人写过:从十七岁开始衰老。我觉得自己仿佛从七岁就开始衰老了,不然那些发生在昨天的事为什么像一个渺远的记忆。那么不真实。

 



生活在别处

  “没有人可以一张白纸活到老,但有的人在淤泥中打滚的同时可以给自己留一纸空白,在另外一个地方”……

  我告诉自己,选择生活在别处。

  ――题记

  每个人都在走,走属于自己的路,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是选择也好,是注定也罢,每个人都一样。阳光,只有一种颜色。我喜欢秋天,喜欢秋天那高高蓝蓝的苍穹,喜欢秋天干干爽爽的气息,喜欢秋天大片大片的落叶,还喜欢秋天那温暖不伤人的阳光。我喜欢把自己晾在花园的草地上,让阳光把身上那些阴暗潮湿的东西一点一点熔化。我知道,有阳光的日子里,我很幸福。曾经,我认为我很幸福……用了一年的时间读懂“人不能活在过去”,在高一那年。我原以为我已经走出了过去,然而,终究,只是原地徘徊,走不出自己的世界,也许,注定的……曾对一个朋友说:“没有注定,只有决定。”,然而今天,我却将一切推到了“注定”的份上。我想,我已经喜欢上注定了。也许,只要这样,我就有逃避的理由,我才不会为自己愧对爱我的人而自责;也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只看到阳光,生活在别处。“生活始终在那个地方上演,在现实沉淀。如果有谁,在什么地方某个时候,发现自己面目全非,那么,这个时候,就在另外一个地方。有谁正伤心的低泣。喑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齿间却塞满迟疑。”……望着蔚蓝的天际,我出神地发呆。我喜欢孤独的感觉,一个人躺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悲春伤秋,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可是,我又害怕孤独,因为当你在人群中找不到可以聊以慰藉的依靠时,心里会被大片片的惶恐占据,让你失去存活的勇气,有的只是想逃想逃的渴望。我想选择生活在别处。“微笑,开心时是最好的装饰;不开心时,是最好的掩饰。不要让别人看到你不笑的那一刻!”我在日记本上坚定地留下它,我在现实中努力做着它。我在想,阳光与三棱镜,什么样的故事什么样的心情……“这里有太多的人,所以离开,直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安静的留下来,离开之后,留下之前,要坚强地走,一直走,一个人默默地一直走。”……我发现我开始喜欢陌生的世界了。一种完全陌生的世界,没有我知道的,也没有我喜欢的,懂得的,更没有我害怕的。我可以对每个人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笑;也可以一直走,走得那么无牵挂,且义无返顾。生活在别处,我想找个适合自己的角度拍张照,不为别的,只想留张笑脸给明天。我想,明天的我,会记得这笑吗?我也想,到那时,我是否还惦记着这些阳光碎片……我想,我是不会的,确信,不会,不会,不会……有人告诉我:“如果有一个理由让你不开心,就有十个理由让你开心。”于是,阳光选择了三棱镜,我选择了留下。没有理由,只是选择……生活在别处--我的心灵栖息地。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

  这里有很多车,虽然人们在天上修了高架桥,在地下修了地铁,但仍然常常塞车,会浪费很多时间。

  这里太过喧哗,连个稍微清静一点的地方也没有。如果在周末上街,会看到人们像蜜蜂一样从各种高的、矮的、豪华的、简陋的巢里面蜂拥而出,发出巨大的噪音,让人头晕目眩。    这儿的人很多,但人与人之间却很冷漠,即便在公共汽车上挤得身体贴着身体,人心的距离也相隔十万八千里。

  每次演唱会都会诞生无数的疯子,大家为一个歌星尖叫、流泪、晕倒,似乎他是上帝。

  每次在街上游荡晚了,警察还会检查身份证件。

  这里可以很方便地上网,过一种虚拟的生活,在线上热火朝天地聊天,谈恋爱,下线后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泣。    ……

  我想离开这里,效仿古人过隐居山林的生活。

  B

  我生活在一个小县城。

  坦白地讲,我并不喜欢它,一点儿也不。

  这儿节奏缓慢、信息闭塞。没有帕格尼尼的磁带,没有跳蚤市场。《三重门》、《我为歌狂》等书在过了畅销期后才会在书店与读者见面。    这里的车不多,但都是些简易的公路,而且指挥混乱,经常堵车。拖拉机、大客车、运输车每当从身边驶过,都会发出巨大的喇叭声,加上出租车、三轮车、摩托车的尖叫声,把小城吵得如一锅沸腾的汤。黄面包车车速特快,到处乱停,让人不得不时时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每到逢场天,从四面八方来的人就在城里游荡,地上就满是痰液、垃圾。

  县城里的孩子喜欢拉帮结派,于是在台球室、录像厅里经常有人打群架。

  因为城市小,所以大多数人都相互认识,因此想保有秘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各种流言蜚语常常半天就传遍了每个角落。

  这儿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也没有什么树。

  这儿的人都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只要午餐比较丰盛,晚上有好看的电视节目就满意了。

  这是一个没有奇迹的地方,像一潭死水。      ……

  我想离开这里,去大城市寻求我的梦想。

  C

  我生活在农村。

  坦白地讲,我并不喜欢它,一点儿都不。

  这儿的人思想太保守,观念太陈旧。长辈的意志仍是最高的权威。

  这儿看不到现代化的痕迹,只有一两台电视机在稍微像样点的土坯房里闪烁,告诉山里娃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里的人全都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每天面对的只有蔬菜、水果与粮食。只知道花生是埋在地下的,丝瓜是挂在藤上的,樱桃是挂在枝上的,玉米是竖直长在地里的。    这里的孩子很野,因为父母不知道怎样来教育他们,村里的小孩总是一群群地上山捉鸟,下河洗澡。长到十几岁就开始下地干活。    这里的人不讲卫生,大部分人没有刷牙的习惯,村里到处都是鸡和狗的排泄物。    这儿没有英特网,只有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蜘蛛网。    贫穷在这儿像一座大山,压得人很卑微。

  ……

  我想离开这里,去城市品味生活。



生活在别处

  科技的发展带来了一个虚拟的世界——网络。

  我觉得这是一个阴暗的世界,看不到阳光,摸不到边际。好象漫无边际的星空,让人琢磨不透而感到茫然。

  但我喜欢这样的世界,彼此都是陌生的。仿佛隔了一条宽大的河。但有是无羁的。所以人在这个世界里会表现出灵魂的深处那温暖的泉水或是那枯萎的花朵。

  比如我跟同学聊天的时候不喜欢说出自己的名字。让彼此的心灵靠在一起。这样就能感觉到她的心。或是热情或是冷漠。而现实中,我想我们都是很好的演员。是一贯的沉默或是灵活,不管怎样,我想在不同人面前肯定有不同的自己。

  在同学面前,沉默;在朋友面前,无羁;在亲人面前,循规蹈矩......

  好象一条伪装的变色龙,在不同的环境里有着不同的肤色。

  在网络世界中,我想人们都是真实的,好象脱掉硬壳的赤裸的蜗牛。

  可能虚伪的人仍会虚伪,暧昧的人仍会暧昧,狂妄的人仍会狂妄,寂寞的人仍会寂寞。

  我想我应该是寂寞的。

  一个人在没有阳光的房间里穿行,好象一条孤独的鱼,迷惘。当我感到寂寞时,我就会上网。我不打游戏。不是因为游戏不好玩,只是受不了现在的游戏商不惜一切诱惑无知的人来骗取利润。而在那些网吧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打游戏,好象一群被束缚着的凶猛的狗。

  我会选折聊天。

  说话时会发出真人的声音,而聊天时会发出敲击键盘寂寞的声音。我更喜欢后者。不带语气,却带精神。

  打出的文字是略带忧伤的。然后与好友谈天说地。时间会被遗忘,而不仅仅是时间,还有吃饭,做作业等。

  下网的时间是很难打发的,想打开门出去,但由于长期在阴暗处而不适应外面刺眼的阳光。所以我会拿出稿纸写下支离破碎的文字。然后再到一个不起眼的地下网站去发表。

  回复总是很多。记得有个人说,颓废是要杀人的。

  我的心一颤,如痉挛般痛。眼泪是发泄物,但我不会使用它。所以我只能用心承受。

  我会听音乐。

  因为他和我的文字一样。他是一种能直刺人心的武器。好象一位绝世的杀手,无形的使你停止呼吸,流出那刺眼的鲜血。有的震耳欲聋,有的悠长深情。但不管什么形式,他都是一种有隐的毒品,越陷越深。

  好象与上网相似。

  我会离开现实。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米兰?昆德拉的这句话世人皆知。而我要说的无关兰波,无关巴黎大学的围墙,只是两个片段,仅此而已。

  右岸篇

  无数个明媚的午后,我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屋子里,抱着臂膀同繁复的语法句型作战。隔壁的小孩在玩积木,而楼下的孩子总在弹那段进行曲,直到心生厌倦。大片大片的云朵飘过窗口,却与我无关。

  我喝白开水,偶尔也喝咖啡,不是出与偏嗜,只是为了抵抗睡眠。我穿干净的衣服,背宽大的书包,面孔温和笑容简单。如同温室里的植物,守着花盆,枝叶健康却不浓郁,略带冷漠像我的脸。

  许多年以前,在我还是个轻浅的孩子的时候,我的手指灵活,它们柔软而充满灵气,涂得出最炽烈的色彩,写得出最纤细的文字。现在它们长大了,骨骼一天天坚硬,指尖一寸寸枯萎,它们会娴熟地划左手定则右手定则,但是再也没有耐心做与分数无关的事情。

  无数的流云从城市上空划过。我想象山顶上触摸它们是怎样的质感。想象有时是场美丽的幻觉,尽管它与我无关,却像我时常想象西藏的白雪,新疆的沙漠,苏州的青苔一样令我神思游荡。

  事实上教室里的空气像很久没有换水的鱼缸,几尾金鱼感到窒息,就探出水面,多数则躺在缸底,摆着它们硕大的尾巴快要死去。

  我和我的朋友,生活得单纯,并且“幸福”,有完整的家庭或漂亮的成绩,别人欣羡的幸福生活,可幸福毕竟是件私事,像缸底的鱼有美丽的尾巴,悠然自得地摆尾,别人看见它们睁大眼睛从不哭泣,可真的是否快乐,只是冷暖自知。

  楼下的孩子总在没完没了地重复那支简单的曲子,不知道她是不是笨到无可救药,像我面对几何题那样。她一定愿意把最鲜亮的年龄支付给这个假期,把阴郁的钢琴和恼人的音符完全蒸发,然后衣服很脏地站在门口,微笑着等待妈妈的责骂。

  左岸篇

  这个闷热的下午像这支冗长的曲子,我知道自己还得弹两个钟头,周末的时光就这样一点点消磨掉。

  我讨厌弹琴,从我摸到琴弦的那一刻起。我挣扎着要逃离,却被骂作是不成器,就索性发泄似地重复起来。

  可我妈妈不愿意就此放弃,我想她是舍不得付出的昂贵学费,几次无意见到古筝老师对她摇头,而她越发要我拼命。我知道有的孩子整日穿舞鞋笨拙地弯腰踢腿,有的孩子放学后忙着奔赴书画补习,但他们的爸爸妈妈大概又多份谈资,或许暗中希望孩子能凭着光耀门楣。

  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写自己要做未来的工程师和医生,我也一本正经地提出要当个史学家,看到妈妈听了以后眉开眼笑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米兰?昆德拉说“生活在别处”,我们都知道,在这个干燥季节,阳光明晃晃地砸进眼睛里。我们都得满灾着数理化和希望,站在书店里,一边算着书价一边算着分数。拥挤的各类教参,寥寥的学生,老板抱怨着喷洒消毒水。

  尾声

  我们生活在别处,如果可以我们当然会谈些高尚又崇高的事情,像谈论深谷中的积雪那样谈论生命中的美好与珍惜。可是,你得先给我们面包才行。

 



【作文我生活在幸福中】生活在幸福中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我心目中的春】我心目中的春作文10篇

我心目中的美景 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幅最美的风景。它也许是令你流连往返的;它也许是你一直向往的人间仙境;它也许是大自然的美。 在无意间,我读到了一篇关于梅花的文章,顿时,我感觉到四

【生命之歌】生命之歌作文10篇

生命之花 马克·吐温说过:“十九世纪有两个奇人,一个是拿破仑,一个是海伦。凯勒。”是的,海伦是位奇女子,是位令人尊敬的奇女子。她用她的一生所绽放出的一朵名叫“生命”的

【红与黑读后感】《红与黑》读后感作文10篇

《理智与情感》读后感 人的心灵生活原是一种混沌,可以理解为我们出身以混沌,认识开始也是以混沌开始,然后有所感唔,理性与情感的划分只具有十分相对的意义,相对来说理性、意志、情感

【成长的岁月作文】岁月作文10篇

岁月 我站在门前,抬起头,看了看那棵已经毫无生机的柳树。 在这个不大的四合院生活,转眼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在我还不懂事时就已经守候在了这里,时间久到连院里的老

【校园生活英语作文】校园生活之英语作文10篇

校园生活 校园生活,风光独特。 高中生的学习是紧张的,但也不乏味。一但老师布置的作业多了,下了课,同学们仍埋在作业堆里,甚至老师赶他们到操场上去玩,都不愿意。如果老师布置的作业少,不用说下课铃一响,大

【红与黑读后感】《红与黑》读后感作文10篇

《理智与情感》读后感 记得第一次看《理智与情感》的时候,大概还是初中,好喜欢那个活泼泼的妹妹,或许是那时候的凯特渗透了一股子古典纯真的美丽,实在是太过动人。很清晰地记得,玛丽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1376.5)

关键词: 幸福中,生活,幸福,福中,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