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有风吹过作文】当风吹过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被风吹过的夏天

夜,渐渐褪去;清晨,乘着风缓缓而来.我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心中思绪翻滚,忽然,我记起了那仲夏里的三天,那莫名其妙充满烦恼忧愁的三天……

当时,是早上8点左右,校园的广播里传出了一首名为《轻舞飞扬》的歌曲。记得,校园内一片祥和,宁静;记得,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种静谧的神情,我收拾了一下烦乱的心情,对同桌说:“到时间了,走吧!”

他看了看手上的书,望了望挂钟,轻轻地叹了叹口气;收拾了一下东西,和我慢慢踱向试室.

模模糊糊地,一天便悄然逝去.夜里,想起了考试的情况,我用力地塞上耳塞,任凭手中的MP3的音开尽;耳里,脑里满是狂热的DJ舞曲,灯案前摆着一本《中考数学全攻略》。

一转眼,又到了早上的8点钟,黑板顶上的音箱又播放出那首<<轻舞飞扬>>,我和同桌对望了一眼,突然,他笑了,我愣了愣,旋即发觉,他的笑是苦笑。我清楚,他的情况比我还惨。

我静静地坐在试室里,心随着那飘扬的旋律一起跳动。我望了望窗外,发现,起风了。

风起了,而且越来越大;时间就像被风追赶着似的匆匆而逝。

上午,那凉凉的微风轻轻地拂过每个人的心头。

下午,那烦躁的夏风刮得心浮气躁。

夜晚,伴随着那带穆雾的轻风徐徐地到来。

灯光从每个缝隙穿射而出,带着一种一去不返的气势,我抬头看了看黑板上的倒计时,才骤然想起;明天,是最后的一天。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再回首,雾纷纷,斜阳外,数点寒鸦。当此时,挥手离别。”课间,金亮充满感情地吟出了这首词。我发现,每个同学先是一愣。接着,教室里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心慌。

忽然间,我听到了一声抽泣,我迅速地望了过去。一个……两个……三个……几乎每个女同学都在抹眼角。而有一个女同学只是静静地坐在座位里。任一滴滴的泪珠随风滑落。而男同学,都是相互望了一眼。然后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要睡觉时,拧开收音机刚好在播放天气预报——明天会下雨。

终于。又到了早上8点,还是那首《轻舞飞扬》还是那个试室,还是那些同学。但这却是最后的一天。哦,不!应该是最后的一个上午。

雨,不知何时已稀哩哗啦地下起来,天,也不知何时变得昏昏沉沉;风,更是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走,仿佛要将那无尽的愁绪全都搜罗起来……

我们冒着雨冲回教室,看见班主任早已站在讲台上等我们了。他示意我们安静,讲了几个注意事项后,说;“同学们,今天我们就要分离,也许明天不再相见,当然,会有相见的日子。但我希望我们再次见面时,同学们都已经成才,好了,祝大家一路走好!”

回到宿舍。我收拾好那几本书,坐在床上,望着同学们忙碌地往行李箱中装东西。我显跳下床,来到金亮身边,拍了拍他;“记得CALL我,无论你身在何地,OK?”他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我看见,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儿。

我看了看天,心里默默地说:朋友,我们今天就要分离,多么希望,我们能永远共聚一堂,多么希望,我们在相逢时共迎成功!泪水,已从我的眼里涌了出来。

阳光的灼热把我拉回了现实中,我想起了一首歌: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似乎吹翻一切,只剩下寂寞沉淀……



被风吹过的夏天

全然不知这几年是如何走过来的。更确切的说是怎么淌过这片浊水的。虽已到达彼岸。但低头一看却是满身泥泞,以最滑稽的身影出现在这一片光影的绚烂之中。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我,我到底是快乐还是忧伤。在现在的班上,只有一个和我心中真实的性格,可是她会把自己的不满写在脸上。她——活地多么潇洒啊!而我呢?为了尽力地让别人开怀大笑时,才能忽略我脸上的忧伤。

没有原因地,开始厌恶这个世界。这个冰冷的世界,这个遗弃我的世界。

每每放学,总会看见院子里的小孩坐在草坪上,肆无忌惮地吹着肥皂泡。一个个泡泡在久违的阳光下游离着七彩的色光。带着童真和虚幻的梦想,慢慢上升…上升…然后破裂。

秋天有来了,莫名其妙地有喜欢骑在单车上,用车轮压碎路边飘落下的枯树叶。喜欢听树叶被碾碎而发出清脆的响声,但又总是在同时感觉生命是如此的渺小。

夏天。是被吹来的,也是被风吹走的。宁夏也许永远只是我人生中的过客,从不停留。只许我隔岸观火,看着别人在夏天的拥护下,闪出耀眼的白光……



被风吹过的夏天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阵风吹过六月,吹过炎炎的夏日,吹过惊心动魄的高考。我们的希冀、梦想,我们的憧憬、期待,都在这一阵风后的瞬间清晰而明了。我们担心被风吹到,因此还在为六月呼啸的风而拼命装载着人生的内涵,充实着心灵的重量。

  无数个夜晚,我们从梦中惊醒,为窗外婆娑的树影而战栗——风来了,真的担心这一阵风会在不久的将来把我们的心刮的四分五裂,于是陷入极度的恐慌与不眠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在经过了漫长而又痛苦的挣扎之后,又在泪眼迷蒙中沉沉睡去。

  我们都不希望自己倒下去,我们都希望强大,在这场风中立地不摇,于是,我们不得不在艰苦的日子里拼命挣扎,拼命奋斗。纵使汗流浃背,纵使病痛缠身,我们仍然奋战在题海中绝不动摇,因为我们知道:拥有知识的重量,我们才不会在六月的夏天被狂风吹倒!

  我们奋战在一个角落,看着桌边渐渐高起的试题,有一种自豪的感觉,也有一种酸酸的感动,我们被自己感动,为自己自豪。我们做过无数次的夜空守望者,在难眠的日子里打着电筒奋笔疾书,我们渴望睡眠,但我们更渴望被风吹过瞬间的超脱与释然。

  高三是辛苦的,紧张的,疲惫的,但它却确确实实地充实了我们的人生,充实了我们的思想,在重复着无数个喜欢或不喜欢却又无可奈何的事情时,我们有过麻木,有过伤感,也掉过眼泪,但是我们却没有动摇,我们深深地体味到了奋斗的内涵。我们只不过是在为破茧成蝶的那最后一场痛而挣扎!

  然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在呼啸而过的风中能够站立,能够用知识的重量抵御六月的狂风撕打,没有彷徨,没有失望,更没有放弃,我们向前行进,行进……

  六月的风固然会令人担忧,因为总会有人在这场激烈的风中倒下去,我说,六月的风其实并不可怕,因为我们只要依靠知识的重量完全可以战胜它的撕扯!

 

    高三:流浪者



被风吹过的夏天

  我挤在闷热嘈杂的车厢里,凝视窗外后退的沿途风景。或者说,那些矮旧的灰砖瓦平房根本无权被称之为风景。只是在寂寞中等待被时光腐蚀。公交车里的人永远是熙熙攘攘的,只是把手机从校裤口袋里掏出来都如同抢险救灾般困难。

  一条信息,一个哥们儿发来的,半生不熟的关系。准确的说,几年前我们还坐在同一个教室里汗流浃背的奋斗着。他如愿以偿地升入市重点,我则在一个二类校里过着我昏昏碌碌的日子。

  这样挺好,因为早在可以幻想的轻狂岁月里,我与梦想背道而驰。

  我草草回了短信,心因为某种原因羞愧的疼了一下。中考把我送进了这个二类校。咎由自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对抉择潇洒的挥手说不在乎,现在却无法释然。这身校服就像是罪犯脸上的烙印一样。留下清晰的耻辱。每每看到重点校的学生们仰着高傲的头颅,对我们指指点点的时候。虽然嘴上说我所谓,心里却依旧很尖锐的疼。悔恨惊涛骇浪般拍打着自己衰弱的神经。

  因为,我曾经也是被视为天之骄子的孩子。

  但现在厚重的课本我翻不动,也不想翻。就这样,提着我混沌的思想在流水般的生活中行走着。

  我重重地倒在床上,闭目养神,一幕幕却再次浮现在眼前。

  我的梦想曾今在我的心底根深蒂固,任凭地动山摇。母亲那双没有温情的手把我书架上视如珍宝的绘画书籍撕掉的那一刻起,它从此灰飞烟灭。任凭我撕心裂肺的呼喊,也无法触摸到一丝一毫。

  从那时起,我的心出了问题。被撕裂开来。始终无法愈合。也不知道该拿什么填充它。

  依旧记得面对阻挠时我歇斯底里的同母亲争吵的狼狈。偷买颜料被发现时,继父狠狠地甩了两巴掌,知道感觉一阵眩晕,昏天黑地。

  我如痴如醉的热爱绘画。深知文化课的重要性,日复一日的做着那些让我诚惶诚恐的练习题。我不是刻苦的孩子,在班里不是名列前茅但也从始至终保持着中等的成绩。自从父母离异后,家里生活骤然拮据起来。母亲劝说我放弃学画,要一心一意的扑在文化课上,长大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当然,她也知道这是对一个从小一心一意立志当画家的倔强小孩儿来说徒劳的。

  关于继父,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毫无顾忌的在家里横行霸道。硬生生的剥夺了绘画的权利。一次,他莫名其妙的把父亲送我的进口颜料从窗户口顺了出去,我用尽全力跑了出去。颜料全部是散落在雨后的泥泞的地面上,只剩下印着精美圆体字母的外壳挂在楼下的晾衣杆上摇摇欲坠。可我的心已经重重的摔落,像寺院低沉的钟声发出悲凉的回音。我小心翼翼把摔得不成样子的颜料管捧回家,一个男子汉哭得昏天黑地。

  报填志愿的这一天还是来临了。果不其然的,他们阻止我报考美术附中,拒绝为我提供一切在绘画上的开销。母亲在继父的面前也表现出唯唯诺诺的样子,总是轻声感叹,当时如果不让他学画画就好了。

  天空中黑压压的云匍匐着笼罩而来,阴郁着,直到我窒息。我不坚强,反抗未遂。

  我只好对他们的话惟命是从。

  临近中考的日子里,我拖着自己空虚的躯壳游荡在梦想破碎的边缘久久不能自已。直到最后变得麻木不仁。坐在课堂上像在茶馆里一样,翘着二郎腿悠闲地看着一群人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老师早就不会浪费时间整顿我们了。我可以无所顾忌的和那些早被职高技校预定的同学一样无所事事的混日子。

  我依稀很清楚的记得我决定放弃奋斗的那个午后,死气沉沉的教室里同学们被中考来临的紧迫感而逼得个个正襟危坐,一丝不苟。课间,一个女生用恳求的口气说:

  “我能与你换个座位吗?后面太乱了,无法注意力集中。”

  我觉得这个女生简直是料事如神。我刚刚下定决心要往渣滓堆里凑,她就给了我一个绝佳的地理位置。谁让我怜香惜玉呢,便欣然答应了。

  教室后排都是考高中无望的学生。无恶不作。老师只得无奈的忍受着他们课上的放肆。我与他们很少来往。那个下午,我鼓起勇气,对后面的大块头说:

  “嘿,哥们儿,给根儿烟吧。”

  声音不大不小正合适,所有后排的人全部听到。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就这样加入了他们打砸抢烧的队伍。不得不承认那初中生涯里最后的80天是我十七年人生里最酣畅淋漓的日子。谁会在乎未来是多么的难熬与痛苦。

  最初的堕落确实有点让我害怕,仿佛从高空坠落失重般的心慌。继父母亲的面孔频频出现在我的眼前。是的,在绘画上,未来黯淡无光。

  班主任是教物理的老头,他寥寥无几的白发和嘶哑的声音在那个夏至未至的节气恰到好处的映衬他的慈祥。他很苦口婆心的把我叫到办公室里促膝长谈了一次。起初对我的自暴自弃表现得深恶痛疾,直到他一次在校门口看到我。我正搂着一个隔壁班的女生暧昧的亲吻着。便对我的行为视而不见了,现在想起愧疚不以。

  和继父一起住进我们家的还有一个上三年级的妹妹,勉强算可爱听话,一直在艺校学习琵琶。但一想起他爸那副行尸走肉般的嘴脸就让人厌恶。继父让我给她讲题,在饭桌上不厌其烦的夸他宝贝女儿的聪明伶俐。预测她会当艺术家,挣大钱,孝敬她老子。

  真可怕,你无情的让我的梦想为她陪葬。

  家里一天到晚都是一股廉价烟草的味道。继父总是坐在沙发正中间的位置眯着眼睛看着乌七八糟的电视剧。一次,我悄悄的问妹妹是否讨厌呆在乌烟瘴气的环境里,企图让她劝说继父出去抽烟。她只是告诉我习惯就好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皱皱眉头跑开了。我愈发怀念以前家里薰衣草淡紫色的香味儿。那是洗衣液柔和的味道,温馨的融化,四散。现在充斥鼻腔的除了这浓郁呛鼻的烟味儿外,就是楼下小饭馆的油烟味。我以前怎么不曾发觉呢。

  那天我看着在阳台上晾衣服的母亲,琢磨了半天是否与她谈话。踌躇良久,最终问道:

  “你真的爱他吗?那个坐在客厅里指手画脚的男人。”

  母亲的手一颤。又缓缓的继续手里的活儿。我抢过她手里湿漉漉的衣服。发现有几根白丝加杂在头发中。以前在开家长会的时候,她棕黄色的卷发与白皙的皮肤总能让我在小朋友中很有面子。她是一个美丽的妈妈。

  “孩子,不画画也可以活,你爸爸对这个家曾经挥霍了多少。对于你的继父,喜不喜欢你都要接受。”她的口气毋庸置疑,不给我任何选择的权力。

  母亲进屋,只有我站在阳台上,看暮色四合的城市在一点点被黑夜侵袭。陪伴我的还有在晚风中被晾起的白色NIKET—恤。他冰凉着,刺痛了我的指尖。我无助的伫立着,像一尊被风化的石头。没有任何心跳。那是继父送我的。递给我的时候特意把标签放在明显的位置。

  我不喜欢关于他的一切

  在我曾经逍遥安逸的日子里,我用全部的课余时间追女生们。

  在我这些迷惘不安的日子里,我用全部的时间喜欢一个女生。

  对于无法考上美艺附中的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每每路过那所梦寐以求的校园时就不禁黯然神伤。每个周五晚上,我都会站在美艺附中的槐树下凝望里面石柱上那镌刻着行云流水的几个大字怔怔出神。也许我在徒劳追寻一种心灵的慰藉。只有很少穿着带有浓郁艺术气息校服的学生进进出出。

  她就是这样闯进我的视线。提着画箱,带着恬静的面容轻盈的与我擦肩而过。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我的心脏正在狭小的胸腔里疯狂的跳动着。不禁害羞的底下了头。她似乎无视了我的存在。

  她从我面前走过时,我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灰色的帆布鞋,然后目送她直至背影被霓虹灯晃得模糊。

  再次见到她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依旧是在那棵榕树下,只不过它已经被严冬剥削到赤裸裸的路出躯干。我叫住了她,她回头。眉头紧皱的问,有事吗?

  有,能认识一下吗?

  我认识你。

  我们认识吗?

  每周都能看见你来我们学校,很眼熟了,你在等人?

  等你。你要一根烟吗,草莓口味的。

  很传奇的开始,很平淡的结束。从始至终都透明干净的匪夷所思。

  她的文化课成绩优异的让人瞠目结舌。时常为我讲题并诉说关于这座校园的种种。而我向她倾诉对支离破碎家庭的不满。偶尔讲讲男生间打闹的趣事。

  她说,你是个傻子,用家庭的不满惩罚自己。不管未来是否会从事什么,都可以耀眼璀璨。

  不知道我们之间存在什么微妙的关系,我向那帮哥们儿夸耀我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满足我的虚荣心。

  没有跨过好朋友的界线。有的只是在一个个可以肆无忌惮仰望天空的下午,并排坐着攀谈。看她阳光下棕黄色的发丝不安分的在风中摇曳,微笑从容。羞涩的反而是我,把头埋在帽檐下,晃着半瓶透明的可乐,里面已经没有泡泡可以沸腾。可以把电话留给我吗?

  金属挂链与钥匙清脆的撞击却悠长的伴随了我与她相处的日子。

  如果我是个女生,那我们便是如胶似漆的闺中密友。如果她是个男生,那我们便是可以互相倾诉的铁哥们。事实是,不曾有那么多的如果让我们选择。

  谁能告诉我有多长时间我们没有联系过。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送给我一张她亲手画的油画;《被风吹过的夏天》。很美好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她对那首歌曲的情有独钟。画面上只有一个少年,带着鸭舌帽,一条裤腿卷起,拿着半瓶子可乐摇摇晃晃。暖色调的背景下他仰望云朵。云朵形状和颜色古怪离奇。仿佛他只要轻轻跃起,那云朵便触手可及。

  又是似锦盛夏,而我在那棵榕树下却再也没有等到她的身影。而我要送给她的画只好被自己收藏。独自看地平线在黄昏中被残余的微弱的光交织,恍惚中,记忆仿佛被抹掉。

  这个被风吹过的夏天,我遇到了一颗流星。当旭日东升,再次从床上爬起的时候。我彻彻底底的遗忘了她,却在心底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记,铭记她在那副画背后清秀的字;遗忘过去,从现在起,只为自己奋斗。

  北京市第65中学高一 李舒朗

 

本文系作文网(zuowen.com)用户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被风吹过的夏天

  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伸向前方。许多黯淡了的韶光在一片氤氲迷离的光晕中渐渐明晰。一个适合回忆的时刻,记忆开始复苏—

  童年的夏天是一部节奏舒缓而又迷幻的电影,流动的各种声音在我清晨的梦境里来来回回的穿行:安安静静的石板路上回荡着行人匆忙的足音,夹杂着裂帛般的泼水声,空旷而突兀;屋檐下有飞鸟拍打翅膀的声音,旋起的风惊动了安睡的叶,绿叶摇曳,“沙沙”声此起彼伏;自行车的铃声从小路的这一端一直传到另一端,如苏格兰风笛声般悠长;偶尔飘落钢琴纯净的音色,旋律流淌而过,渲染了那些没有跌宕的年华。

  那时的我是个喜欢风的孩子。我常常站在狭小的阳台上,在朦胧而熹微的晨光里,听风的吟唱。早晨的风微凉如薄荷,像琉璃般有透明的质感。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带走栏杆上的水汽,大大小小的水珠开始逃逸,蒸发。阳光在水滴的折射下呈现出七彩斑斓的光泽,恍如旖旎华美的锦缎。叶片全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光雾,上面晶莹的露珠在风的拂动下缓缓移动,冲刷了多余的尘埃,深绿的叶脉宛然可见。

  气温骤然上升,空气炽热得让人窒息,水泥路面几乎龟裂,阳光洒在上面白花花的无比刺眼。夏天的午后流于忧郁和浮躁:整个城市有一半都躲在树木的阴影里,蝉鸣从繁盛的树叶中传来,如同收音机里持续不断的杂音。

  自然界的风已然黏稠、停滞,唯一的凉风只源于家里的风扇。我总是在这冗长的午后,不知不觉地安然入睡,梦里会遇到童话书中的动物——聪明的狐狸,俏皮的松鼠,勇敢的海鸥,乖巧的驯鹿,还有善良的蜘蛛夏洛,他们让那些原本苍白单调的梦境美好得如同一个个精致的蝴蝶标本。醒来时常会看到阳光透过纱窗,空气微尘飞扬,花瓣蘸满了阳光,皭然如空谷幽兰一般。

  到底是孩子,无忧无虑。于是一大堆人不顾炎热,拿着白纸到楼下折一架架纸飞机,最后比谁的飞得高、飞得远。纸飞机载着孩子单纯的梦想,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平稳的弧线后,在地上落成白茫茫一片,那瞬间的美成为日后凭吊时无从诉说的感动。而孩童的笑声是一场迟来的季风,不断蔓延,最后散落在时光深处。累了,就靠在树旁休息,那些深绿色的大树散发着夏日里特有的辛辣的气息,茂密的树叶覆盖了视野所及的整个苍穹。

  后来不知是谁发现的天空黄昏时的美景。至此黄昏成了一个波光潋滟的美好时刻。我们会聚在一起,安静的欣赏黄昏时那嫣然凄迷的景象:天空飘浮着瑰紫的薄云,绚丽的如同油画中的风景;夕阳渐渐沉落,白鸽背对着夕阳,站在房顶上眺望,羽毛被镀成金色;光影和谐,城市留下了它一天中最完美的一道剪影。自然界中流动的风开始回归,而我站在风里像个虔诚的信徒,似乎笃信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出神地望着各家灯火初明,直到暮色四合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夏夜悄悄来临,隐去了白天的桀骜嚣张,浮现出幽深宁馨的面容。余热尚未散去,但阵阵凉风还是令人觉得清爽舒适,有许多人拿着蒲扇在露天乘凉,影影绰绰的,相互谈论些家常琐事。月亮在树木轮廓的优美纹影之间时隐时现,月华安静地泻下来,使人们的脸庞变得朦胧而安详。星星是淡黄的遥远的灯散布在天幕上,而萤火虫则是地面附近最小的灯,在昏黄的路灯下一闪一闪的,掩入夜的背景中。运气好的话,在晴朗的夜晚能看到一条宽广的银河穿越天际,星空浩瀚如史诗一般,而我则仰望天空,看着神秘的天河,听妈妈讲那些古老的传说。

  很多个夏天就这样飞鸿踏雪般掠去了,许多往事就这样被岁月贴上了标签,成了标本,成了回忆,成了稍纵即逝的流年。

  渐渐明白,许多时候,幸福是条单行道,走过时毫无知觉,等回望时,却发现只能翘首远观,再也无法沿路返回。失去、空白、怅然。谁在谁的回忆中想起了谁,谁用谁的故事祭奠谁,谁把谁的传奇留给了谁。

  无人问津。只是我依然喜欢在大风穿堂时,听风的吟唱,像许多年前一样,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想起曾经读过的一首诗:“谁见过风?你没有,我也未曾见过。但每当大树点头鞠躬,那便是风的行踪。”而那些被风吹过的夏天,又何尝不是风的行踪呢?只是如今他们成了一枚枚流光溢彩的琥珀,留在了我们心中那永恒的后花园里……

 



被风吹过的夏天

  午后的俩点,太阳弥漫成一片,看不见。骑着脚踏车在曾经熟悉的街上奔跑,路的俩旁曾经的空地开成了面包店,面包的味道与叫嚣的灰尘混合成空气。

  还是一样生了锈的大门,还是一样不同颜色的自行车排成一排,还是以前的同学,只是见面没有打招呼而过。

  黑板上的油漆掉了三分之一,歪斜的课桌被刻得斑斓,蓝的黑的笔迹写下了昨日的娱乐和嬉戏。我坐在曾经的座位,和柯希。不再是以前的老师,却依旧是那样嘈杂的课堂,我好像回到以前的生活,却一瞬间消失了这种感觉。

  学校建了新的楼房,柯希说初三她们就在新楼读书。我把车停在学校石膏像的旁边,然后和柯希上楼。待所有的人都离开,我们搬出一张桌子和一条椅子,放在长廊上。

  天,蓝得一尘不染,偶尔会有飞鸟猾过。高大的木棉树在墙上投下斑斓的影子,叶子与叶子之间残留的缝隙,零零碎碎地填满阳光。

  柯希跟我讲她和一个男生成了兄妹,那个男生会在她伤心时逗她笑,会在快乐时和她分享,那个男生很听她的话,柯希跟我讲有人说她太天真。我说很好啊,现在天真的人很少了。柯希跟我讲她初一的时候还睁大眼睛认真地问别人恋爱是什么;柯希在我眼里是个永远快乐的女孩,以前和她在一起天天都可以看见她笑得天真,笑得灿烂。我说柯希你总能那么快乐一定很幸福吧柯希说其实以前我每天都笑可是我的生活是悲哀的我的心忽地颤了一下。柯希说很会笑的人所有的悲哀都要独自享受。她说她曾告诉她哥哥她的生活得很悲观,而她哥哥告诉她因为悲哀才要笑。

  我说柯希暑假在家里干什么,她说一放假就要去打针。我一脸惊愕。她说她在家没事闷得闷出病我问你不看连续剧吗她说看连续剧会让自己更加悲伤我说看喜剧也会吗她说她妈妈不喜欢喜欢笑的人所以被她说着说着就流泪了。

  我的心一片哀鸣。教学楼前的那盏灯亮了起来。最后,我们谈到了学习。柯希说前俩年过去了,空空的没有学到什么。现在要努力地学习了,柯希说她发觉自己读书有点天赋,上课不用专心下课不用复习却总能考赢那些书呆子。柯希说初三了下课后再也没有有人在操场上狂奔,每个人都埋在书里争着变成近视眼。

  “走吧,天黑了。”

  踏在石头填充的路,走啊走,就到了尽头。简单地挥手复杂地转身,我使劲地向前奔,闪烁的灯开在喧嚣的了、街道,疾疾的风凌乱了我的头发的规矩,发丝不时遮住双眼。前面的世界汽车的喇叭声还在强烈的震动。我不敢回头看,因为害怕。

  站在门前回头,却再也没有学校的影子。夏天在风的吹拂中一点一点地逝,多想问一句,被风吹过的夏天,还剩下些什么?

 



被风吹过的夏天

  往事如流,匆匆而过,然而却在记忆的心门打下永不忘却的浪潮。

  ——题记

  当这个夏天的风拂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我记起了你,再次登上去年夏天我们一起晒过太阳的楼台,遥望远方,心中的痛随着花香而泛起潋漪。去年的背景都不变,只是,你已走远。

  看着你种下的兰花蓊蓊郁发,在风中摇曳着脆弱的叶片,我突然想起你的一句话:每一株盛开的花都很脆弱,经不起风吹雨打,不管开得怎样绚烂,最终只会繁花落尽,被风吹过。当时我很不明白,只是一个劲儿地笑你学诗人说话,而你却说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然而,时光如梭,年华似水,现在,我终于明白,但你却不在。留言本上,你的钢笔字清秀得让人快哭出来,你说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说“流水不因石而阻、友谊不因远而疏”,你说你会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三年时光,你说你会再回来看我……每一次看你的留言,我都哭得像个孩子,那样执着,那样不懂事。

  院里的凤凰花落了一地,满地红艳令人措手未及;白色的信鸽划过灰蒙蒙的天空,我却突然有个狂妄的念头:把它捉过来,捎信给你,告诉你你最喜欢的凤凰花落了。因为去年凤凰花落的时候你都好高兴,你说有种武侠电影的气

  氛,如果佩上剑和笛,那肯定很豪壮,金庸看到了一定羡慕到要死。可你走之前你却说不要给你写信,你漂泊不定,要我等你捎的信,但一直现在都没有收到你的来信,你一直遥无音讯,难道你忘记了你说过的话,你不是说要永远和我做朋友,要回来看我的吗?你怎么可以失言?

  没有了你,没有了友谊,但日子还是要过。我依然在有风的傍晚踏上楼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唱着cyndi的《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我依然在校园里的香樟树下闲逛;依然做着那些厚厚的试卷;依然每天早晨吃两个馒头加一份豆奶,因为你说过那样吃营养;依然每天晚上沿着路灯走回家,然后安静地睡下。

  没有了你,只是天空晴朗的时候会觉得空荡;只是在有风的傍晚没有人说话;只是在读小四的文字的时候有想哭的感觉;只是在有雨的夜会听悲伤的歌。我一直很努力,一直坚持着我最初的梦想。

  突然想起《那年夏天宁静的海》中的歌词:那时候我和你天天都在一起,太幸福却又觉得不安心,太贪心要全世界注意,是我们太任性,快乐和伤心感觉像演戏一翻就惊天动地,那年夏天我和你都在这一大片宁静的海,直到后来我们都还在,对这个世界充满期待,今年冬天你已经不在,我的心空出了一块,很高兴遇见你,让我终究明白,回忆就是精彩……

  这个夏天注定要这样被风吹过,而我,却不责怪谁,世界如此之大,我们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茫茫人海,能与你相遇一次我就已足够,我不苛求你为了我这个朋友而停留在这不该停留的地方,我们都还年轻,我们的路还很长很长,我们注定要为自己的天空而各自飞翔。

  夏天的风,吹过,不留一丝痕迹,但我却会永远记得你,记得那年夏天,记得曾经的美好。

 



被风吹过的夏天

  快到冬天才恍然想起被遗失的夏天。只是觉得夏天过的好快,没有风的夏天一样有涟漪,很小很小。

  知道自己的中招成绩时,没有一丝的惊异,就好象本该就发生的一样。我知道自己最后一段时间确实很疯,成绩的不好不坏,却让我进了最好的学校,又在困惑中分到了最好的班级;在自己都没有弄清楚的境地下开始我匆忙的高中生活。

  很多朋友都到不同的学校去了,在新环境和旧生活的两边,似乎永远画不上等号。偶尔碰到,只有几句寒暄,然后就是难掩的沉默,只知道她们在那都过的很好,本该高兴,但却有一阵失落。因为,自己过的不是很好。

  我曾和很多人说过:自己根本不适合呆在学校,这种地方和我有着极大的不协调。可每天只能空想着环游世界,看不同的风景,听不同的故事,过不一样的生活,并不是叛逆,只是觉得现在的孩子每天都过的好累;至少现在的我是这样。——从小一直都受老师重视的我第一次被人遗忘。只是,因为,成绩好的人太多。只希望一切的一切都回到没有风的夏天。一切都还简单明了。不会因为伤痛而止步,我们都要一步一步地走。这个夏天的风很小,我心中的涟漪好象没人知道。

 



被风吹过的年华

  当燕子展翅翱翔时,我知道它永远也飞不过沧海;

  当蒲公英慢天飞舞时,我知道它永远也飘不向天涯海角;

  当风筝随风飘荡时,我知道它永远也逃脱不了束缚;

  ……

  可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妈妈挺拔的背影变得伛偻;

  妈妈光滑的眼角爬上了皱纹;

  妈妈白皙的双手变得粗糙;

  ……

  ——题记

  年华始终在不停的四处漂泊。岁月蹉跎,记忆也随之深埋于地下。微风徐徐,往事飘飘荡荡于风中,轻悠悠的打着转,翩跹至脚边,俯身拾起,嗅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5岁的我:活泼好动。下楼梯摔了一跤,跌破了鼻子,血哗哗的往下流,痛的我哇哇大哭。

  31岁的妈妈:年轻貌美。被我血流不止样子吓坏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抱着痛哭的我,奔向医院。

  17岁的我:如今才明白妈妈当时心里的恐惧,因为妈妈对我有着深厚的母爱。

  8岁的我:因着义务教育,上小学二年级。期末考试第一名,老师发了一张滚烫奖状。回到家,献宝似的递给妈妈,期待妈妈夸奖我几句。

  34岁的妈妈:依然美丽。看着我递给她的奖状,嘴角弥漫着欣忭的笑靥,摸摸我的头,笑着告诉我不要骄傲。

  17岁的我:明白妈妈弥漫的笑靥,是欣慰的笑容,是对她挑灯不厌其祥的教我学汉字和算术有所回抱的笑容。我也感受到妈妈浓浓的母爱。

  10岁的我:越发活泼好动。和班上男生疯玩时,不小心被尖锐利器划伤脸颊。

  36岁的妈妈:依旧美丽。看到我脸上的伤时很心疼,很小心的帮我檫药膏,还不忘数落我一番。

  17岁的我懂得了妈妈数落我是因为我太调皮了,正因为“爱之深,责之切”。

  13岁的我:终于不用每天听罗嗦的老师娓娓而谈的声音,因为放暑假了。平日在学校把我闷的够呛,趁着放假我的本性露相。和伙伴在假山捉鱼,蓦地脚一滑,“咚”的一声,就掉水里了,扑腾了几下,喝了几口鱼洗过澡的水,随便自己也洗了一番,才被路过的一位大叔拎了起来。

  39岁的妈妈:虽说岁数不年轻了,但一点都看不出来,还和以往一样漂亮。打开大门出乎意料的看到浑身湿淋淋的我,急忙拿毛巾帮我擦头发,叹息一声。

  17岁的我:理解妈妈的一声叹息是对我调皮的无奈。

  现在的我:变得文静,不再调皮,不在任意胡闹……

  43岁的妈妈:岁月无情的在她身上留下烙印,妈妈已不在年轻。曾几时昔日挺拔的背影变的伛偻?曾几时昔日光滑的眼角爬上了皱纹?曾几时昔日白皙的双手变得粗糙?

  17岁的我:懂得了母爱的伟大,心里的感激无法言喻,一种滚烫的液体盈满了我的眼眶,溢湿了睫毛。

  清风徐徐,吹散了我手中的思绪,快步上前,想要抓住那一缕逝去的年华。原地,只留下淡淡的余香和地上洇散的水滴……

 



被风吹过的夏天

  那年我16岁,终于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的任务——初中毕业了。但是心中还有些苦恼,没有考入父母所期望的高中。那年的夏天——

  整天都在外面和同学一起玩,突然发现自己很堕落。仿佛已经失去理智,深陷在无边无际的苦恼中——

  后来,也开始逃避同学。内心很阴霾,怕遇见阳光。一个人在村里乡间的小路上颓行,走累了就歇一歇,无拘无束,如何才能摆脱内心的痛苦?我想一个人会觉得好一些。

  无意间发现自己很喜欢水,就去河边,是去人少的河边。扔石子可以发泄内心的痛苦,过后就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看着飞翔的鸟儿,听着流水声,听着常新乐曲,吹着凉爽的夏风,竟满足地睡着了!每次都被冻醒来的,这时天已经很黑了。觉得这世界太大了,弥眼望不到光。就像盲人在白天一样看不见世界。

  我骑着自行车悠然回家,穿过街道,那灯光“真的”太刺眼了,让人不敢睁开眼。回到家,母亲以把晚饭吃过,我径直回到我的卧室,打开CD机听着音乐,只有音乐能抚平我内心的伤疤。

  自己一直以来对Jay的音乐情有独钟,所以一直都听他的歌。几年走来,他的歌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力量,伴我走了一段难忘的人生历程。

  母亲一把饭热好了,等我去吃。很沉默,只是吃饭,没有说话。吃完了,睡了。这样,过了一天。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射进我的卧室,映在我眼眶里,我被阳光刺醒。脑袋昏昏沉沉一片空白。只是看着房间四周——发呆。

  下午,我再去河边。这次拿着日记本想写点东西。可是坐在那里吹着凉爽的风竟忘记了自己手中的日记本。

  看着远处的人群,觉得自己更加孤单。难道真的这样度过以后的日子吗?我不敢往下想。

  看着西落的太阳,我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新的一天。明天会更加美好,就像黑夜过后终将黎明。

  一阵风吹过,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在床上一直想,想到会有新的使命内心就充满了信心。想到这里,窗外的雄鸡,拍了拍翅膀,已高声啼唱起来了。

  被风吹过的夏天。

 



【有风吹过作文】当风吹过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夸夸我的好爸爸作文】夸夸我的爸爸作文10篇

我的爸爸 高中写人作文:我的爸爸 我有一个好爸爸,他是一个既幼稚又严肃的人,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可仍然带点孩子气。 现在,我每次回家,爸爸都会显得异常高兴,就像小孩子多分了

【萧声】萧声夜雨作文10篇

夜雨 窗外是无尽的雨,不停的下,淅淅沥沥淅淅。里面灯光还亮着,有点刺眼。耐不住雨越下越大,站在窗前寻思着。突然心里感到一丝悸动,牵起了我的思乡情。当几十年后你再次站到这个窗前,免不起回忆家乡,回忆童

【父亲的肩膀】父亲的肩膀作文10篇

肩膀 丰子恺先生有一幅漫画:一个行人,微弓着腰,担着沉甸甸的行囊,独自在山路上逶迤而行。“一肩担尽古今愁”,这是画的题目。 亘古以来,因人类的智慧、愚笨,愁便似喷发的火山熔岩,层层

【朋友作文600字初中】朋友作文10篇

朋友 是朋友,不是要经常的见面,因为我们相信,奠定在心中的不变。即使若干年以后,世界毁灭,我们的灵魂也会――留在美丽的史前。无需白鸽的榄枝,不要圣人的赞美。停驻在蓝天的角落,观察世事浮变。待天空沧桑

【父亲的肩膀】父亲的肩膀作文10篇

肩膀 丰子恺先生有一幅漫画:一个行人,微弓着腰,担着沉甸甸的行囊,独自在山路上逶迤而行。“一肩担尽古今愁”,这是画的题目。 亘古以来,因人类的智慧、愚笨,愁便似喷发的火山熔岩,

【萧声】萧声夜雨作文10篇

夜雨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小窗人倚处, 细雨透轻寒。 冷暖谁知我? 伤春入梦难。 贵三高三:熊国伦 夜雨 空灵灵的夜,传来淅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2821)

关键词: 有风吹过,有风吹,风吹过,风吹,吹过,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