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鹰的重生作文】重生作文10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重生之医门毒女38

  “秦福,你还有何话可说?”秦若阳表面上是一副温润儒雅的模样,他散发的温润气息如同三月阳光,而眼神却冷似前天寒冰如两支冰箭射在秦福身上。

  秦福是保不住了!

  安然完全不理会秦若阳,挪动了几步站到那棵桂花树下乘凉,仿佛不关她的事一般,抱着小狐狸独成一道风景,丝毫不受秦若阳和秦福的影响。

  “大少爷饶命,大少爷饶命!”

  秦福跪在地上直磕头,祈求秦若阳能饶他一命。他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受了那顾妈妈挑唆,想着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既可以赚的白花花的银子,还能换一个如花似玉的妻子,何乐而不为?

  只是他实在低估了安然的本事,也没料到秦若阳会带着御医出现,否则,这件事安排的天衣无缝,哪里会生出这等事端?

  那“相思愁”还是他想了好久才用非常手段得到的,那些砒霜鹤顶红毒性太猛,还没陷害到安然,紫红便死了,这根本行不通。而“相思愁”就不一样了,算着时间服下,既能除掉紫红,还能陷害安然,的确是好药!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还不从实招来!”

  秦若阳依旧风度翩翩,额上渗出一层薄薄的细汗,高大的身影被骄阳拉的很长,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瞥了安然一眼,掷地有声的喝道。

  而安然自始至终都没瞧过他一眼!

  “是,老奴招!”

  秦福浑身一颤,结结巴巴道:“是丞相府的顾妈妈,她是丞相夫人身边的老嬷嬷,因为紫红是她的外甥女,昨个儿托紫红找我,给了我一千两银票,让我去请安姑娘来给夫人看诊,顺便找机会搓搓安姑娘的锐气,给她点儿教训!”

  “哼,挫锐气?怕是要我命吧!”安然冷哼了一声,厉喝道。

  这冷依云实在是太恶毒了,连同她身边的恶婆子顾妈妈,心肠都歹毒的很。她现在真后悔那一年买下了那恶婆子,却让冷依云用她的钱养了一条白眼狼!

  不等安然再开口,秦福又接着道:“丞相夫人说了,二公子的腿不能白白的被姑娘给打断而不付出点代价,陆丞相能咽下这口气,她咽不下。所以,这仇无论如何也要报,才让顾妈妈来找老奴的。大少爷,这一切都不是老奴的主意,与老奴没有干系啊,求大少爷饶老奴一命吧,求大少爷饶老奴一命...”

  “哼!”安然看都不愿多看秦福一眼,只想早点离开这里,回去种她的药草去,“秦大公子,现在水落石出,证明我是被冤枉的,相信以秦府如今的威望和地位,绝对不会包庇自己的下人。告辞!”

  “姑娘请稍等!”秦若阳伸手拦住安然的去路,声音随和,与厉喝秦府的时候判若两人。

  “来人,将秦福关到柴房去,稍后请珍妃娘娘定夺!”

  “是!”

  秦若阳话落,立即有人从暗处出来将秦福给带了下去,一来一去,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

  “你们几个,自己去领二十大板!”

  “是,大少爷!”

  秦若阳刚准备开口问安然是否满意,便被一声性感低沉的声音打断:

  “若阳兄,不愧为大理寺卿!本王佩服佩服!”



重生之医门毒女35

  公然地被安然这样问穿,秦福这脸上也有几分的难堪:“你杀害秦府的丫鬟,显然人证物证俱在,休得狡辩!”

  “秦福,秦府上给了我帖子来问诊,要是我在这府上有什么差池,京兆尹和大理寺你要如何堵住悠悠之口?”安然叱问道。

  “大理寺?”秦福嗤笑了一声,“你不过就是一介草民,杀了你又如何?秦府如今倚仗珍妃娘娘如日中天,京兆尹和大理寺岂会为了你一个草民去查陛下的**妃?”

  秦福立即退后了几步,扬高了手,狠狠地落下,高声道:“放箭!”

  府上的护卫自然是听秦福的吩咐,纷纷挽弓,箭矢穿过空气的时候划出细微的声响,仿佛风的鸣叫一般,那肩头处沾染上的毒在阳光下越发的幽然,安然更加清楚,这箭上涂的毒就算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只怕也是一些烈性的毒药,求的让她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安然不得不称赞冷依云这一招借刀杀人的确是高明,若是她私下动手,只怕大家都会怀疑到陆家身上,陷陆家于不利的地步,但是秦府上来动手那就完全不一般了,到时候随便安插一个罪名,凭着珍妃娘娘如今的地位,皇上也不会多对她撇上那么一眼。

  箭雨纷纷而至,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有抹如同淡粉的云彩跃上了半空,那身影如同鬼魅,安然轻盈的落地,一手抱着小狐狸,另一手握着那十几只毒箭!

  安然刚想将手里的羽箭如数返还回去,却听见一声溪水般清透温润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姑娘,请高抬贵手!”

  安然顿住手里的动作,转身,冷漠疏离的眸子正好看见秦若阳带着淡淡的笑意向他们走来,他身穿一件墨色花素绫绸衫,腰间绑着一根苍蓝色丝带,一头飘逸的头发,有着一双蔚蓝色的星眸,身躯消瘦,当真是神采英拔貌似潘安。

  “见过大少爷!”

  秦福很快回神,心里虽然七上八下,还是带着众人给秦若阳行礼。

  “嗯!”

  秦若阳仍然是一副笑容浅浅的模样,温文尔雅的看着安然,“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

  安然只觉得这句话好笑,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刚才没看见他们想要了她的命吗?若是她不会武功,亦或是她的武功平平,那地上已经又多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谁又会可怜她?

  安然冷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箭随手对着秦福投去,秦福吓得双腿一软,十几只羽箭带着惊人的力量穿透他的衣衫,将他整个人都定在了木柱上。秦福成功的被吓尿了,空气中立即弥漫着一股*味!

  安然瞥了一眼面色殆尽的秦福,又看了一眼秦若阳,对着雪球道:“秦府不欢迎我们,也不劳秦大公子相送,我们这就走!”

  十几个大脑爷们儿吓得也是一哆嗦,若不是大少爷出现,他们很可能已经被穿肠破肚了。各个心有余悸,倒忘了奚落狼狈不堪的秦福。

  秦若阳深邃的眸子暗暗打量了安然一番,眼波几经流转,脸上的笑意更是明显,“姑娘,正巧我请了太医进府替家母问诊,请姑娘随行!”

  安然此时才随着秦若阳的视线望去,那站在远处的老太医已经一脸惧意了!

  “大少爷,你要替紫红做主啊!是这歹毒的丫头毒死了她!”秦福怎会让她就此安然离开?



重生之医门毒女34

  安然的脸色微沉,周身散发的冷气已经让秦福在大夏天的冷汗直冒,双眼时闪烁,不敢与安然对视。

  而安然此生最恨别人将她的两只小狐狸骂做畜生,因为她见过畜生都不如的人,这世间连畜生都担不起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对她的小狐狸指指点点?她们可是她的宝贝!

  秦福虽然刚才被吓得不轻,以为那狐狸咬到他了,谁知竟是虚惊一场,那小狐狸只不过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而已。而他看到安然那脸色一变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刚刚那一句话说的太过,想道歉,却是覆水难收。

  秦福看了安然,佯装咳嗽了几声,收敛了几分神情,又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地道:“老奴听过乡野村妇说这狐狸带毒,被咬上一口轻则瘫痪,重则丧命,所以刚才被小狐狸添了一下,一时有些畏惧。是老奴胆小,倒是让姑娘看了笑话来了,还请姑娘进来。”

  被秦福骂做乡野村妇,安然却不怒,冷眸瞥了他一眼,捋着雪球光洁的毛发,慢悠悠道:“本姑娘的狐狸,很挑食的,不是践人都咬的!”

  秦福又被她呛得老脸一红,心跳得厉害,却还是将安然迎了进去,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秦福的眼眸之中有着一闪而过的算计光芒,但是很快就敛了下来,虽然只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安然却看了个真切,果然有阴谋。

  秦福领着安然进了内宅,秦家新进为贵族,买了左右两家府邸,扩充秦府规模,各个庭院相对独立,风格迥异,虽然不如名门望族百年沉淀,但是,却别具风格!

  再加上珍妃娘娘得**,秦府上下处处都是雕梁画栋,在炎炎夏日,花园之中依旧是花团锦簇,缤纷开放,不远处有着一处九曲水塘,水塘之中遍植睡莲,眼下正是睡莲绽放的时节,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荷花香。圆圆的叶子贴着水面,叶中偶尔滚动着晶莹的水珠,映着阳光,流光溢彩。

  秦福忽然之间停了下来,对着安然道:“姑娘还请在这里等候一下,容我先去禀告一声珍妃娘娘,再来带姑娘问诊。”

  秦福说的也算是一番道理,安然挑不出半点的错处,但她心中却是隐约有些感觉有什么要发生似的,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对秦福点了点头!

  秦福步履如常地离开,留下安然一人留在这大花园之中,整个府上静悄悄的,安然越来越觉得奇怪,秦府上众多子嗣,估计丫鬟婆子小厮都不少,半盏茶的功夫过去,竟然没见着一个下人!

  估摸约一盏茶之后一个婢女走过了过来,她的手上拿着一个托盘,上头端着一盏茶,在看到安然的时候,她整个人倒在地上,霍地发出了一声惊人的惨叫之声,然后面色发黑,口吐白沫,在地上咽了气!

  “来人啊,杀人了!”秦福急匆匆的靠近,大喊了一声。

  安然看了一眼已经死掉的婢女,抬头看着秦福,暗自握紧了拳头,她听到四面有攒动的脚步之声,很快地,四周出现十几个手拿弓箭的护卫,那弓箭上音乐泛着蓝,很明显已经是淬了毒的。

  这婢女刚倒地,秦福就恰巧碰到了,他随便吼了一嗓子,弓箭手就全部都就位了...这说明了什么?他们根本就是有备而来的,甚至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样的一个陷阱在等着她的到来。

  安然冷哼了一声,仍然淡淡道:“这丞相夫人给了你多少好处啊?”



重生之医门毒女32

  翌日一早,在那些个工匠来安然居修葺大门的时候,安然居收到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帖子,晚霞掂量了一下,无法拿定主意,只好拿了帖子进了后院。

  在后院之中,安然正在倒腾院子里的花草,她的院子绝对不会种一棵没有价值的植物。喜儿站在一旁看傻了眼,这位小姐好生能干!

  喜儿想代替安然的,无奈安然嫌她“笨手笨脚”的,只得站到一旁守着两只可爱的小家伙。两只雪白色毛发的小狐狸兴奋的在泥地里打滚,白毛已经变成泥土色了,脏的不行。而安然却是任由她们嬉戏,埋头翻土!

  晚霞进来的时候瞧见就是安然在烈日之下拿着锄头在花园之中的模样,她上前了一步,将手上的帖子递给了安然:“小姐,秦家来的帖子,想让小姐您过府诊治秦夫人。”

  安然停下了动作,看着晚霞:“秦府?哪个秦府?”

  “当今最得**的嫔妃的娘家!”

  秦府,前几年新晋升的贵族秦家,当今皇上最喜爱的嫔妃珍妃娘娘的娘家人。珍妃闺名秦若曦,进宫不足半年便诊出怀有龙种,更是平安诞下一子,弦帝老来得子,龙颜大悦,亲赐珍字封秦氏为珍妃,喜爱有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珍妃娘娘的娘家人也瞬间容光焕发,买房置田,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安然将锄头交给一旁的喜儿,她的嘴角微微弯了一弯,“竟然一刻都不想让我安生,真是过河拆桥!不过倒是她的真性子,一刻都不能等!”

  安然知道依冷依云的性子不会吃那么大一个亏而隐忍不发,只是她没想会来的这么快。这昨个儿才把陆俊凡的腿给接上,今儿个就使坏,真是坏到骨子里了。她就真以为一劳永逸,可以安心的除掉她这个心头大患了?真是做梦!她说过,她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冷依云看她的每一眼,都带着恶毒,恨不得将她拆皮剥骨,这倒是像极了她斩草除根的行事作风,只是隐忍的功力和十五年前比起来,大大的退步了啊!

  也许在旁人眼中能够给当今最得**嫔妃的娘亲问诊那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但是在月城谁人不知,那秦夫人沉珂已久,自珍妃得势以来,一贯都是太医院的太医轮番诊治的,却一直不见好转,而且有越来越糟之势。太医院的太医们不知道被苛责了多少次,甚至还有太医为此被君鼎越贬出了宫。

  在百姓眼里,替秦夫人诊病那是一种荣耀。可是,安然却知道这事格外棘手,一点儿也不简单。若是诊治不好出了任何的差池,被赶出月城只是一件小事,重则还有可能会为此丧命。再者诊治好了秦夫人,虽然会获得秦家,尤其是珍妃娘娘的青睐,可那就打了那些个太医院老太医的脸。太医院的那些个御医又会是如何想她?怕是跟这动歪脑筋的人一个想法,巴不得她滚,甚至是死!

  她刚到月城两天而已,就算故意闹大陆俊凡踢断那小孩肠子的事,但也绝对不会大到连皇宫里的娘娘都知晓了。一想到这儿,安然剪水的眸子微微下沉,如今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重生之医门毒女30

  “小人见过厉王!”

  掌柜的一见来人,惊得立即从柜台里出来,带着一帮伙计,对着君莫离行了一礼,小心翼翼的然后站到一旁低头不语。

  这厉王好大手笔,竟然就这么将人参花给送出去了,不是说这花是用来...老掌柜紧张的瞥了厉王一眼,又赶紧低下!

  安然还未回头,光是见掌柜的像是遇见瘟神一样的动作表情,已经把“厉王”这人给拉进了恶人凶相名单当中。

  却不料一回神,入眼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身穿一件栗色玉锦外衫,腰间绑着一根墨色腰带,一头乌黑的头发,有着一双犹如古潭般的眸子,身形修长,当真是英姿勃勃**倜傥,正兴致勃勃的看着她!

  这厉王竟然如此年轻俊美?

  她不知,这厉王不是别人,而是弦月皇帝第七子君莫离,战场上的神话之一,精通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虽因身体原因在月城疗养,但深得皇上喜爱,是皇上的左膀右臂!

  他身边站了两个随从,五官清俊,身材笔直,腰间配着长剑,表情都是淡淡的,但是眉宇间时刻都透露着一股紧张感。

  安然不觉得好笑,光天化日之下,谁还有胆将他家爷给吃了不成?有时候太过小心,反而不太好!

  她的视线在二人身上停留了两秒,又回到君莫离身上,两道视线一道似火,一道似冰,无论怎么撞击,都砰不出火花!

  只是,这厉王虽然表现如常人,但是面色却微微泛白,眉宇间透着一股病态。安然阅人无数,这厉王应该患有疑难杂症,而且并不容易医治,她敢如此笃定,因为她信自己的眼睛!

  “你说的可是真话?莫不是欺负我个小丫头没见识?”安然淡漠的眸子透着三分审视,表情是一如既往的疏离,没有因君莫离高高在上的身份而屈服。

  “当然!”

  君莫离没有因为安然的无礼有丝毫不悦,反而微扯了一下嘴角,回答的相当肯定。这些天她的事迹恰巧被他碰见了,明明是个小姑娘却装的老神在在,实在不可爱。若是她都自称没见识,那这世上长见识的人就真不多了!

  可是他身边的随从烈火却不干了,皱着眉头,扬声道:“无礼的小丫头,口气还不小!王爷什么时候出尔反尔过?”

  倏地,安然如冷箭的眸子射出寒芒,带着一股不羁的气势看向烈火,道:“我是小丫头,那你又能奈我何?”

  “你...”

  “烈火,休得无礼!”君莫离不满的冷喝了一声,转向那掌柜的,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道:“桑掌柜,烦劳你将东西取出来罢!”

  “是,王爷!”

  桑掌柜如释大赦,拔腿就往楼上跑。这丫头莫不是疯了,竟然猖狂如斯,哎哟...千万别给他惹麻烦才是!

  而烈火心中却是不甘,怎么替王爷抱不平出口教训这个无礼的小丫头,倒是他的错了?

  安然见他是真心让药了,微微沉了沉眼皮在心中计较,她们第一次见,又没交情,这人如此慷慨赠药,到底有何居心?他的目的是什么,她不得不怀疑!



重生之医门毒女29

  安然进了一家名贵的药店,进门要的并不是伤风感冒治咳嗽的药,而是清冷的面容下嘴唇微启,动了动嘴唇,“人参花”三个字却让见多识广的掌柜一愣!

  掌柜已经年过五十,体态微胖,头发花白,脑门很宽,方形脸,高鼻梁,八字胡,一双小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安然。这姑娘也不过二八年华,容貌清秀,虽然衣着朴素,但是,看那冷然的气质,眉宇间透着一股疏离,加上她要的东西,这小姑娘绝对不容小觑!

  此时正值午时,店里几乎没什么客人,只有几个伙计忙着补药、算账,各自忙着各自的事,谁的注意力也没在他们身上。

  “姑娘,你要的东西小店仅有一朵,已经预售给他人,恐怕给不了你!”

  掌柜微微一笑,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声音透着一股岁月沉淀后的沧桑感,还隐隐有股委屈感参杂其中。

  人参通常指人参的根,被视为百药之王,是补品中的珍品。上至八十妇孺,下至三岁孩童,都知道人参的功效。然,却鲜有人知晓人参花的妙用。

  都道人参是补血益气的盛品,而人参花中的含量却是人参根中的五倍,甚至更高。由于采摘人参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百年人参实属罕见,这人参花更成了有价无市的珍品。

  千百年来,知道人参花功效而敢于冒险采摘的人已经去了,后代知晓的人就越来越少。济世堂是月城最大的药铺,药品最为齐全,他这店仅此一朵,被誉为镇店之宝,若不是那人财势在月城都是首屈一指,他可舍不得割爱!

  安然觉得好笑,声音清冷却带着一股强烈的淡然道:“既然是预售,那就是东西还在店里了?我出双倍的价钱买你的人参花!”

  双倍?展柜的又是一愣,一株已经天价,这小丫头竟然出双倍,可是...他叹了一口气,就算把整个国库给他,这买卖也做不成了!

  “姑娘,请回吧,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不过今天客人就会来取走,你可以去他府上拜访一番,说不定他会忍痛割爱!”

  话虽是如此,他岂会不知这人参花的贵重?普天之下也未必有几朵!

  而安然却不打算罢手,若不是她未曾想到女儿还活着,她又岂会在这里买一朵百年的人参花?她手上的好东西,都是上百年的!

  而她今日也不得不拿到人参花,否则,心儿体内隐藏的毒会因缺乏药引,十天后必死无疑!

  若不是是她看到她手腕处的红线已经慢慢的往上爬,她也只是做出了寻常大夫的结论,染了风寒。而她真正的病因却是罕见的“血引毒”,一旦毒素侵蚀心脏,就算大罗神仙在世,也回天乏术!

  “三倍价钱,外加我回赠你一株两百年的人参!怎么样?”

  安然的话冷静却又咄咄逼人,天大的you惑让掌柜心痛的滴血,祖宗不要再说了,不要再继续说了!

  “姑娘,人参花本王送给你!”

  正当老掌柜为难之际,一道低沉充满磁性,却又觉得清凉的声音响起,让燥热的空气都凉了几分!



重生之医门毒女20

  20章抉择

  本来陆安荣去看那孩子,只是为了证明安然大题小做而已,却没想到那孩子伤的那么严重,恰巧桑大夫来替他换药,他才看清了那医药布条下是怎么一番景象,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陆安荣一回府看到陆俊凡瞬间火冒三丈,真是气死他了。在外面受了那小践人一肚子气,还要在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他哪里还是弦月国的丞相,他只是一个教子无方的失败父亲。

  “还有你,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教育的好啊,给我长面子啊!今儿我一路上被多少人指指点点,被多少月城百姓嘲笑,又听了多少关于你儿子的‘丰功伟绩’你知不知道?他这是把陆家祖宗的面子都丢了个干干净净,慈母多败儿,全都是你**出来的!”

  陆安荣骂完陆俊凡,胸中的那口恶气还没舒坦,转过身,侧过脸又指着冷氏的鼻子骂!

  “这事儿若是解决的好也就罢了,可是你问问你的宝贝儿子都干了什么事儿?啊?解决不好,传到万岁耳中,我这月城的丞相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怎么辅助万岁治理天下?怎么服众?你们告诉我,啊?”

  “皇上一个不高兴了,我那丞相的位置还要不要了?陆家的脸还要不要?不争气的东西!”

  “老爷...”

  冷氏又唤了一声,眼白布满了血丝,为儿子的事儿忧心过度,鬓发处竟然冒出了一根儿白发。这么多年过去了,陆安荣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重话,而今那丫头才刚搅得陆家不得安宁,他就吼了她两次,她心里面难受的紧。

  “老爷,凡儿怎么办?”

  “自作自受,我陆安荣当没生过这个不孝子!”

  “对了,若是想要他那双腿,那丫头说跪着去求得原谅,她就替他治!想不想要他的腿,自己看着办!”

  陆安荣看着冷氏不吵不怒,梨花带雨的模样,心里又是不忍,最后留下一句话,拂袖离开。真是气死他了!

  “娘!”

  陆俊凡心里委屈啊,被安然打断了双腿,还得跪着去求得原谅,心下更是窝火。况且现在陆安荣的态度摆明了不再替自己出气,那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娘亲身上了。

  “娘,那小践人爬到咱家头上来了啊,爹不给儿子做主,娘你也不给儿子做主吗?儿子疼啊...”

  陆俊凡趁陆安荣离开,大肆的对冷氏使用苦肉计,冷氏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恨恨的看着陆安荣离去的方向,又抱着儿子安慰!

  “凡儿莫担心,安然那小践人,娘亲一定不会让你白白吃了这么一个亏,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你放心好了!”

  冷氏在心中狠狠的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安然那个小践人,绝对不会!

  “吱嘎”一声,丞相府的大门再次打开,冷氏走在前面,冷喝了一声:“你个不孝子,真真儿的丢了陆家列宗列宗的脸,让你赔不是竟然做出如此混账的行为,实乃让我陆家蒙羞。现在跪着去向那孩子认错,否则,陆的大门永远也别想再进!”

  陆俊凡被两个小厮架着,然后无情的被抛在了大门口。他向冷氏磕了一个头,对着百姓又是一拜,喊着我错了,才朝着酒楼跪行而去。



重生之医门毒女19

  19章出气(三)

  “你个丫头片子嘴皮太过厉害,老夫说不过你!老夫会请京兆尹调查此事的!”陆安荣猛然对上安然的眼睛,她的眼睛却染上了一层恨意,让他茹毛刺骨,浑身都难受!

  “那就再好不过了!陆丞相,在你去请京兆尹的之前,把破坏我大门的银子赔上!否则,我必定比你先一步去京兆尹衙门告你一状!”

  “陆丞相,看在我们如此有缘的份上,我再卖你一个面子,让你家高贵的二公子跪着去求得那孩子原谅,本姑娘就把他治好,怎么样?这可比你千山万水去寻找神医有保障多了!”

  安然突然间来了兴趣,眼神冰冷,却面带笑意,闲适的替雪球捋毛,声音却带着淡淡的嘲讽。

  陆安荣心头所想被安然直截了当的指出,气的额头的青筋直冒,双拳紧握,这该死的丫头,狠狠的刮了安然一眼,愤愤地扔下一锭银子,带着家丁离去!

  安然看了看地上的银子,分量倒是不少,不仅对陆安荣“刮目相看”!果然是老鼠生儿对打洞啊,连赔钱的方式都一模一样!她墨黑的瞳孔微微收敛,嘴角泛起一股冷意,抬起一脚就将银子踢出了大门!

  大门口的乞丐可乐开了花,捡起银子一溜烟儿的跑了!

  一路上陆安荣总觉得安然很邪门儿,安然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有意无意好像都是针对着丞相府,难道...

  一行人快走到丞相府的时候,陆安荣突然顿住了脚步,看了看街上渐渐增多的行人,问道:“那妇人住哪儿?”

  “回老爷,住在东街那边的一家酒楼里!”

  “走,去看看!”

  “娘,我疼,疼啊...娘...”陆俊凡躺在**上龇牙咧嘴,疼的死去活来,不停的叫着冷氏。

  冷氏虽是**未眠,但是今儿一大早陆安荣就带人去教训安然那践人去了,瞬间睡意全无,眉宇间虽有些憔悴,但心情倒是好的很!

  “凡儿放心,你爹已经替你收拾那小践人去了,别怕!昨ri你爹也说派人去寻神医,只要寻到了,你的腿就无碍了!娘不会让你有事的!”

  冷氏从顾妈妈手上接过燕窝粥,放在嘴边吹了吹,才一勺一勺的喂给陆俊凡吃!

  一听爹爹去替他收拾安然去了,陆俊凡心里舒畅不少,好像自己的腿都没那么疼了!一想到安然被爹打,也许是断双腿,或是打断双腿丢掉军营去,他眉眼都在笑,整个人看上去狰狞的很!

  “爹!”又吃了一口粥,发现陆安荣从外面回来,陆俊凡难得大老远的就招呼陆安荣!要换做以前,早避开开溜了!

  冷氏一听陆安荣回来了,脸上一喜,立即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碗递给顾妈妈,看着他进门,唤了声:“老爷!”

  “爹!”陆俊凡又唤了一声,激动的不得了,双手撑在**沿上,大有听完陆安荣的好消息,可以生腿自己站起来的之势!

  “不要叫我爹,我没你这样的儿子!”陆安荣黑着一张脸,跨进门槛对着陆俊凡就是一吼!毫不在意冷氏那张花容月貌的脸,对着陆俊凡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重生之医门毒女18

  18章出气(二)

  “我?小女子跟仆人还在休憩!不知道陆丞相,这天才见亮来我安然居作甚?不可能是散步吧,那就是抢劫?还是劫财还是劫色?”安然步步紧逼,那双黝黑的眸子惊的陆安荣频频后退,冷氏说的没错,她的眼睛,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少东扯西扯的!本相来此,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去蹲大牢,要么治好我儿子的腿,然后滚出月城!你选一个吧!”

  陆安荣在朝堂上多年,被安然喝住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很快他就回了心神,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看着安然问道!

  选择?陆安荣,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蹲大牢?相爷我没听错吧,给我个理由听听!”安然宛然一笑,倾国倾城,声音却像从寒冰中捞上来的一般,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本相为民除害,这理由够了吧?”他阅人无数,想不到这样一个黄毛丫头却让他猜不透,看不穿!

  “为民除害?陆丞相怕是岁数大了,得了健忘症了!小女子医术拙计,但是治你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除害嘛,小女子昨日替月城除了一害,怎不见陆丞相替朝廷褒奖一番呢?难道,这陆家公子犯了王法,仗着老子是丞相就可以逍遥法外?”安然收住笑意,脸上瞬间平静如水,眼眸深邃的像一口深潭,让人捉摸不透!

  “犬子犯错在先,可老夫已经让他请了桑大夫一同去赔礼道歉,替伤者诊治,你为何还要打断他的腿?”

  他趁昨晚的时间,已经派人将安然调查了一遍,三天前购置了安然居,昨日刚到达月城,随行的有一名丫鬟,一名花甲年纪的徒弟,名字叫安然,来自哪里,身世背景,完全不详!

  调查的不清楚,怪也怪陆安荣认定安然是弦月的人!虽然叫安然,谁知道她是不是姓安,更何况,夜月安家离月城有几个月的路程,一个刚及笄的姑娘是不可能奔波那么远的!所以,他自己就把安家给排除在外了!

  “陆丞相,你可莫要说笑了,陆少爷的道歉方式,可谓别出心裁,让小女子不得不刮目相看!既然不想道歉,也没有诚意道歉,何必要走那一遭?难道就是为了做给街上的百姓看看你陆家还是门风严谨的?若是这样,那还是算了吧,既侮辱自己,又侮辱他人!打断他的腿,只是小小惩戒罢了!”

  安然表面平静,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上一世爱了十年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虽然岁月不饶人,但他却更成熟,更稳重,要让她一时间能平和的面对,实属不易!

  可是,十年的枕边人呵,竟然利用自己,日日花言巧语,助其平步青云,却害的自己命丧黄泉。同样是他的儿子,当年她那可爱又可怜的孩子被剥皮拆骨时,他亦没有半分同情和不忍,现在为了一个畜生就上门问罪,这差别竟是这般大,真是天大的笑话!

  陆安荣隐隐觉得不对劲儿,安然好像话里有话,难道哪个环节出了错不成?



重生之医门毒女17

  17章出气

  一切如安然所料,第二天一大早,陆安荣就上门问罪来了!随行的还有几个身材魁梧的家丁,个个牛高马大,地盘稳,一看就是练家子!他这是准备动上手了?

  陆安荣昨夜听着陆俊凡因疼痛申银了一宿,心情烦躁不已,派人向皇上告了假,这天还没亮就起了**,洗漱完毕,风风火火的就带着下人上门了!

  “安然,给本相滚出来!”

  陆安荣砰砰嘭的敲着安然居的大门,声音带着一股怒气,像是刚吃下了一顿火药桶似得。

  “天色尚早,我家小姐还歇息着,陆丞相还是晚些时候再来吧!”

  晚些时候?这是见不得人了,还是不敢见人了?

  “废话少说,赶紧让安然那丫头滚出来!否则,本相撞门了!”陆安荣胸腔中的怒火被点燃,然起大火,一发不可收拾。他儿子疼的死去活来,折腾了一晚上,她竟然还在睡觉,这让他这个为人父的人怎么想?

  他之所以这么大声,一是隔壁两家一家没人,另一家只住着一个老太爷,几个下人;二是天刚蒙蒙亮,这条街不会有人经过!他这幅模样自然不怕被人知道他是弦月的陆丞相!

  听着曾经熟悉的声音,安然悠悠的睁开眼睛,眸子安静的如同一汪池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里却是即将面对仇人的激动,陆安荣,你终于来了!

  晚霞早就候在了门外,抱着小狐狸雪绒站在一隅,等候着安然的吩咐!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安然简单的梳了个发髻,随意的搭在脑后,一身白衣如同下凡的仙女,清新脱俗,美得不可方言!

  “小姐,我和岳爷爷去处理吧,你再睡会儿!”晚霞见她出来,立即迎上行礼,低低的唤了一声,她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小姐,不食人间烟火,眼中越流露着一股恨意!

  “不用了,走吧,老狗来替小狗要公道来了!”安然抚着怀里的雪球,声音冷然,嘴角那抹冷笑,一直没有散去!

  “是!”

  主仆二人抱着两只狐狸到门口时,安岳已经就位了!对着安然行了一礼,正准备去开门,安然居的大门竟然轰然倒地,激起一阵灰尘!

  陆安荣,岁数越大,脾气倒是见长啊!

  “安然,你为何打断我儿子的腿?今天本相就教你什么叫王法!”

  安然被安岳挡住,陆安荣进来只看到了安岳和晚霞,自然而然的将紫衣的晚霞当成了安然,对着她就是一吼!

  晚霞冷然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仍然捂着怀里的雪绒,眼里却是无尽的厌恶!这陆家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讨厌?

  “王法?丞相大人的王法就是强闯民宅?还连带毁坏他人财物?”安然冷笑了一声,抱着狐狸从安岳背后走出,睥睨天下的气魄,震得陆安荣迟迟没回过神!

  “你...”陆安荣被呛得无语反驳,想想刚才,他的确属于强闯民宅!

  而在陆安荣心中,这叫安然的女子行为嚣张,刚到月城就弄得满城风雨,陆家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手段毒辣,此等祸害不除,实乃月城百姓之不幸,他要替天行道!



【鹰的重生作文】重生作文10篇:的相关文章
【遗失的美好】遗失的美好作文10篇

遗失的美好 高二作文:遗失的美好沿着小路慢行,伴着微风的吹拂,脸颊上不禁滑落几滴泪珠,想起了那许久的承诺和遗失的美好。曾经的风采。看那横跨天边的五彩桥,承载着心灵的慰藉.望那悬挂山脊的摇篮,荡动着友谊的永

【寻找春天作文】寻找LOVE作文10篇

圣诞节的“LOVE”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曦子?你怎么不走?今天是圣诞节哦!”柳西云惊讶地看着我,“你和向晚疏又怎么了?” 我当她的话是耳边风,&ld

【寻找春天作文】寻找LOVE作文10篇

圣诞节 圣诞节是基督教世界最大的节日。4世纪初,1月6日是罗马帝国东部各教会纪念耶稣降生和受洗的双重节日、称为“主显节”(亦称“显现节”)即上帝通过耶稣向世人显示自己。当时

【人生作文800字】人生作文10篇

笑对人生 当人生处于辉煌时期,我们常常赞美人世间的美好。然而,当我们遭受困境,陷入低谷时,又该如何呢? 我看过一本书,名子叫《画天——子尤的世界》。本书简述了一个16岁男孩的一生

【国庆大典】国庆大典作文10篇

国庆 64年巨变,64年征程,64年光辉历程。64年,铸就一个民族千百年的梦想!应该说我是幸运的。我生而逢时,沐浴着改革开放的和煦阳光,一帆风顺地成长,我未曾目睹中国艰难困苦的日子,但是我亲见中国蒸蒸日上的

【心愿作文600字】心愿作文10篇

新年心愿 在这新的一年里,把一切归零,重新开始,重新努力,争取更大的进步。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心愿,各种各样的心愿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实现,但实现的过程也需要付出努力,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新年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2222.5)

关键词: 重生,10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