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义马常村煤矿】观义马常村煤矿后有感作文6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疯子村

这些人脑袋是不是都出了问题,真是一塌糊涂啊!

李俊是刚调来这里做一村之长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岂料到酒楼吃顿饭,刚想坐下,就被人推了一把。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衫的男人。

“大胆奴才,胆敢坐朕的御座,不知死字怎写吗。”真是莫名奇妙,没有五花大门的恭迎,还恶劣地遇上这个疯子,活佛都有火啊。

李俊愤怒地推上了衣袖,打算要跟他不饶不依一番。才刚要跨出右脚,就被几个人撞了一下,不耐得嘴角严重地抽搐着。“皇上,原来你跑到这来啦!”“小贵子,听命!”“喳。”“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我的龙椅你也配坐吗。”

该死,一个疯子竟然敢对他堂堂的村长指手画脚。难道在拍戏,那摄像头呢,导演呢?还来不及疑惑,就一阵天翻地覆,两脚一轻。“你们想造反吗,我是你们的村长,放我下来。”“哼!哪管你是天皇老子,得罪皇上就不行。”于是几个人手脚并用地把他举起扔出了酒楼。岂有此理。

阳光普照,雨露均沾,蝉鸣回响在天空的上方。真好,今天还真是个适合出外巡查民情的日子。

“哇,今天的水果看起来很鲜美啊,真让人垂涎三尺。”又是上次那个疯子,真是出门不利。“哈哈,难得皇上喜欢我的水果,真是小的荣幸至极啊!”

“我这里也有一些猪肉免费给皇上尝尝,请皇上笑纳。”

“皇上,这些虾兵蟹将都折服在你的石榴裤下,请皇上亲自处理吧!”

他们全都是疯子吧。看着四面八方的村民都为这个疯子送吃的,却无视他这个英俊潇洒的村长,原本今天他还幻想着大家都会赞扬他的奉公职守,追捧着他的体恤民情。结果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个疯子抢尽了。他就快要被逼疯了,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这个该死的疯子。

嘿。李俊美滋滋的看着手中那个雕刻着精美图案的紫砂壶,明眼人一碰就知道它是个上品。前一个钟头,他就是用存折上的两万元到拍卖市场上秒杀回来的。只要这个紫砂壶一到未来岳父的手中,呵呵,还怕他不答应把小洁嫁给自己吗?

“这个壶是要进贡给朕的,好了,我正缺了个盛水的。”手上一轻,唤醒了他的春秋大梦。“疯子,快把壶还给朕,不,还给我,真被你搞疯了。”李俊就像盯着上帝一样盯着他,眼都不敢眨了,心也随着他手的弧度开始一上一下,忐忑不安。

“不给。”很快他们就厮打一团。“你给我小心点,摔坏了,你赔不...”“啪!“李俊的话语戛然而止,惊吓得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鸵鸟蛋了,全身就如灵魂出窍的定格了。

“哎,都不好玩的,一扔就破了,都叫你不要跟朕抢了。”看着疯子还不痛不痒地说着风凉话,他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次不把这疯子逮住他就不姓李,该跟他姓。

“我饶不了你,我要你赔钱,再去蹲监牢,蹲到老。”“好啊,好啊,那里有好玩的和好吃的吗?”你,你...

四周的村民闻讯赶来。“村长,不可以啊,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皇上他身无分文,你就放过他,最多钱我帮他赔。”“李大婶,你家里这么穷,还是我来赔吧!”“村长,我孤身寡人的,我代替皇上坐牢吧,你千万不要为难皇上啊!我们求你了。”

他压抑地双手抱着头,他再一次证实了他的猜想是没错的,他们整个村的人除了自己都是疯子,不然他就是听错了。还有就是...

他胆怯地问李大婶;“你们为什么对他那样的恭维,他的背景很硬,有人在他的背后撑着?”李大婶沮丧地摇了摇头。“难道他家很有钱,你们都让他三分?”这是仅有的可能了,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对疯子超过了普通的关爱,甚至为他赔钱坐牢都在所不惜,那不是一笔少钱啊!那不是仅仅关在只有十五天的拘留所啊。

旁边的赵婆婆叹息了一声,跨出了一步。娓娓道来;“村长,让我告诉你真相吧,他无权亦无势,连住的也只是一间残旧的黄土平房罢了。”

皇上原本是叫恭凡,人如其名,他本来是一个平凡的送水员,普遍得可能把他放进茫茫人海中,怕是一个转身就能永远都找不到了吧。直到那一次他像往常一样送水到村上的小学里,突然地震发生了,唯一被困的那个班上的孩子面对周围倒塌的墙面,被掉下来的硬物堵塞了的门口都被吓呆了,抱成一团不敢动弹。恭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不顾生命的安危的,徒手挖开那些该死的阻碍物。记得事后包扎的时候,他的手都被硬物刮伤了,露出白森森的骨节,沾着艳红的血还混着泥沙,别人看了,也不禁的颤栗不止,为他心痛得泪如雨下。他就是那样背一个,抱一个、拖一个,把全班二十几个孩子,一个不漏的救了出来。然而就在最后一趟,余震不留情面的发生了,在那千钧一发,他为了保全孩子,就像泼了性命的老母鸡,张开双手紧紧地把孩子护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而他却被一块大石砸伤了脑袋,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那些孩子里面当然也有我们的子女,所以你错了,我们对他不是恭维,而是自内心的爱戴与敬佩。

听着这段刻骨铭心的故事,仿佛当年的情景历史再次重演的历历在目,心脏那处被绞紧的抽搐感一波波袭来。

“朕饿了,名叫村长的奴才快去帮朕买饭,朕重重有赏。”“你,你...”在村民的眼里,李俊凶恶地指着恭凡,气得连话都不能说得连贯了。“村长,息怒啊”。大家紧张兮兮的,就怕李俊一个冲动,真的伤害了他们的恩人。

谁料到李俊的态度来了个十八大转弯,七尺男儿摆出了个兰花指,嘻嘻一笑。“是,皇上,奴才遵旨。”这一举动让善良的村民们大跌眼镜,瞳孔放大,嘴巴张得就快要脱臼了。

大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约而同地欢呼“村长万岁。”



疯子村

 这些人脑袋是不是都出了问题,真是一塌糊涂啊!

  李俊是刚调来这里做一村之长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岂料到酒楼吃顿饭,刚想坐下,就被人推了一把。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衫的男人。

  “大胆奴才,胆敢坐朕的御座,不知死字怎写吗。”真是莫名奇妙,没有五花大门的恭迎,还恶劣地遇上这个疯子,活佛都有火啊。

  李俊愤怒地推上了衣袖,打算要跟他不饶不依一番。才刚要跨出右脚,就被几个人撞了一下,不耐得嘴角严重地抽搐着。“皇上,原来你跑到这来啦!”“小贵子,听命!”“喳。”“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我的龙椅你也配坐吗。”

  该死,一个疯子竟然敢对他堂堂的村长指手画脚。难道在拍戏,那摄像头呢,导演呢?还来不及疑惑,就一阵天翻地覆,两脚一轻。“你们想造反吗,我是你们的村长,放我下来。”“哼!哪管你是天皇老子,得罪皇上就不行。”于是几个人手脚并用地把他举起扔出了酒楼。岂有此理。

  阳光普照,雨露均沾,蝉鸣回响在天空的上方。真好,今天还真是个适合出外巡查民情的日子。

  “哇,今天的水果看起来很鲜美啊,真让人垂涎三尺。”又是上次那个疯子,真是出门不利。“哈哈,难得皇上喜欢我的水果,真是小的荣幸至极啊!”

  “我这里也有一些猪肉免费给皇上尝尝,请皇上笑纳。”

  “皇上,这些虾兵蟹将都折服在你的石榴裤下,请皇上亲自处理吧!”

  他们全都是疯子吧。看着四面八方的村民都为这个疯子送吃的,却无视他这个英俊潇洒的村长,原本今天他还幻想着大家都会赞扬他的奉公职守,追捧着他的体恤民情。结果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个疯子抢尽了。他就快要被逼疯了,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这个该死的疯子。

  嘿。李俊美滋滋的看着手中那个雕刻着精美图案的紫砂壶,明眼人一碰就知道它是个上品。前一个钟头,他就是用存折上的两万元到拍卖市场上秒杀回来的。只要这个紫砂壶一到未来岳父的手中,呵呵,还怕他不答应把小洁嫁给自己吗?

  “这个壶是要进贡给朕的,好了,我正缺了个盛水的。”手上一轻,唤醒了他的春秋大梦。“疯子,快把壶还给朕,不,还给我,真被你搞疯了。”李俊就像盯着上帝一样盯着他,眼都不敢眨了,心也随着他手的弧度开始一上一下,忐忑不安。

  “不给。”很快他们就厮打一团。“你给我小心点,摔坏了,你赔不...”“啪!“李俊的话语戛然而止,惊吓得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鸵鸟蛋了,全身就如灵魂出窍的定格了。

  “哎,都不好玩的,一扔就破了,都叫你不要跟朕抢了。”看着疯子还不痛不痒地说着风凉话,他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次不把这疯子逮住他就不姓李,该跟他姓。

  “我饶不了你,我要你赔钱,再去蹲监牢,蹲到老。”“好啊,好啊,那里有好玩的和好吃的吗?”你,你...

  四周的村民闻讯赶来。“村长,不可以啊,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皇上他身无分文,你就放过他,最多钱我帮他赔。”“李大婶,你家里这么穷,还是我来赔吧!”“村长,我孤身寡人的,我代替皇上坐牢吧,你千万不要为难皇上啊!我们求你了。”

  他压抑地双手抱着头,他再一次证实了他的猜想是没错的,他们整个村的人除了自己都是疯子,不然他就是听错了。还有就是...

  他胆怯地问李大婶;“你们为什么对他那样的恭维,他的背景很硬,有人在他的背后撑着?”李大婶沮丧地摇了摇头。“难道他家很有钱,你们都让他三分?”这是仅有的可能了,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对疯子超过了普通的关爱,甚至为他赔钱坐牢都在所不惜,那不是一笔少钱啊!那不是仅仅关在只有十五天的拘留所啊。

  旁边的赵婆婆叹息了一声,跨出了一步。娓娓道来;“村长,让我告诉你真相吧,他无权亦无势,连住的也只是一间残旧的黄土平房罢了。”

  皇上原本是叫恭凡,人如其名,他本来是一个平凡的送水员,普遍得可能把他放进茫茫人海中,怕是一个转身就能永远都找不到了吧。直到那一次他像往常一样送水到村上的小学里,突然地震发生了,唯一被困的那个班上的孩子面对周围倒塌的墙面,被掉下来的硬物堵塞了的门口都被吓呆了,抱成一团不敢动弹。恭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不顾生命的安危的,徒手挖开那些该死的阻碍物。记得事后包扎的时候,他的手都被硬物刮伤了,露出白森森的骨节,沾着艳红的血还混着泥沙,别人看了,也不禁的颤栗不止,为他心痛得泪如雨下。他就是那样背一个,抱一个、拖一个,把全班二十几个孩子,一个不漏的救了出来。然而就在最后一趟,余震不留情面的发生了,在那千钧一发,他为了保全孩子,就像泼了性命的老母鸡,张开双手紧紧地把孩子护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而他却被一块大石砸伤了脑袋,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那些孩子里面当然也有我们的子女,所以你错了,我们对他不是恭维,而是自内心的爱戴与敬佩。

  听着这段刻骨铭心的故事,仿佛当年的情景历史再次重演的历历在目,心脏那处被绞紧的抽搐感一波波袭来。

  “朕饿了,名叫村长的奴才快去帮朕买饭,朕重重有赏。”“你,你...”在村民的眼里,李俊凶恶地指着恭凡,气得连话都不能说得连贯了。“村长,息怒啊”。大家紧张兮兮的,就怕李俊一个冲动,真的伤害了他们的恩人。

  谁料到李俊的态度来了个十八大转弯,七尺男儿摆出了个兰花指,嘻嘻一笑。“是,皇上,奴才遵旨。”这一举动让善良的村民们大跌眼镜,瞳孔放大,嘴巴张得就快要脱臼了。

  大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约而同地欢呼“村长万岁。”



疯子村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些人脑袋是不是都出了问题,真是一塌糊涂啊!

  李俊是刚调来这里做一村之长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岂料到酒楼吃顿饭,刚想坐下,就被人推了一把。眼前就出现了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衫的男人。

  “大胆奴才,胆敢坐朕的御座,不知死字怎写吗。”真是莫名奇妙,没有五花大门的恭迎,还恶劣地遇上这个疯子,活佛都有火啊。

  李俊愤怒地推上了衣袖,打算要跟他不饶不依一番。才刚要跨出右脚,就被几个人撞了一下,不耐得嘴角严重地抽搐着。“皇上,原来你跑到这来啦!”“小贵子,听命!”“喳。”“把这个狗奴才拖出去,我的龙椅你也配坐吗。”

  该死,一个疯子竟然敢对他堂堂的村长指手画脚。难道在拍戏,那摄像头呢,导演呢?还来不及疑惑,就一阵天翻地覆,两脚一轻。“你们想造反吗,我是你们的村长,放我下来。”“哼!哪管你是天皇老子,得罪皇上就不行。”于是几个人手脚并用地把他举起扔出了酒楼。岂有此理。

  阳光普照,雨露均沾,蝉鸣回响在天空的上方。真好,今天还真是个适合出外巡查民情的日子。

  “哇,今天的水果看起来很鲜美啊,真让人垂涎三尺。”又是上次那个疯子,真是出门不利。“哈哈,难得皇上喜欢我的水果,真是小的荣幸至极啊!”

  “我这里也有一些猪肉免费给皇上尝尝,请皇上笑纳。”

  “皇上,这些虾兵蟹将都折服在你的石榴裤下,请皇上亲自处理吧!”

  他们全都是疯子吧。看着四面八方的村民都为这个疯子送吃的,却无视他这个英俊潇洒的村长,原本今天他还幻想着大家都会赞扬他的奉公职守,追捧着他的体恤民情。结果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个疯子抢尽了。他就快要被逼疯了,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这个该死的疯子。

  嘿。李俊美滋滋的看着手中那个雕刻着精美图案的紫砂壶,明眼人一碰就知道它是个上品。前一个钟头,他就是用存折上的两万元到拍卖市场上秒杀回来的。只要这个紫砂壶一到未来岳父的手中,呵呵,还怕他不答应把小洁嫁给自己吗?

  “这个壶是要进贡给朕的,好了,我正缺了个盛水的。”手上一轻,唤醒了他的春秋大梦。“疯子,快把壶还给朕,不,还给我,真被你搞疯了。”李俊就像盯着上帝一样盯着他,眼都不敢眨了,心也随着他手的弧度开始一上一下,忐忑不安。

  “不给。”很快他们就厮打一团。“你给我小心点,摔坏了,你赔不...”“啪!“李俊的话语戛然而止,惊吓得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鸵鸟蛋了,全身就如灵魂出窍的定格了。

  “哎,都不好玩的,一扔就破了,都叫你不要跟朕抢了。”看着疯子还不痛不痒地说着风凉话,他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这次不把这疯子逮住他就不姓李,该跟他姓。

  “我饶不了你,我要你赔钱,再去蹲监牢,蹲到老。”“好啊,好啊,那里有好玩的和好吃的吗?”你,你...

  四周的村民闻讯赶来。“村长,不可以啊,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皇上他身无分文,你就放过他,最多钱我帮他赔。”“李大婶,你家里这么穷,还是我来赔吧!”“村长,我孤身寡人的,我代替皇上坐牢吧,你千万不要为难皇上啊!我们求你了。”

  他压抑地双手抱着头,他再一次证实了他的猜想是没错的,他们整个村的人除了自己都是疯子,不然他就是听错了。还有就是...

  他胆怯地问李大婶;“你们为什么对他那样的恭维,他的背景很硬,有人在他的背后撑着?”李大婶沮丧地摇了摇头。“难道他家很有钱,你们都让他三分?”这是仅有的可能了,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对疯子超过了普通的关爱,甚至为他赔钱坐牢都在所不惜,那不是一笔少钱啊!那不是仅仅关在只有十五天的拘留所啊。

  旁边的赵婆婆叹息了一声,跨出了一步。娓娓道来;“村长,让我告诉你真相吧,他无权亦无势,连住的也只是一间残旧的黄土平房罢了。”

  皇上原本是叫恭凡,人如其名,他本来是一个平凡的送水员,普遍得可能把他放进茫茫人海中,怕是一个转身就能永远都找不到了吧。直到那一次他像往常一样送水到村上的小学里,突然地震发生了,唯一被困的那个班上的孩子面对周围倒塌的墙面,被掉下来的硬物堵塞了的门口都被吓呆了,抱成一团不敢动弹。恭凡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不顾生命的安危的,徒手挖开那些该死的阻碍物。记得事后包扎的时候,他的手都被硬物刮伤了,露出白森森的骨节,沾着艳红的血还混着泥沙,别人看了,也不禁的颤栗不止,为他心痛得泪如雨下。他就是那样背一个,抱一个、拖一个,把全班二十几个孩子,一个不漏的救了出来。然而就在最后一趟,余震不留情面的发生了,在那千钧一发,他为了保全孩子,就像泼了性命的老母鸡,张开双手紧紧地把孩子护在他温暖的怀抱里,而他却被一块大石砸伤了脑袋,变成现在这副样子。那些孩子里面当然也有我们的子女,所以你错了,我们对他不是恭维,而是自内心的爱戴与敬佩。

  听着这段刻骨铭心的故事,仿佛当年的情景历史再次重演的历历在目,心脏那处被绞紧的抽搐感一波波袭来。

  “朕饿了,名叫村长的奴才快去帮朕买饭,朕重重有赏。”“你,你...”在村民的眼里,李俊凶恶地指着恭凡,气得连话都不能说得连贯了。“村长,息怒啊”。大家紧张兮兮的,就怕李俊一个冲动,真的伤害了他们的恩人。

  谁料到李俊的态度来了个十八大转弯,七尺男儿摆出了个兰花指,嘻嘻一笑。“是,皇上,奴才遵旨。”这一举动让善良的村民们大跌眼镜,瞳孔放大,嘴巴张得就快要脱臼了。

  大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约而同地欢呼“村长万岁。”

 

    江门市新会区沙堆镇华侨中学高三:廖东明



疯子

  小时候,我弟弟问我什么是清明节。我一边玩着泥巴一边说:反清复明呗!弟弟又问我什么每年都要反清复明,我想了会,说:反复清明嘛!弟弟惊奇的说:哦!哥哥真厉害!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过过真正意义上的清明节。每到清明,身在广东的我们只是像平时的节日一样,多买点菜

  清明节和死人有关。这就是我对清明的最初认识。

  我曾经也对老祖宗们倍感佩服,充满崇高的敬意。因为曾经有连着两年的清明都下了雨,我看着日历上的雨景,又想到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便想,祖宗比我还厉害!当然,这些事我都不会和弟弟说。

  我时常想,为什么清明节总是会下雨呢?也许是祖宗们真的要比我们厉害,他们说的话比现在的天气预报可要准多了。

  清明节弊大于利。我敢这么说。

  首当其冲要说的便是污染问题。

  回到家乡后,我也亲身体会了两次“反清复明”的滋味,跟着叔伯他们“挂纸”。基本上每家都得挑一担子东西。一篮子里的是蜡烛、香、鞭炮。另一篮子里的就是煮好鸭子、煎好的鱼、香甜的酒……他们是污染与被污染的关系。

  每在一个坟前停一次,鞭炮声就爆发一次。在我爷爷那应该算得上的爆发的最高潮,一大卷一大卷的鞭炮放了好几卷,最后还要开“小灶”,特地放了几个彩雷王……

  我捂着耳朵对旁边挑着担子的堂弟说:轰天轰地的,爷爷在下面还怎么睡啊!他换了个肩膀,发牢骚似的的说:就是啊!我都快累死了!我想到去年我挑担时的心情,便在心里暗自庆幸。但又感到不好意思,便说:哎,你刚才好所什么?我耳朵里的耳屎都快震出来了。说罢,便转身走开。

  烧香和烧蜡烛本身就污染空气,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那些草草木木也并不是万火不侵。所以,每年的清明节都会有火烧祖坟的情景,搞不好就是由火烧祖坟升级为火烧群坟。那样,可就真的实行了全面“火化”啊!

  走走停停两三个小时后,边剩下最后一道程序——进攻村里的祠堂。我回头看看满头大汗的堂弟,又望着篮里的“食物”,最后发现两物的共同点——都被“糟蹋”了。原先出门时还金黄金黄的鸭子,现在早已蒙上一层“阴影”——一鸭子灰,和堂弟一样的灰头灰脸。但那鸭子的油似乎更多了,估计是和或人一样——被太阳烤出来的。还有那碗白饭,都黑白无常了。我皱了皱眉头,说:唉!那碗饭还怎么吃啊?堂弟不屑的说:酒和饭都给狗吃的,我们又不用吃!我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说:哦,那还好!走了一段路才突然想到——那狗只的都和咱祖宗平起平坐啦……

  再多呆一分钟,我准给自己过清明了。走进村里的祠堂后,我就这么想。

  祠堂是地狱般的仙境。因为我在里面的确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云雾缭绕”,同时,我也快被熏得窒息了。但到后来,竟然也慢慢适应了。

  我站在祠堂里,看着慢慢往外飘的“烟雾”,心里像是刚跑玩马拉松一样难受。

  突然,一声没有准备的鞭炮声把我吓一大跳,像是在黑暗中下楼梯时突然踩空了一样。我在心里暗骂:一路都没被吓着,没想到竟然死在终点线上了。

  回去的路上,我对堂弟说:真该把清明给废了!污染环境,又浪费钱!说白了就是变相的搞封建!他有点犹豫又附和着说:嗯,心里有老祖宗就行了!等下我不吃那鸭子了。我恍然大悟,说:不就是啊,叔伯他们可真行,这种节日也吃得下!

  (说句不吉利的话,要是我老爸那个什么了的话,我想起他,准哭死!清明会是令我伤心的日子。)

  我还年轻,所以我不糊涂,我坚信我的话是对的,我坚信年轻的一代会比老一辈更有为、更理智。说土一点,后代会比前一代更好!这是发展的必然!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各说各的,谁也别碍着谁,谁也别评论谁。

  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动物。其实我们都是一群疯子,一群神经病。

  疯子永远也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都认为别人才是疯子。其实没一个正常的。



疯子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你是傻子,”它的声音平静舒缓,“为什么非要,佯装癫狂。”——题记

  “有人吗?”疯子轻轻推开破旧的木门,那门不知在这里呆了多久,上面布满了虫子咬啮后的洞,像个颓废的吸毒者,就这么轻轻一推,仿佛就会结束他的生命。几缕阳光从屋顶的破洞照射到大理石地面上,光中飘着许多灰尘。老房子静静的,除了那声“吱呀”,它便不再理会这个陌生的旧客人了。疯子环顾着四周,老人最喜欢的楠木桌子上还放着老人常用的青花瓷茶杯,他想起上次来的时候,老人坐在摇椅上和他谈论生死,桌上的茶杯仿佛还冒着热气。一切都和昨天一样。这句话突然让他觉得寒冷,“停留的希望总是小于漂泊太多。”疯子说着叹了口气,他的脑海回放起多年前人们对他的崇拜和敬仰,再次叹息。摇椅温暖的色泽覆着昏暗,疯子看了一眼,转身想要离去。一只白色的猫背对着他坐在窗台上,像一个毛茸茸的小玩偶。疯子好奇地走到窗前,猫像是在欣赏风景,一动不动。疯子向窗外望去,窗子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泥点,根本没什么值得欣赏的景色。“喵”猫注意到疯子,叫了一声,用爪子挠了挠木制的窗框,“你是想让我打开窗户吗?”疯子睁大眼睛看着猫问道,猫却依旧看着窗外,耳朵偶尔抖动一下,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疯子露出嘲弄的微笑,他们说的对,他是个疯子,居然以为一只猫会和他说话。这时,猫慢慢地点了点头,还是没看疯子,但它的动作足以让疯子兴奋好一会儿。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现实对你的肯定,即使见证的人只是你自己。疯子没看见一只蝴蝶在屋角的蜘蛛网上挣扎,他又开始犹豫自己是否要打开窗户。好久,疯子终于下定决心相信自己。他推了推窗户,窗户没动:多用了一些力气,窗户还是没动;再多用一些力气,窗户像嘲笑他一样,纹丝不动。疯子生气地使出全身力气推窗户,“嘭”,窗户也生气了,把疯子推倒了。疯子坐在地上,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对,他们总是对的,我是个疯子,什么都做不成……”当疯子抬起头的时候,猫已经坐在了外面的窗台上,还是背对着他,神秘而严肃。疯子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走到猫身旁,坐在窗台上,他顺着猫的视线看到了远处的瀑布倾泻而下,溅起大朵的水花,小小的彩虹横跨在水面上,树叶在阳光像露出娇嫩的微笑,带着翠绿的欢乐,风踮着脚尖花朵上跳舞……“多美的景色!!”疯子的身体放松地向后倚,然后他摔进了屋子。显然,窗户的结构和他所想的截然不同。“你不是疯子,你是傻子。”它的声音平静舒缓,“为什么非要,佯装癫狂?”疯子猛然记起,这是老人的声音,“你用癫狂,掩饰自己的懦弱和忧虑。”猫注视着疯子,一只眼睛像深蓝的海水,深邃而没有波澜。疯子呆住了,不知是该害怕还是悲伤,“勇敢起来吧,我的孩子。你难道忘了那天我们谈论的生死吗?”猫说着,神情不再那么严肃,疯子摇了摇头,“我没忘。”猫露出微笑,说,“生与死,取决你对待生活的态度。你都懂,不是吗?。”疯子点了点头。“那么,相信你自己,活着吧,即使那和未来无关,也不必再铭记我是谁了。”猫已经消失了,它的声音还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相信你自己,即使那和未来无关。”疯子默念着站了起来,一只蝴蝶从他的头顶飞过。

 

    高二:王萧音



疯子

小时候,我弟弟问我什么是清明节。我一边玩着泥巴一边说:反清复明呗!弟弟又问我什么每年都要反清复明,我想了会,说:反复清明嘛!弟弟惊奇的说:哦!哥哥真厉害!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过过真正意义上的清明节。每到清明,身在广东的我们只是像平时的节日一样,多买点菜

清明节和死人有关。这就是我对清明的最初认识。

我曾经也对老祖宗们倍感佩服,充满崇高的敬意。因为曾经有连着两年的清明都下了雨,我看着日历上的雨景,又想到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便想,祖宗比我还厉害!当然,这些事我都不会和弟弟说。

我时常想,为什么清明节总是会下雨呢?也许是祖宗们真的要比我们厉害,他们说的话比现在的天气预报可要准多了。

清明节弊大于利。我敢这么说。

首当其冲要说的便是污染问题。

回到家乡后,我也亲身体会了两次“反清复明”的滋味,跟着叔伯他们“挂纸”。基本上每家都得挑一担子东西。一篮子里的是蜡烛、香、鞭炮。另一篮子里的就是煮好鸭子、煎好的鱼、香甜的酒……他们是污染与被污染的关系。

每在一个坟前停一次,鞭炮声就爆发一次。在我爷爷那应该算得上的爆发的最高潮,一大卷一大卷的鞭炮放了好几卷,最后还要开“小灶”,特地放了几个彩雷王……

我捂着耳朵对旁边挑着担子的堂弟说:轰天轰地的,爷爷在下面还怎么睡啊!他换了个肩膀,发牢骚似的的说:就是啊!我都快累死了!我想到去年我挑担时的心情,便在心里暗自庆幸。但又感到不好意思,便说:哎,你刚才好所什么?我耳朵里的耳屎都快震出来了。说罢,便转身走开。

烧香和烧蜡烛本身就污染空气,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那些草草木木也并不是万火不侵。所以,每年的清明节都会有火烧祖坟的情景,搞不好就是由火烧祖坟升级为火烧群坟。那样,可就真的实行了全面“火化”啊!

走走停停两三个小时后,边剩下最后一道程序——进攻村里的祠堂。我回头看看满头大汗的堂弟,又望着篮里的“食物”,最后发现两物的共同点——都被“糟蹋”了。原先出门时还金黄金黄的鸭子,现在早已蒙上一层“阴影”——一鸭子灰,和堂弟一样的灰头灰脸。但那鸭子的油似乎更多了,估计是和或人一样——被太阳烤出来的。还有那碗白饭,都黑白无常了。我皱了皱眉头,说:唉!那碗饭还怎么吃啊?堂弟不屑的说:酒和饭都给狗吃的,我们又不用吃!我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说:哦,那还好!走了一段路才突然想到——那狗只的都和咱祖宗平起平坐啦……

再多呆一分钟,我准给自己过清明了。走进村里的祠堂后,我就这么想。

祠堂是地狱般的仙境。因为我在里面的确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云雾缭绕”,同时,我也快被熏得窒息了。但到后来,竟然也慢慢适应了。

我站在祠堂里,看着慢慢往外飘的“烟雾”,心里像是刚跑玩马拉松一样难受。

突然,一声没有准备的鞭炮声把我吓一大跳,像是在黑暗中下楼梯时突然踩空了一样。我在心里暗骂:一路都没被吓着,没想到竟然死在终点线上了。

回去的路上,我对堂弟说:真该把清明给废了!污染环境,又浪费钱!说白了就是变相的搞封建!他有点犹豫又附和着说:嗯,心里有老祖宗就行了!等下我不吃那鸭子了。我恍然大悟,说:不就是啊,叔伯他们可真行,这种节日也吃得下!

(说句不吉利的话,要是我老爸那个什么了的话,我想起他,准哭死!清明会是令我伤心的日子。)

我还年轻,所以我不糊涂,我坚信我的话是对的,我坚信年轻的一代会比老一辈更有为、更理智。说土一点,后代会比前一代更好!这是发展的必然!

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各说各的,谁也别碍着谁,谁也别评论谁。

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动物。其实我们都是一群疯子,一群神经病。

疯子永远也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都认为别人才是疯子。其实没一个正常的。



【义马常村煤矿】观义马常村煤矿后有感作文6篇:的相关文章
【读什么有感作文】读《无法不对你残酷》有感作文2篇

你是无法企及的光 时间被某种情绪所敲碎,均匀的撒在身体里,转动关节,调整方向,都会有碎片拗进肌肉、血管。对每一秒时间碎片的捕捉,镜头下发黄的过去和锐利的未来,怀抱着倒计时一样的心态慢慢前行。记忆里湿

【观道德讲堂有感】观《道德讲堂》有感作文5篇

观《根》有感 看了《根》这个本书后,我陷入了沉思中。《根》是一部由黑人作家亚里克斯·哈里所写的寻根的故事。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根,它牵扯出的是无数黑人奴隶的血与泪,它是一部曲折离奇而又真实感人的黑色的家

【读鲁滨逊漂流记有感】读《鲁宾逊漂流记》有感作文10篇

读《变形记》有感 格里高尔的拼命工作并不是只为了钱,更重要是为了让家里人忘掉父亲事业崩溃使全家沦于绝望的灾难而承担起的责任。突如其来的“变身”,催毁了格里高尔那被工作

【读鲁滨逊漂流记有感】读《鲁宾逊漂流记》有感作文10篇

读《昆虫记》有感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昆虫记》这本书是着名作家法布尔穷尽大半生而写出的作品,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奇特的昆虫世界,讲述了各种昆虫的习性,样子和繁殖。 读完这本书后,我

【爱丽丝梦游仙境有感】观《爱丽丝梦游仙境》有感作文10篇

梦游 人是一种动物,他必须移动,以动态来表征他沸腾的生命。——张晓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开始不安分起来,总想离开这个熟悉到开始麻木的地方,一个人在天地间游荡。幻想八岁,也许是这个年龄吧。当别的

【爱丽丝梦游仙境有感】观《爱丽丝梦游仙境》有感作文1篇

梦游,回 独坐在案头,两眼呆滞。 听着久违的音乐。 听到什么,茫然; 思到什么,茫然; 悟到什么,茫然。 心中一片茫然,好像置身一个“无”的空间,无丝竹之乱耳,无案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11333.5)

关键词: 义马,马常,常村,煤矿,有感
编辑:特约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