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习视频 作文 高一学习方法 高二学习方法 高三学习方法 高一学习计划 高二学习计划 高三学习计划 初中视频 高中视频

【红蛇传】红蛇传作文2篇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今日点击:
推荐:高中视频同步辅导视频!
红蛇传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普天之下写鬼叙妖以蒲松龄第一,今孤妄借之名补聊斋一章,再续人鬼之恋,狐魅之情,篇名故为红蛇】明朝熹宗年间,江苏有一豪户,主人姓柳,家道殷实,席丰履厚。中年偶得一子,喜爱有加。小儿幼小聪明,久读诗书,待过几年已是一面色清秀的俊郎翘楚。左右亲邻唤之柳生。等到柳生若冠之年,参加乡试,县试,皆列榜首。这年,又逢朝廷三年一度的科举之期,遂与同乡举子赴京赶考。转而应完试,意图在京中待到放榜之日再图南归。这日几个学子借着春风凉爽兼则考后无事遂结伴同游千蛇山。千蛇山为白娘子的道场圣地,即在京都西南不远,山顶有一蛇仙观,供奉白娘子,是为当地百姓信仰之神。据说皆因当地百姓每遇灾难,夜晚就有白仙普度化解灾难,是以当地人对白娘子信仰之至。柳生酷爱文迹,每到一处必瞻仰久留片刻,故在离花涧与友生失散。柳生遂匆匆忙忙追赶几位同科学子,登上千蛇山。路过一座山神庙,心道“自己耽误太多时刻,纵然此刻奔跑急追也已然不及,况天色将晚,不如在此歇息片刻待得友人下山与之同归”心中想到,就转身缓步向庙中走来。待得走近一见,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在滴水檐下,石阶台前,赫然有一条蛇,全身殷红如血,竟似受伤。而在它身旁竟有一白貂,一身白毛如雪,洁白晶莹,双目紧紧盯着红蛇,只待趁机攻击,美食一顿。红蛇性命岌岌可危,只须稍稍片刻,便将成为白貂的盘中美餐。柳生看在眼中,心中不由一凛,心想“世人固视蛇为恶物,但弱肉强食,这也未必是蛇的错,况且如今蛇已然受伤。”心中想定,立即奔上前去,驱敢白貂。起初白貂竟自不动,但后来想蛇如今有人帮助自己占不了便宜,只有悻悻逃去。那红蛇见柳生相助,迟迟不走,最后经柳生催促,才缓缓钻入草丛不见踪影。过得片刻,友人下山,柳生与之同归。待得回到客栈,柳生感觉心力交疲,遂卧榻而眠。不知过得多久,忽觉不知置身何境,竟有一身着粉红衣衫,面如玉雪,丽姿清瘦,衣炔飘然的美貌女子。柳生呆呆痴望,不敢言语。但见粉红衣衫的女子对自己飘然一笑,朱唇轻吐,道:“臣妾今日若不得郎君相助,早就性命不保,救命之恩,必将铭记于心”柳生正自心中茫然,回想竟不记得自己救过这样一个女子。正待回答。粉红衣衫女子又说道:“郎君前生在严清寺打翻了如来座前的灯烛,烧坏了佛寺,幸好未伤及僧侣性命,今生得以再世为人,但郎君今生注定与功名富贵无缘,但劝告郎君多行善举,不负往生”说完飘然离去。柳生正待再言,却已不见人影。几日后放榜,柳生果然名落孙山。只好悻悻南归。柳生不再每日饱读诗书,反而是日夜企盼能与梦中所遇女子一见,得偿所愿。由于思念心切,且金科落榜。柳生心情郁闷,日积夜累,终至卧病在床。柳父,柳母好不心伤。只道儿子是因十年苦读,而金科除名懊恼,日日相劝,但也不见柳生病情有所好转。一日深夜,月光如银,窗外景致一片白晰,高树花木悉数可见。柳生半睡半醒,忽闻一声轻声呼唤,即刻开眼,赫然一惊。梦中所遇美貌女子即刻就在眼前。女子轻抚柳生脸颊,悲戚道:“柳郎,妾身托于梦中,不愿见你,实则怕你我因而动情,重铸白娘娘与许仙之遗恨。况你我本非同类,强力行事,恐遭天谴。是为你好。不想反使柳郎牵挂。妾身不胜悲痛。”柳生欣喜过度,竟流下眼泪。立刻按住女子双手,欢喜道:“不想得以再见姑娘一面,就算此刻死去,也是欣喜非常。”二人一言一语互诉衷肠,女子告之柳生本名林凌素,乃修养千年的红蛇,并将那日山神庙一事相告。柳生惊讶女子竟是蛇身,但见此刻的她美貌脱俗,也不以为怕。反为女子的坦承更加喜爱。过得片刻,女子起身打算离开。柳生一惊,跃起身拦腰牢牢抱住女子。竟也忘了自己已然能够运身。再望着女子的惊美脸庞,一时愣住。女子娇喘微微,脸庞羞红,更添三分美艳,似已动情。二人相对。柳生再也忍耐不住,强自去吻女子的美唇。女子竟轻微移开脸庞,目视柳生道:“也罢,今日你我之事,只怕也是天意,但郎君若直意如此,须得依妾身一件事。”柳生欣喜答应。只听女子道:“从此妾身只待夜深来见郎君,此事只有你我两人知,即便是公婆也不能见,更不许将你我之事告知外人。”柳生初觉甚为不妥,但为与之朝夕相对,故也答道:“一切全听娘子的。”他见女子已有托身之意,竟将称呼也改了。二人遂搂抱亲吻,巫山云雨一番,直到天些许清明。女子匆忙离去。从此,每夜女子都按时与柳生幽会。两人渐生情愫,难以分舍。转眼时间过得一月有余。柳生病情好转。这日,柳生的友人陆生登门拜访,请听教益。二人交谈诗书,过得片刻,陆生隐约见得柳生床被下似掩有一物,遂未及问柳生,竟摊开来看,但见却是一淡绿绸衫并一桃木梳子。陆生不胜惊讶,转问柳生。柳生低头羞愧难当,“这……这……这是……我……我不……”竟无从回答,说话断断续续。陆生以告知他人相挟。柳生没法,只得委实告之,但隐去林氏是蛇女一节。陆生希望见女子一面,柳生起初连连拒绝,但经不住陆生再三央求,况也有意煊耀林女芳容,遂答应让其躲在屏风后偷视之。当晚夜深,林女依时赴约,初时闻有异味,遂问柳生,柳生吞吞吐吐,寻词掩饰。林氏遂搂抱柳生,图鱼水之欢,柳生慌张躲避,碰倒屏风。陆生无处容身,露出行藏。林女忿然道“柳郎,你不守信约,如今你我之事已为外人所知,想是你我缘分已尽,我也不便再留此地,你好自为之。”说罢,掩袖离去。柳生一时无措,陆生悻悻归去。从此,林氏不再出现,柳生倍至思念。转眼春去秋来,十月有余,有一晚,柳生依旧等候林女,听得有人扣门,但以为是林女,欣然开之,但见是一丫环打伴的女子,怀中抱有一婴儿顿时兴味索然,说道:“不知姑娘深夜到访所为何事,为何……”不及再说,女子已答道:“这是郎君的骨肉,希望郎君好生照顾,兴许柳家将来不至无望”柳生惊讶道:“小生商未娶妻,何来子氏?”女子道:“我家娘娘姓林名凌素,此儿乃我家娘娘和公子所生,是公子的亲骨肉。”柳生欣喜道:“我家娘子何在?”女子道:“娘娘现在西方灵山脚下积德行善,为郎君祈福,但求如来能念在娘娘的心诚,望过郎君前生罪孽,还道郎君不要牵挂,好生抚养此孩儿。”说罢,放下婴儿,飘然离去。柳生茫然良久,终究抱起孩儿。二日,将实情告之柳父柳母。柳氏夫妇初时惊怕,但想蛇女已然去了灵山,又见婴儿娇小可爱,皮肤红润,却也喜欢。柳父道:“这孩儿刚一出生,便即无母,着实可怜,吾儿当为其寻一良母啊。”柳生初时不允,仅为其儿寻一乳母作罢,但久侯林氏不至,终究无法。最终经柳父安排,娶了城西高学士的千金高氏。高氏虽出身贵门,但从小深受礼教陶冶,对柳生可谓照顾周到,举案齐眉了,上至公婆,下至奴仆,无不称其贤惠,更令柳家欣慰的是高氏竟将林氏之子视如己出,一般无二。柳生也暗自欣喜,但也无时无刻不牵挂林氏。过得不久柳氏老夫妇先后仙逝。柳生顾自科考,家产渐消,有一冬夜,家门失火,干草枯燥,又经北风一吹,顿时殃及整座大宅,最终柳家财产损失无数,所胜无几。柳生不得已一家搬到乡下。转眼几年,柳生屡次科考无果,又兼烦事索身,最终卧病不起,过的几日,就一命呼乎。真可谓一生与功名富贵无缘了。且说高氏贤惠,自嫁到柳家却无子氏,因此待柳生去世,一人维持生计,担起养育柳生孩儿的责任。且说这孩子渐自长大,高氏将其送入一私塾,读书诵经。这孩儿自小聪明伶俐,读书过目能诵,高氏心中却也安慰。不知过得几年,柳生孩儿倒也长到七八岁。一日柳家孩子告之高氏说道,路上碰到一身着粉红衣衫,美貌无比的妇人轻抚其背,自道是其母。并让其带回一书信予高氏。高氏也自惊讶,遂摊开信,信上写道:“几年蒙谢姐姐照顾吾儿,这孩儿将来必有大器,能光大柳家门楣,但希教养,臣妹在此谢过瞻养之劳。”过得数年,柳家孩儿参加科考,果中进士。柳家一时风光无限。柳生孩子回家省亲,在六里山望见山峰顶上有一盛颜仙姿,身着粉红衣衫,下摆轻扬的美貌仙子遥遥望着自己,遂下轿对其不住叩拜,许久,神女方离去。柳生的儿子,不知其名,后官拜侍郎少卿,明时人皆忽之柳侍郎,是我的朋友柳元的不知几世祖父,柳家后来不知经得几年展转飘徙,终迁至闽江东部。【康生说:“柳生救下红蛇女,不过因一时行善,而蛇女却以身相许,可见恶如蛇蝎者也会感恩戴德,而自认为百兽之王的人也不乏见利忘义,以怨报德之辈,柳生但于梦中一见蛇女之貌,就想入非非,有负十年寒窗苦读,不为君子所道,蛇女虽恨柳生背信违誓,依旧为其行善积德,实教某些人惭愧半生。而高氏之德,可为今世之为人后母者榜样。】『康生附言:蒲松龄写了聊斋三百余篇,曾说最后一篇名为《红蛇传》,但寻访古今各版聊斋皆不见有此文,直到前天翻阅家中古籍才见家藏聊斋竟有此文且为聊斋末章,原文为浅易白话文,而非文言文,作者也不是蒲松龄,而是民国康复,自称蒲松龄之隔世传人者』(全文完)

 

  福建省永春第一中学高三:康文镇



红蛇传

  【普天之下写鬼叙妖以蒲松龄第一,今孤妄借之名补聊斋一章,再续人鬼之恋,狐魅之情,篇名故为红蛇】明朝熹宗年间,江苏有一豪户,主人姓柳,家道殷实,席丰履厚。中年偶得一子,喜爱有加。小儿幼小聪明,久读诗书,待过几年已是一面色清秀的俊郎翘楚。左右亲邻唤之柳生。等到柳生若冠之年,参加乡试,县试,皆列榜首。这年,又逢朝廷三年一度的科举之期,遂与同乡举子赴京赶考。转而应完试,意图在京中待到放榜之日再图南归。这日几个学子借着春风凉爽兼则考后无事遂结伴同游千蛇山。千蛇山为白娘子的道场圣地,即在京都西南不远,山顶有一蛇仙观,供奉白娘子,是为当地百姓信仰之神。据说皆因当地百姓每遇灾难,夜晚就有白仙普度化解灾难,是以当地人对白娘子信仰之至。柳生酷爱文迹,每到一处必瞻仰久留片刻,故在离花涧与友生失散。柳生遂匆匆忙忙追赶几位同科学子,登上千蛇山。路过一座山神庙,心道“自己耽误太多时刻,纵然此刻奔跑急追也已然不及,况天色将晚,不如在此歇息片刻待得友人下山与之同归”心中想到,就转身缓步向庙中走来。待得走近一见,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在滴水檐下,石阶台前,赫然有一条蛇,全身殷红如血,竟似受伤。而在它身旁竟有一白貂,一身白毛如雪,洁白晶莹,双目紧紧盯着红蛇,只待趁机攻击,美食一顿。红蛇性命岌岌可危,只须稍稍片刻,便将成为白貂的盘中美餐。柳生看在眼中,心中不由一凛,心想“世人固视蛇为恶物,但弱肉强食,这也未必是蛇的错,况且如今蛇已然受伤。”心中想定,立即奔上前去,驱敢白貂。起初白貂竟自不动,但后来想蛇如今有人帮助自己占不了便宜,只有悻悻逃去。那红蛇见柳生相助,迟迟不走,最后经柳生催促,才缓缓钻入草丛不见踪影。过得片刻,友人下山,柳生与之同归。待得回到客栈,柳生感觉心力交疲,遂卧榻而眠。不知过得多久,忽觉不知置身何境,竟有一身着粉红衣衫,面如玉雪,丽姿清瘦,衣炔飘然的美貌女子。柳生呆呆痴望,不敢言语。但见粉红衣衫的女子对自己飘然一笑,朱唇轻吐,道:“臣妾今日若不得郎君相助,早就性命不保,救命之恩,必将铭记于心”柳生正自心中茫然,回想竟不记得自己救过这样一个女子。正待回答。粉红衣衫女子又说道:“郎君前生在严清寺打翻了如来座前的灯烛,烧坏了佛寺,幸好未伤及僧侣性命,今生得以再世为人,但郎君今生注定与功名富贵无缘,但劝告郎君多行善举,不负往生”说完飘然离去。柳生正待再言,却已不见人影。几日后放榜,柳生果然名落孙山。只好悻悻南归。柳生不再每日饱读诗书,反而是日夜企盼能与梦中所遇女子一见,得偿所愿。由于思念心切,且金科落榜。柳生心情郁闷,日积夜累,终至卧病在床。柳父,柳母好不心伤。只道儿子是因十年苦读,而金科除名懊恼,日日相劝,但也不见柳生病情有所好转。一日深夜,月光如银,窗外景致一片白晰,高树花木悉数可见。柳生半睡半醒,忽闻一声轻声呼唤,即刻开眼,赫然一惊。梦中所遇美貌女子即刻就在眼前。女子轻抚柳生脸颊,悲戚道:“柳郎,妾身托于梦中,不愿见你,实则怕你我因而动情,重铸白娘娘与许仙之遗恨。况你我本非同类,强力行事,恐遭天谴。是为你好。不想反使柳郎牵挂。妾身不胜悲痛。”柳生欣喜过度,竟流下眼泪。立刻按住女子双手,欢喜道:“不想得以再见姑娘一面,就算此刻死去,也是欣喜非常。”二人一言一语互诉衷肠,女子告之柳生本名林凌素,乃修养千年的红蛇,并将那日山神庙一事相告。柳生惊讶女子竟是蛇身,但见此刻的她美貌脱俗,也不以为怕。反为女子的坦承更加喜爱。过得片刻,女子起身打算离开。柳生一惊,跃起身拦腰牢牢抱住女子。竟也忘了自己已然能够运身。再望着女子的惊美脸庞,一时愣住。女子娇喘微微,脸庞羞红,更添三分美艳,似已动情。二人相对。柳生再也忍耐不住,强自去吻女子的美唇。女子竟轻微移开脸庞,目视柳生道:“也罢,今日你我之事,只怕也是天意,但郎君若直意如此,须得依妾身一件事。”柳生欣喜答应。只听女子道:“从此妾身只待夜深来见郎君,此事只有你我两人知,即便是公婆也不能见,更不许将你我之事告知外人。”柳生初觉甚为不妥,但为与之朝夕相对,故也答道:“一切全听娘子的。”他见女子已有托身之意,竟将称呼也改了。二人遂搂抱亲吻,巫山云雨一番,直到天些许清明。女子匆忙离去。从此,每夜女子都按时与柳生幽会。两人渐生情愫,难以分舍。转眼时间过得一月有余。柳生病情好转。这日,柳生的友人陆生登门拜访,请听教益。二人交谈诗书,过得片刻,陆生隐约见得柳生床被下似掩有一物,遂未及问柳生,竟摊开来看,但见却是一淡绿绸衫并一桃木梳子。陆生不胜惊讶,转问柳生。柳生低头羞愧难当,“这……这……这是……我……我不……”竟无从回答,说话断断续续。陆生以告知他人相挟。柳生没法,只得委实告之,但隐去林氏是蛇女一节。陆生希望见女子一面,柳生起初连连拒绝,但经不住陆生再三央求,况也有意煊耀林女芳容,遂答应让其躲在屏风后偷视之。当晚夜深,林女依时赴约,初时闻有异味,遂问柳生,柳生吞吞吐吐,寻词掩饰。林氏遂搂抱柳生,图鱼水之欢,柳生慌张躲避,碰倒屏风。陆生无处容身,露出行藏。林女忿然道“柳郎,你不守信约,如今你我之事已为外人所知,想是你我缘分已尽,我也不便再留此地,你好自为之。”说罢,掩袖离去。柳生一时无措,陆生悻悻归去。从此,林氏不再出现,柳生倍至思念。转眼春去秋来,十月有余,有一晚,柳生依旧等候林女,听得有人扣门,但以为是林女,欣然开之,但见是一丫环打伴的女子,怀中抱有一婴儿顿时兴味索然,说道:“不知姑娘深夜到访所为何事,为何……”不及再说,女子已答道:“这是郎君的骨肉,希望郎君好生照顾,兴许柳家将来不至无望”柳生惊讶道:“小生商未娶妻,何来子氏?”女子道:“我家娘娘姓林名凌素,此儿乃我家娘娘和公子所生,是公子的亲骨肉。”柳生欣喜道:“我家娘子何在?”女子道:“娘娘现在西方灵山脚下积德行善,为郎君祈福,但求如来能念在娘娘的心诚,望过郎君前生罪孽,还道郎君不要牵挂,好生抚养此孩儿。”说罢,放下婴儿,飘然离去。柳生茫然良久,终究抱起孩儿。二日,将实情告之柳父柳母。柳氏夫妇初时惊怕,但想蛇女已然去了灵山,又见婴儿娇小可爱,皮肤红润,却也喜欢。柳父道:“这孩儿刚一出生,便即无母,着实可怜,吾儿当为其寻一良母啊。”柳生初时不允,仅为其儿寻一乳母作罢,但久侯林氏不至,终究无法。最终经柳父安排,娶了城西高学士的千金高氏。高氏虽出身贵门,但从小深受礼教陶冶,对柳生可谓照顾周到,举案齐眉了,上至公婆,下至奴仆,无不称其贤惠,更令柳家欣慰的是高氏竟将林氏之子视如己出,一般无二。柳生也暗自欣喜,但也无时无刻不牵挂林氏。过得不久柳氏老夫妇先后仙逝。柳生顾自科考,家产渐消,有一冬夜,家门失火,干草枯燥,又经北风一吹,顿时殃及整座大宅,最终柳家财产损失无数,所胜无几。柳生不得已一家搬到乡下。转眼几年,柳生屡次科考无果,又兼烦事索身,最终卧病不起,过的几日,就一命呼乎。真可谓一生与功名富贵无缘了。且说高氏贤惠,自嫁到柳家却无子氏,因此待柳生去世,一人维持生计,担起养育柳生孩儿的责任。且说这孩子渐自长大,高氏将其送入一私塾,读书诵经。这孩儿自小聪明伶俐,读书过目能诵,高氏心中却也安慰。不知过得几年,柳生孩儿倒也长到七八岁。一日柳家孩子告之高氏说道,路上碰到一身着粉红衣衫,美貌无比的妇人轻抚其背,自道是其母。并让其带回一书信予高氏。高氏也自惊讶,遂摊开信,信上写道:“几年蒙谢姐姐照顾吾儿,这孩儿将来必有大器,能光大柳家门楣,但希教养,臣妹在此谢过瞻养之劳。”过得数年,柳家孩儿参加科考,果中进士。柳家一时风光无限。柳生孩子回家省亲,在六里山望见山峰顶上有一盛颜仙姿,身着粉红衣衫,下摆轻扬的美貌仙子遥遥望着自己,遂下轿对其不住叩拜,许久,神女方离去。柳生的儿子,不知其名,后官拜侍郎少卿,明时人皆忽之柳侍郎,是我的朋友柳元的不知几世祖父,柳家后来不知经得几年展转飘徙,终迁至闽江东部。【康生说:“柳生救下红蛇女,不过因一时行善,而蛇女却以身相许,可见恶如蛇蝎者也会感恩戴德,而自认为百兽之王的人也不乏见利忘义,以怨报德之辈,柳生但于梦中一见蛇女之貌,就想入非非,有负十年寒窗苦读,不为君子所道,蛇女虽恨柳生背信违誓,依旧为其行善积德,实教某些人惭愧半生。而高氏之德,可为今世之为人后母者榜样。】『康生附言:蒲松龄写了聊斋三百余篇,曾说最后一篇名为《红蛇传》,但寻访古今各版聊斋皆不见有此文,直到前天翻阅家中古籍才见家藏聊斋竟有此文且为聊斋末章,原文为浅易白话文,而非文言文,作者也不是蒲松龄,而是民国康复,自称蒲松龄之隔世传人者』



【红蛇传】红蛇传作文2篇:的相关文章
高三想象作文:红蛇传

【普天之下写鬼叙妖以蒲松龄第一,今孤妄借之名补聊斋一章,再续人鬼之恋,狐魅之情,篇名故为红蛇】明朝熹宗年间,江苏有一豪户,主人姓柳,家道殷实,席丰履厚。中年偶得一子,喜爱有加。小儿

红蛇传_3000字作文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普天之下写鬼叙妖以蒲松龄第一,今孤妄借之名补聊斋一章,再续人鬼之恋,狐魅之情,篇名故为红蛇】明朝熹宗年间,江苏有一豪户,主人姓柳,家道殷实,席丰

【红蛇传】红蛇传作文2篇

红蛇传 【普天之下写鬼叙妖以蒲松龄第一,今孤妄借之名补聊斋一章,再续人鬼之恋,狐魅之情,篇名故为红蛇】明朝熹宗年间,江苏有一豪户,主人姓柳,家道殷实,席丰履厚。中年偶得一子,喜爱有加

推荐学习视频:高一、高二、高三视频(注册后免费学习20小时) (本文字数:7336.5)

关键词: 红蛇
编辑:特约讲师